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66章 南行

第266章 南行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孕灵,只要虫巢能复活,今次主阵就算功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扬臂一指,地支剑丸从袖口飞射而出,悬在三柄金光灵宝幻化的莲花灵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在危机关头,这些灵宝不听使唤,挣脱主阵者束缚,试图逃之夭夭,袁河会即刻出剑封镇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兕城主一看这情况,顿时大皱眉头,心想这笔买卖亏大了,万一金花莲台保不住,该如何说服袁河赔偿一二呢?

        此妖历来圆滑,遇着麻烦从不抱怨,往往是尽量争取解决办法,假如实在解决不了,那便退而求其次,设法弥补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弟,你去殿外下令,让孩儿们全部撤离道场!”侠姿准备毁掉金花殿,示意袁小青疏散喽啰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行动迅速,不一会儿就传信给她,可以变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姿手持一杆阵旗,随之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间顿起一阵轰隆之音,回荡整座山体,甚至远冲到了雷湖,群妖注目望去,但见山顶处,那片横跨千余丈方圆的宫殿群剧烈摇晃,犹似遭遇了强震,瞬时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宫殿碎片并没有崩飞四散,残恒断壁漂浮半空,结出一幕球状碎石带,就像是失重一般,静悬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那些碎石,可以窥视到三才金瓯阵的轮廓,此阵稳扎于球心,突起一股摄力,从碎石中牵引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群妖俱都以为法阵不会持久,金花殿是袁小青与侠姿道场,既然被毁,须得尽快重建,他们都已经做好效力的准备,谁知左等右等,始终等不到大王高徒的征调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晃就是半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花殿的碎石带静悬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石中金光被摄尽,漫天废墟齐齐一震,尽数化为飞灰,随风飘下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 迎着这股石尘,一股焦急的呼喊声也随之传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大王,我已经控制不住金花莲台,它在自行破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道也是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音未落,只见十二口地支剑绕空一转,结出一道浓紫色的光圈,紧紧锁住三宝所化的莲花灵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要中断御宝,我已经感应到巢灵的萌动,它要出世了!”袁河使用化缘参气祭炼过蜂巢,巢灵孕化一刻,就已被他捕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共有五修主持法阵,成败也在此一举。

        阵外的悬峰上,围了上百小妖,都在远远的看热闹,钟貂儿不知蜂巢底细,问袁小青:“师叔,这宝贝是何物?为了祭它,竟然把你与老师的道场都给毁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此宝,小孩儿就再也不用害怕被欺负,往后谁敢惹咱们,打个响指,就有千军万马来助拳!”袁小青敲敲她脑袋:“别说毁掉一座道场,就是十座百座,那也值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不假,但是有前提,必须化掉巢中的蛛毒才能豢养虫群,他忍不住嘀咕,能把蝣岁杏的伴当蜂巢给毒死,这种毒谁能解开?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忽听一阵啸音炸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阵中蜂巢嗡嗡震震,霍地冲天蹿起,这力道狂暴之极,巢上的莲花灵影竟被一击撞碎,化作一道紫芒,从紫蕴剑圈中间穿透出去,直入天顶,没入云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莲花灵影骤一溃散,掀起一股冲击气浪,直把主阵的金兕城主、巴髯客、花堂瞬时震飞,肉身不受控制的打起跟斗,后翻百十丈方才着落,摔的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姿本来也要被波及,被袁河先一步护住,及时避开,倒是毫发未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吃惊不小,她抬头望天,见蜂巢在高空左突右撞,漫无目的来回飞遁:“老师,蜂巢该是复活了罢?它在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浑浑噩噩,自己也不知在做什么!”袁河已经感应到巢灵,试图控制它,但它气息凶戾暴虐,传递给袁河一股极强的搏杀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暂时弄不清楚,这到底是蜂巢的本能,还是沾染蛛毒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上只有云彩,蜂巢撞了一会儿,什么也撞不着,突然遁空下坠,仿若天外陨石,砸入雷湖,掀起好大一幕水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它可算有了目标,见妖就扑,见物就冲。

        湖中小妖避之不及,鬼哭狼嚎向外急游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状立刻冲下山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走,紫蕴剑圈也随之撤法,地支剑紧随其后飞入他体,圈中困镇的三柄灵宝就此从半空跌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兕城主第一个冲过来,慌忙捡起金花莲台,端在手上一看,不由拍了一下额前:“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领着半妖后裔辛辛苦苦祭炼了数百年,这才帮助莲台诞生灵性,谁知尚未暖热,就又破碎陨亡,变作当年他寻到莲台的初始状态,这是时命多舛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与花堂也赶紧检查各自宝贝,却是不约而同松了口气,又齐齐说:“还好,还好,灵性尚存,早晚能修复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侠姿见他们模样,说了一句:“你们都立了功,老师有功必赏,倘若损失了什么,自会给你们补回来,不必着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兕城主叹口气,心想你老师总不会补给我一柄灵宝罢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与花堂倒是无所谓,毕竟宝贝只是受了伤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估摸一炷香功夫,袁河擒拿蜂巢回来,托巢在掌上,打了一堆符箓,把巢身裹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还跟着一位青衣女修,这是镇守雷湖的五首青蛟藤盈,与生俱来的御毒修士,早前蜂巢冲入湖面,遇水就散毒,若非藤盈出手及时,摄走毒水,湖中小妖非要被毒死一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以藤盈千载的毒法道行,也仅仅是把毒水吸走封禁,而无法化解,甚至甄别不出此毒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蜂巢是洪荒遗留的先天始巢,需要集合四柄灵宝之力才得以重生,能把始巢给毒死,整个重楼洞天,恐怕只有童子大仙才能看出端倪,但这半仙出外追寻积雷伞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归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无法等下去,他的符箓并不能把蛛毒彻底镇住,仅仅是拖延蛛毒蔓延的速度,如果不设法解毒,蜂巢终会变为一座毒巢,到时极可能再也孕化不了蜂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湖面思虑时,藤盈像是看出他的困惑,提了一个建议给他:‘大王,你是不是想化解这巢中之毒?吾家老祖有一颗祖传的摄毒真睛,无论这世间多霸道的剧毒,只要被此睛一照,都能吸附出来,奴婢愿意替你引荐老祖!’

        她老祖即是大河西方的腾蛟妖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袁河想等炼制了金轮浮屠,诸宝准备齐全,再去大河与星尧子做个了断,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他需要提前动身南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也无妨,他可以先去月蛮山水域查看一下荒河之心的情况,至少能把落星钟的失落方位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此行顺利,把蜂巢之毒也给顺利解掉,此巢甚至也能感应东游翅,昔年在岁杏入口观摩蒙不离幻境,无花圣祖曾经讲过,蜂巢与东翅膀最爱结伴玩耍,找出一丝线索应该不困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