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64章 大河之心

第264章 大河之心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毗重楼洞天而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并非居于陆上,而是地河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她被白城老祖召至青腾山,受赠两段忘心残桥,并在白城老祖的帮助下令三桥合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宝贝虽然重化一体,桥灵却仍旧没有恢复,这需要释心颜以《四季金章》温养祭炼,当初在幽山鬼府,袁河替她解决练功疑难,收授萧念仁、庞敏、何又威、古见柔四个徒弟,三年前就已经重投其座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重楼洞天向西百十里,有一座地窟,潜入进去可入地河,河中兴建一座鬼府,名曰:‘思乡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袁河从小藏冰河出来以后,已经不再水下生活,今次再见水中妖府,自是颇多亲切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‘思乡鬼府’的构建相当奇特,袁河隔水观摩,发现这一片蔓延十数里的洞府群竟然坐落于一座拱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桥是释婆婆的忘心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!”袁小青指着说:“桥中是婆婆道场所在,桥头一端是入口,名鬼门关,另一端是出口,名思乡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思乡台?倒是别致!你叫门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扯着嗓门就喊:“萧家哥哥,庞家姐姐,快出来,俺老师来看望婆婆了!”又对袁河道:“何家哥哥与古家姐姐镇守出口,婆婆这四个弟子帮了大忙,从大河来的水族孩儿,全赖他们照顾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,萧念仁与庞敏已经迎到跟前,两妖方才施了礼,释心颜闻听动静,也亲自到了桥门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袁河身上稍作打量,不由笑道:“袁师已经铸就紫府,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修为似乎也有精进,竟是让我看不穿深浅,莫非婆婆已经恢复真灵道行了?”袁河小施观气术,顿觉意外之极,释心颜玄光绕顶,法力淳厚远远超过于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这么快!”释心颜微微踩踏,脚下桥面顿起一股灵光,与她身外玄光交汇,浑如一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年老身苦祭忘心桥,法体渐与桥灵融合,你窥视不了老身虚实,完全是桥力在遮蔽,详论起来,老身法力还未冲至朝元,想在短期内返复真灵,须得把桥上遗失的‘鬼门关’与‘思乡台’一并寻回!如果寻不回来,那老身只能慢慢依靠《四季金章》,苦渡修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给鬼府起名‘思乡’,原来是失宝的缘故,这鬼门关与思乡台又是何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鬼门关就是东洲门,洪荒时接引生灵魂魄去南洲的鸿清地府,思乡台是用来超度生魂,袁师里边请,入了洞府,饮杯灵茶,老身再与你细细讲解!”释心颜扬臂作请,又道:“这两物,都与东游翅有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自己没有办法寻到东游翅,想找出这件宝贝的藏匿地点,要么通过蜂巢,要么通过袁小青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当年《四季金章》与《冥河志》上记载的游霜争霸古迹,袁河已知东游翅受困于流霜蛮祖的伴生宝,即使袁河找到,非释心颜的忘心桥,也解不了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袁小青与释心颜都是追回猿族至宝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释心颜法力恢复,她所融合的桥灵传承也越多,有关游霜争霸的隐秘已经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随着她进入桥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环境漆黑,宛如幽闭深渊,但门内却是珠光普照,建筑林立,水族成群嬉游,俨然是两个不同的水下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洪荒真宝可以开辟洞天福地,其实灵宝也具备开辟小世界的神通,只是灵宝过于依赖驭宝者,必须结出元神或者练成真灵之躯,否则无法通过灵宝缔造结界。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却另有奇遇,她现在的根脚是介于器灵与尸鬼之间,她以尸鬼之躯的灵识,融合忘心桥的桥灵,虽说自身修为仍旧处在紫府期,但若是全力驱使忘心桥,已能施展出一丝辟界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桥上这一方小结界,横跨十余里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见老祖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给老祖宗磕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穿行在桥中洞府之间,屡有尚未开灵的水猿跪地叩拜,这一批小孩儿都是袁小青从清水妖国迁居过来的遗孤,数量比不上金乌国的水族,但这些水族全都不认识袁河,俱都躲在远处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师兄师姐一点消息都没有吗?”袁河沿途没有看见多少虾族与蚌族,目前的望梅水府已经变成血腥的蛮荒水域,一旦丧失妖王统治,兽妖的地界会立刻演变为血淋淋的狩猎场,栖息在其中,所有生灵只知道吞吃、杀戮、逃避、亡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恢复到两百年前万族携肢共存、衷心朝贡的秩序,必须鼎立开国,重建妖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专程去了一趟下京国,找以前的水府将卒询问,谁也不知他们在何处。”袁小青略显黯然,他觉得师兄师姐都已经死了,而且极可能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思念袁河,偷偷离开栖侠洞,侠姿与他一拍即合,跟着他远赴积雷大泽,那时金乌王金道远尚未应劫,如果早知道妖国会覆灭,他肯定会把师兄师姐一块带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后悔已经无用,他心里颇多难受,往常光顾鬼府,势必拉着萧念仁几妖饮酒作乐,今天却是没了动静,老老实实跟在袁河身后,连句话也不再讲,生怕袁河责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几妖进了释心颜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座以后,释心颜先祭出一张卷轴,施法在轴里,结出一幕地图灵影,分有上下两层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层是东洲的陆地轮廓,下层则是四通八达的地河之水,袁河一眼看到河内闪烁的一条细细红纹,犹如血管一样,也像是水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近年老身多次深入地河,搜寻鬼门关与思乡台,却始终不能感应,但也不是没有收获!”释心颜指向红纹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身无意间探险出一条河道,可以直通青黎长河,这条大河在洪荒时代被称为‘荒河’,原本流淌于九洲,它始于何处?在洪荒就是传说,因为源头之水是从天上倾洒而下,先入大荒,再入圆月,又入东洲,终于三圣洲,九洲劫爆发以后,大地分离,这条河也随着移位横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大一条河,竟然是残缺的?”袁河有点难以设想,倘若九洲古陆没有崩溃,那青黎河到底该有多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袁河获悉有《无象御真功》的法天象地神通,须知东洲被洪荒圣贤封镇,袁河所见的大河模样未必是真实的,包括他自己,也可能身在法中,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者,在洲外生灵眼里,可能小如微尘;小者,在洲外生灵眼中,可能大如天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以前世的思维甄别这样一个神话世界,那就是自我烦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缺的非常多!”释心颜点头:“大荒之河最为雄壮,流到东洲已无滔天奔腾之势,到三圣洲时河道化微,老身曾找白城老祖询问过,他言三圣洲已无荒河流淌,不过河心仍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河心又是何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河心即是孕水之眼!东洲荒河也有河心存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是在月蛮山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顺着释心颜所指,发现青黎长河中部的月蛮山另有乾坤,山下之水汇为一方庞然旋涡,但他以前从未听说河旋爆发于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很快就替他解了疑惑:“当初九目神灯陨亡时,曾摧毁了一座五乐山峦,此山是被你族始祖挪移到大河,他们为什么会有这般举动,老身不得而知,但五乐一毁,河心随之涌动,目前河旋的速度非常缓慢,几乎微不可察,若非老身亲自遁入,绝难感应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的意思是,鬼门关与思乡台全部失落在河心当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了,包括东游翅也可能淹没于此,但老身锁定不了方位,甚至连感应也做不到!倘若袁师你能找到东游翅的遇困位置,老身一定能把这些失落之宝全部营救出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