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69章 吞噬

第269章 吞噬

        几修在山中穿行小半时辰,着落于一座山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迎前是一座双首怪峰,峰上长满乌黄色的野桃树,据袁河搜魂的情况,雷晋蛮王就出没于树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其洞府具体藏于哪一棵树上,蛮师魂魄也不知,此族的高阶修士常年东躲西藏,且惯于独来独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蛮师带领家族成员逃入山中避难,也是无意间遇上负伤到此的雷晋蛮王,提供一批丹药帮助他疗伤,他却极为谨慎,日常根本不暴露行踪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沿峰检查一遍,不曾发现任何异常:“这峰上没有灵气波动,不像是有洞府,此贼到底居于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猜测说:“他是不是谨小慎微,隔天换一个山头藏匿?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盈也说:“这峰中会不会存在密道,潜入到山底下面也有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摇头:“我们是入微体,即使蚁洞也难逃我们侦破。”他倾向于花堂的判断,雷晋蛮王换了落脚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思虑时,忽见一堆蜂群从山外飞来,嗡嗡着扑向桃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是凡蜂,攀附在桃花上采蜜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没什么奇怪,这漫天遍野都是山花,常年出没有各种小昆虫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野蜂之外,蛾蝶蜓蝉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身上的蜂巢忽然跳动一下,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试图挣脱符箓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颇觉意外,却是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前仍在潜伏,准备偷袭雷晋蛮王,无法放出蜂巢探路,否则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相信蜂巢不会无缘无故躁动不安,便把目光投向山间的蜂群队伍上,很快就发现了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凡蜂飞上同一座桃树,树杈上结有一座野蜂巢,那巢孔内趴有一头模样普通的黄蜂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说它有什么特殊之处,该是伙伴们都在辛勤采蜜,它却躲在巢孔里边酣睡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即刻传音给花堂,让他进行甄别:“那巢孔中有异状,你看一看,孔内黄蜂是何根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世间蜂类千千万万,如同蚁族一样群类繁多,也只有花堂这种妖修,习性与蜂类相差无几,才能分辨出大多数虫族根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顺着袁河指引的方向望去,一眼就看出底细:“这只是一头平庸的黄麻凡蜂,根脚极其低劣,即使化了妖,也施展不出什么神通,人族修士甚至都不愿意捉它们,毫无利用价值,大王,它没有任何异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它一定有古怪!”袁河朝花堂摆摆手:“我来试探一下这头黄蜂,倘若它与雷晋蛮王有关,免不了就要动手,你去布置幻阵,封锁此峰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当即领着几修撤离山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迎前飞掠出去,在桃树数丈开外停住不动,仰头盯着野蜂巢,他以微观打量巢中黄蜂,如同直面一头巨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兽气息紊乱不稳,内府应该是遭过重创,它盘踞巢孔,想必是在静养,浑然没有察觉到外敌逼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运转吸星斗云,聚在指尖,忽地抬手一指,射出一道霞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摘星臂的一式臂法‘撞钟指’!

