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61章 朝贺

第261章 朝贺

        “参见大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仅这一手移形换位,已是神乎其技,展露妖王法力,让群妖无不敬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妖怪的地界,喽啰们都喜欢找老祖、攀靠山,自家老大越厉害,他们就越高兴,喜气洋洋好似过大年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行了礼,又开始上呈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自三年前俺执掌酒山殿以来,共酿制灵酒三十三种,功效多多,疗伤、解毒、强力、避劫、精进妖法,无所不包!”镇海猿元洪块头大,嗓门也高,抢到第一个献宝席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跪在道台外,掌托一个酒坛:“此外,属下奉命重建酒山殿,邀集诸位妖师大人破除禁制,开辟悬峰一百二十七座,已将我猿族遗宝尽数收捡,寻获一坛醉仙酒,孩儿们日夜祭炼,唤醒酒中之灵,得酒虫一只,特意上贡给大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酒虫可是稀罕灵物,用处极广,它能提升各种灵酒的酿制成功率,且有增幅酒效之力,若是常年累月培育它,能够化妖施法时,仅仅散出一丝气味,就能轻易迷住修士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酒虫说到底仍是一头灵虫,具备虫族鲁钝特征,且法体脆弱之极,稍不留神就会融化在酒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则对袁河作用不大,但是较为稀有,先且放在身边养上一段岁月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闭关前,袁河把无花六殿尽数安置,三年下来,诸殿妖修俱有丰厚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殿是武备殿,统领雷望海、藤盈、铁峥、景灵慧常年镇守雷湖,此刻正在接引半妖与人族同道,还未上山,贡品要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药云殿的白姑童姥紧随元洪之后,献上一柄药葫芦,说:“人族修士最需灵丹,过去他们探险无花宫,偏爱潜入药云殿寻找草丹,殿中遗宝几乎被他们搜罗殆尽,属下找不出什么像样贺礼,便自行开炉,炼出一颗造元丹,以助大王精进紫府期的修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心了,此丹对我有大用!”袁河夸赞了她一句,造元丹是紫府修士不可缺少的灵丹,能把真气转为真元,但其品质极高,炼丹所需的药材又过于昂贵,也只有紫府修士才有炼制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姑童姥能拿出的这颗造元丹,肯定耗费了极大心血,说不定把身家也给掏空,把这三年在药云殿的收获尽数用在了这颗灵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如此卖力,白姑童姥仍怕袁河不满意,听见袁河这般说,她才松了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属下在妖灵殿内找到了黑霆玉髓,以贺大王进阶紫府!”三年前花堂与袁河以道友称呼,但此时他已经心甘情愿高呼大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法力来评定,刚刚进阶的紫府初期修士,大致与渡过千三大劫的妖王旗鼓相当,但在实战当中,部分出身名门的紫府初期往往能对垒千四劫妖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掌有上御至宝地支剑,单单一道‘紫蕴剑圈’的神通,恐怕已能在青黎长河中横行无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黑霆玉髓?”袁河顿时意动,早前的酒虫与造元丹他其实都不看重,但黑霆玉髓不一样,传闻这种灵玉能够修复法宝灵性:“你找着几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三块,但用于修复灵宝六丁偃月符,该是足够了!”花堂立刻呈上贺礼,他早就打听出来,袁河把六丁符全部收走,应该是在想法修补这柄灵宝,于是便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灭真天廊,袁河先后抢到六丁符、通天绫、地烘炉三柄灵宝,通天绫赠给了岳真珠,地烘炉则是蛮族祖器,除蛮修外,余者都不能发挥全部威能,辅助探险深海马马虎虎,斗法却是派不上用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袁河最关心六丁符,今次花堂以黑霆玉髓做贡品,正为袁河所需,他笑纳于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轮到两个徒弟袁小青与侠姿朝贺,但他们不需要上贡,袁河各自安排一个任务,只要任务办妥,就能讨得老师欢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先道:“老师,弟子已经把‘三才金瓯阵’布置出来,随时可以启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闭关期间,得知撑伞童子追回金莲瓮,于是招来侠姿告知死巢一事,让她寻找与研修增幅金属灵力的阵法,侠姿通过袁小青,从撑伞童子那里学来一部‘三才金瓯阵’,符合袁河的要求,自她返回洞天后,所有心思都在这套法阵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!”袁河顿首,目光转到袁小青身上:“为师让你辅助祭炼金莲瓮与通天绫,是否有成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!都有!”袁小青笑道:“孩儿替花天师搞来一部《追古蛮经》,可驱使通天绫!洞天初开时,十二重楼给人族道场赐下三柄人教灵宝,但这是空口白话,灵宝全部失落在外,童子大仙把东洲翻了一个底朝天,也只追回了金莲瓮与冲霄琴,如幻盘至今下落不明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五指坑,以天霆教为首的童子宗门,见月蛮道庭大势已去,仓皇出逃到海边,撑伞童子只追上啸音山的筑琴女、炼沙谷的百里衮、古螳派的碎铁真人,抢回了冲霄琴、追清扇与金莲瓮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霆教的尊午真人与妙棋门的聂沧血跑的快,躲的隐蔽,暂时甩掉了撑伞童子,仍旧牢牢守着积雷伞与如幻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十二重楼在洞天开辟三座道场,赐品至今没有下放完毕,半妖道场缺了一柄积雷伞,人族道场缺了一柄如幻盘,妖族道场缺了一颗金轮舍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族的功德修士只有百余位,一律是亡命野修,童子大仙鄙夷他们的出身,把道场灵楼给锁了起来,一件赐品也不发,日常只让他们巡逻领地,养花养草,吟诗作对,抚琴放歌!”袁小青一副幸灾乐祸的口吻,这帮人族的处境最为悲催,撑伞童子把他们当作仙仆对待,别说是真传弟子,连记名都不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说撑伞童子也真是奇葩,他在人族道场开辟数座堂口,琴棋书画样样皆有,强行逼迫人族修士去研修凡间技艺,道法一概不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巴髯客是例外,袁小青继续说:“孩儿专程找了童子大仙,让他把《点真金手》与金莲瓮交予巴髯老道,好给老师办差,童子大仙答应暂借,但事后必须归还,而且修了《点真金手》,巴髯老道在五百年内不准离开洞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为了防止洞天真法外泄。

