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59章 紫府(上)

第259章 紫府(上)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大王宽仁,属下一定办妥此事!”胡悲雪暗松一口气,接了这件差事,她才算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她走后,钟貂儿按耐不住,问袁河:“师祖,你怎么不给弟子分配差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办什么差!”袁河口吻严厉:“时下已无战事,马上在瀑中开辟洞府,闭关练功,若敢偷懒贪玩,不止罚你,等你老师回来,一并受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孤自转回了灵楼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姵芝在一旁看了,忙说:“小娘娘,奴婢愿意代劳,你相中那一片风水宝地,奴婢这就给你兴建宫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,我自己来!你也别叫小娘娘,不然师祖要气我骄纵!”钟貂儿说话客气,心里却是美滋滋,一步蹿到门前的玄晶蚕跟前:“玄前辈,走,咱俩一块去瀑布里找洞府!”

        玄晶蚕阴沉盯着她,狞狞直叫,它满脑子只有看守大门,早就遗忘当初在廊桥的携手作战。

        钟貂儿见它欲欲待扑,吓的跳脚开溜:“你别生气,我自己去找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三步一回头,心想玄前辈与芝前辈都是看门童子,但玄前辈兢兢业业的守门,芝前辈却爬到师祖头上睡大觉,待遇真是天囊之别,师祖可有点厚此薄彼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为玄晶蚕抱不公,却没有半点羡慕雷元芝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入瀑帘,山巅归于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至此,袁河开始灵楼内闭关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已经向他讲明落星钟与星尧子的变故,进阶紫府当是他的首要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灭真天廊开了数年,他在春晓天住了近百年,期间研修《地支真经》与《东朝紫气》,皆有功成,并糅合两法,练就十二枚‘紫蕴道种’,修为已至金丹后期,再有一步,就能踏足紫府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紫府修士能与妖王并驾齐驱,法力之强足以在东洲雄踞一方,在陆上有资格开山立派,在水中有权势划疆称王,不过进阶难度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普通练气士受限于资质,难以打破紫府玄关,若是强行突破,只会落得丹碎道消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天赋卓越,兼有真法证悟,窥清玄关奥妙,破除瓶颈畅通无阻,却仍有一道天堑横亘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修为走的越远,进阶时的风险会越大,从金丹冲击紫府始,心魔就开始出现了,所谓修行修心,道途上的敌者千千万万,当中也包括自己,击退不了心中欲念,道果即是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修真界有太多天纵奇才,进阶时勇猛精进,本来已经成功化掉金丹,融归紫府,结果遭了心魔反噬,立足不稳,导致心残府破,成败瞬间逆转,只得咽下苦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魔无形,防不胜防,一代代修士想法设法规避克制,或炼制定心灵丹,或搜寻镇魔异宝,至于效用如何,各人情况不同,不能一概而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无丹无宝,他决定以法驱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看来,千般外物不如一法,因为《地支真经》卷尾有言,道种可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他出楼一趟,招来黄姵芝,吩咐说:“我要闭生死关,紫府不成不会出关,期间封锁天瀑,禁绝来客,诸事待我出关后再一并禀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此之后,他独居灵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凭岁月流逝,他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春去秋来,转眼就是三个年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把地支真气蓄积圆满,体内金丹已无法承受磅礴法力的运转,就此消融于丹田。