        猿指所至,无坚不摧,且有荡魂钟音隐藏法中,但凡目标中了此指,钟音会侵入神魂,让其出现刹那迷乱,无法第一时间逃遁挪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呼!’的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霞光携着一股气流,冲至巨兽面前,瞬变为一根猿指灵影,点在了兽头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此兽只是一头普通凡蜂,必然一指就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它显然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中指一刻,兽口顿起一声怪叫,兽躯颤抖了几个呼吸,这才慌忙翻腾蹿起,翅膀大力一煽,凝结一团泛白雷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这样子,显然是想冲出巢孔,远远逃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迟了半拍,就在它肉身颤抖失控时,十二枚地支剑已经悬浮在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雷翅隆隆大震,正欲遁飞出去,紫蕴剑圈陡然成型,自它头颅一降而落,锁住了脖颈,剑圈骤一收缩,法力顿消,翅上雷光立时溃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谁在偷袭老夫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张皇失措的老者男音,在剑圈中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正是雷晋蛮王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目不转睛望着他,心想这到底是一个什么蛮孽?修的又是什么蛮术,竟然可以变身为蜂虫?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一身法力尽数被剑圈锁住,依靠肉身力量疯狂挣扎,但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蕴剑圈能把九目神灯的真灵给锁住,区区一个刚进阶的紫府修士,死也挣不脱,他的逃生机会已经彻底丧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片刻功夫,剑圈映出一层紫幕,在他脖颈上横切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哀鸣着尸首分离,就此陨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收剑回来,见尸体瞬间恢复了原始面貌,竟是变作一具虬髯老汉,双目睁的如同铜铃,死不瞑目掉落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峰外的花堂几修时刻关注着袁河,见一具男尸忽然出现他脚下,心知那是雷晋蛮王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飞落袁河身后,看着尸体,半晌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斗法怪异到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雷晋蛮王的藏匿法术高明玄妙,但袁河侦破的神通却也超群绝伦,杀招更是可怕可怖,几乎一招就灭掉一尊紫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洪泰与金芙儿夫妇互望一眼,俱是倒抽一口冷气,就算无赦王手持灵宝追清扇,也绝无这般雷霆毙敌的本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灭真天廊之战,袁河败尽世间金丹强者,盛名早就远播东洲,如今进阶到了紫府,难道也已经打败朝元之下无敌手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他施展的是什么蛮法?”藤盈脚踢了一下尸体:“据奴婢所知,天下间的变身法术,总归会散出一丝本体气息,他竟然把人躯所有特征尽数屏蔽,俨然就是一头真正蜂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看不出蹊跷,翻手托出蜂巢,此巢仍在躁动之中,像是对尸体格外贪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马上放巢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巢落于尸体后,巢孔开始扩散摄力,先把尸体翻了个身,尔后吸起一件半透明的披风,直往巢孔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状赶紧又把蜂巢镇住,他此刻已经瞧出端倪,蜂巢贪图的并非尸体,而是披风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披风薄如蝉翼,但袁河甄别不出材质,当下转交给花堂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堂看了好一会儿,才恍悟的点点头:“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这披风是使用变色真蜂的翅膀炼制出来,不会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变色真蜂?”藤盈身为妖族,却没有听闻过这种蜂类:“此蜂都有什么神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少能化作蜂虫!”金芙儿猜了一句,雷晋蛮王肯定是借助变色披风才变为黄麻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!”花堂眯眼一笑,给几修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变色蜂又号称瞒天蜂,它可以幻化世间几乎所有蜂类,但必须吞噬蜂类真血,一血一色,一色一体!这种幻术相当古怪,它吞噬蜂血后,可以改头换面,虽然无法施展此类蜂虫的神通,却具备气息与威势,吞噬凡蜂之血,它能遮蔽所有妖气,吞噬妖王之血,它能散发王者之威!正是它瞒天过海的根脚,才有了瞒天蜂的外号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闻言一阵惊叹:“倘若吞噬真灵之血,岂不是能把三花境老怪物都给唬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能唬住!”花堂煞有其事:“当年属下在封真遗地,见过一位御蜂修士,他专门豢养这种蜂虫,摆在洞府守门,蜂卒子能够伪装蜂王,大王你想想看,千百头蜂王守着洞府,谁敢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修一听,俱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想,蜂巢贪图披风,应该也是为了吞噬,难道蜂巢孕化的虫类就是这种变色蜂?

        但变色蜂仅仅是吓唬人的根脚,它的变身有形而无质,中看不中用啊!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由失望起来,他为了蜂巢远赴青黎长河,竟然是为了培育一帮废虫?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转念一想,废虫有本事守护岁杏吗?应该不会这么简单,蜂巢所育灵虫肯定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解除了蛛毒,他再慢慢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把蜂巢与披风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蛮已经伏诛,我们可以离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蛮王祭炼变色蜂宝,让其肉身幻化为凡蜂,即使月庚国的紫府长老找到这里,也绝难侦破他的踪迹,亏得猿大王出手,否则让他潜伏几百年,说不定会成为大祸害!”回程途中,金芙儿与洪泰止不住的感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