        ‘三才金瓯阵’共有三座阵位,花堂携通天绫驻守一座,巴髯客携金莲瓮驻守一座,最后一座是半妖的金花莲台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一阵三宝配合,复活蜂巢将比昔年通天蛮女步耿英复活蝶巢更快速,也更稳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从山巅远望雷湖,见金兕城主与巴髯客已经乘船驶来栖侠山,等见了面,袁河会说服金兕城主入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星尧老祖可有消息传来?”袁河开始打听落星钟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直没有!”袁小青略显沮色,他返回青黎长河接引水族时,特别去了一趟月蛮山,从附近水妖同道口中得知,三年前星尧老祖降临此处,大开杀戒,不止把蛮山摧毁一空,山中滞留的修士也尽数杀绝,尔后潜入河底,从此再也没有露过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此事原原本本给袁河讲了一遍,揪揪自己的蒲耳朵,又说:“老师,自从孩儿渡完斩骨风劫,这双灵耳频繁聆听到异声,这声音都与吾族祖庭有关,当时孩儿在青黎长河检查月蛮山遗址,隐隐约约听到一双翅膀在耳边煽动,但无论孩儿怎么找,都发现不了翅膀在何处,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的血脉非同寻常,体内留有始猿烙印,他能捕捉到与洪荒猿庭相关的宝物,若非他身具这种大气运,星尧子也不会专门找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所听到的异声,正是猿印在血脉中觉醒的缘故,并通过他的的一双蒲耳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待我祭巢有成,你随我走一趟!我亲自去瞧一瞧!”袁河早晚要去追寻落星钟,但这需要他复活蜂巢,并炼成金轮浮屠,否则他无法应付星尧子:“白城老祖呢?他也不知所踪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城老祖已经离开东洲!”袁小青给了袁河一个意外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年前九目神灯陨亡,咱家的蜉寿桃陪着落星钟掉落青黎长河,被一头红眼真魔感应到,偷偷把桃树据为己有,许是他担心星尧老祖收拾他,便携着桃树远遁海上,白城老祖得到这个消息,便去追踪他,就此一去不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红眼真魔?”袁河混迹东洲这么多年,从未听闻过魔族消息,如今却突然间冒出一头来,应该不是东洲土著:“你是从何处听来的?大河内有同道见过这头真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下京国的国主景朝宗告知孩儿的。”袁小青在月蛮山遗址处遇上很多探险的妖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