        冲击紫府的时机,也随之到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狂暴摄力悄然形成,以深潭灵楼为圆点,凶猛向外扩散,先是顺着栖侠山辐射而下,落于雷湖时贴面横扫,掀起强烈激荡,如雨坠落,啪啪直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!”湖东一艘灵舟受到摄力笼罩,霎时倒卷翻滚,扣于湖面,舟中八头小卒抵御不住冲撞力道,当场昏厥,两头妖将倒是无碍,却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变故,给惊的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妖师雷望海的属下,负责在此巡逻,三年来未遇丝毫麻烦,甚至连天灾都不曾碰见一场,今天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有敌潜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像是敌侵!你看着这湖面,有灵光星斗上浮,挂了满天,又飘入山巅!大王神通类于人族,这几年都在闭关参悟紫府大道,该是有所突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紫府大道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须渡劫,就能力敌妖王!大王打败妖师无敌手,一旦进阶,肯定能打败妖王无敌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屁拍的贼溜,可惜大王听不到啊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聊着,湖中水兵一头接一头冲出湖面,就连几位首领也一块被惊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师雷望海、藤盈、铁峥共聚一处,环视湖面,见这方圆百里的水域,漂浮着密麻星斗,尽是湖中灵气结晶,一颗颗摄飞半空,汇拢山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兄,你阅历广,猿大王冲击紫府,你看有多大希望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望海颇有老谋,回道:“无论能否成功,咱们都须张罗贺礼,做好朝拜上贡的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藤盈与铁峥深以为然,有备无患嘛,正欲商量送什么礼品合适,忽听一股雄浑猿吼炸响耳边,震的他们气血翻腾,险些栽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妖师都是这幅衰像,喽啰们更不用提,一个个后仰背摔,直接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阶紫府怎么会弄出这么大动静?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妖迷惑不解,慌忙仰头一看,登时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    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雄健巨猿巍然矗立,观其体格,少说也有百丈之广,虽是一道幻相猿影,却莹莹生辉,散射浓烈紫芒,宛如实躯。

        猿脸与袁河一模一样,但神态透着扭曲般的痛苦,忽为愤怒,忽为惊恐,忽为悲怆,变幻不停,挣扎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已到难以忍受的程度,忽地抬起双臂,砰砰砰,对着胸口轮番锤砸,猿口骤开,朝天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吼声震动整座重楼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千里外的半妖道场内,成千上万的修士掠出洞府,蹿入半空,远眺积雷湖与栖侠山,试图一探究竟,听闻猿王袁河在闭关参悟紫府玄关,莫非要得道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绝对是大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大家同时进入重楼洞天,表面和和气气,却在为洞天统御权暗中争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功德第一,导致妖族占尽优势,大家打起交道来,都要卖妖族几分薄面,吃了亏也只能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只是金丹修士,如果半妖与人族先一步诞生紫府强者,局面就能得以扭转,谁知袁河竟又拔得头筹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兕城主最为关心袁河的闭关情况,他领着一干金丹修士直接飞至雷湖边缘,近距离观摩袁河进阶,不远处巴髯客也带着人族修士赶了过来,两股势力并为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道友,无赦前辈冲击紫府时,是否引发过这种天象?”这是巴髯客第一次亲眼目睹紫府进阶,是以做出请教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曾!”金兕城主摇摇头,他亲历无赦冲关,而且一手布置了护法大典,为了确保无赦进阶成功,他派人寻遍积雷大泽,甚至南下前往诸蛮国,专门替无赦购置进阶所需的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赦进阶十分顺利,途中除了摄取天地灵力,形成星斗螺旋,便再没有任何异常:“袁道友的天象……应该是心魔所引发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兕城主猜着说:“心魔威力越强,天象阵势越烈!”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又问:“既然心魔生出,那袁道友此时想必已经铸府有成了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一笑,又道:“看来我们重楼洞天的第一位紫府修士就要诞生了,老道须得备上厚礼,再讨袁道友一杯猴儿酒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兕城主眯起眼睛,他本以为自家孩儿能走在袁河前面,想不到还是落后了半拍,心里有点吃味,便说:“虽然紫府已成,但心魔也同时入侵,倘若袁道友熬不过去,不止紫府要破,金丹也要碎,他修为会瞬跌到玄胎期,滋味可不好受!”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对袁河很有信心:“袁道友心坚志固,而且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,心魔奈何不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只见山巅猿影另生变化,体外紫鳞似是在开裂,隐约发出咯咯之音,裂缝微微浮露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顿时悬起心,情况不太妙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前辈的紫体若是碎了,会有什么后果?”岳真珠此时在两人身后,急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象一碎,紫府即破,冲关便算失败了。”金兕城主旋即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