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57章 眉山猿奴

第257章 眉山猿奴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礼数的扁毛畜生,都滚一边儿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飞落楼外道台,先逮着妖师们气冲冲喝斥,他修为已至三花境,俨然是重楼洞天的最大霸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师们哪里敢捋他虎须?战战兢兢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袁小青没有走,不满道:“你再敢骂妖,以后别来俺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骂妖又不是骂你,你急什么!”撑伞童子拍拍他肩膀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孩儿,咱爷俩谁跟谁,你家就是我家,分那么清做什么!当年你把我唤醒时我就说过,等找到老爷的宝贝,便叫你搬到老爷道场里享福,怎么样,愿望实现了罢,开心不开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也对你说过,一定把你家老爷的宝贝找出来。”袁小青反问:“现已功德圆满,你又高兴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高兴的很!”撑伞童子瞪着群妖:“可一见到它们,再好的兴致都要被扫光!想当年,我家老爷的道场里,妖族非双元四象,龙凤海猿麟貅犼,一个也别想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汉不提当年勇!家道已经落魄,你又何必再端大仙架子?”袁小青一副嘲弄口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,也是!”撑伞童子悻悻发笑:“仙位已失,人躯不在,腰杆挺不起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敲敲自己脑门:“事情也忘的多,我至今还没有想起我道号是甚么,这洞天模样也忘的一干二净,看起来眼生,就仿佛从来没有住过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他们对话,附近的妖怪们集体傻眼,一尊大真人竟然与一头妖将亲如祖侄,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大为羡慕,袁小青能被撑伞童子如此看重,那以后在重楼洞天肯定能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耳猿呢?”撑伞童子发完感慨,开始找袁河:“快把他叫出来,有赏赐要交给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修炼有入微功,能找到楼门所在,但他不敢闯入,只把声音送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现身出来,撑伞童子审思端详,不停的上下打量他:“能得我家老爷的地支剑,那便是钦定的上御嫡传门徒,等将来去了圆月祖庭,即算诸位老爷们再不待见泼猴,也非得认下你这个关门弟子不可,长耳猿,你福禄比小青孩儿深厚的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不上人教福禄,却是希望多了解一些人教的情况:“敢问童子大人,圆月祖庭是何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地?”撑伞童子傲然:“九洲第一道场,开天人祖之家!你族始祖到了那里,也只有磕头的份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道场?都不知还在不在,说不定早和五乐山一样,被打的灰飞烟灭了,袁河暗想,又有什么值得显摆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希望有一天,能得缘觐见圆月祖庭!”袁河废话不多说:“早前十二重楼颁下御令,让我诛尽蛮血,我已应承半妖无赦,助他南征诸蛮国,请童子大人发一道召妖令,调集妖修伐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派遣尸婆前去征召妖军,蛮贼害我老爷,我也要亲自出手,把其族打杀干净,逃到天上,追到天上,跑到海上,便追到海上,拿其血祭祀老爷!”撑伞童子咬牙切齿,若不是为了护送赐品,他压根不会返回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取出一具尸体,抛给袁河:“金轮舍利太难找,我只抓着一个小罗汉,修的是金轮佛法,你先拿去用!过上一段日子,等我寻到舍利子,再给你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细看尸身,发现这大和尚头顶已然结出了肉髻,至少该是紫府境修士,但修为应该弱于他在地洪泉得到的金戈佛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佛尸能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解:“十二重楼赐下一套《金轮佛识》,修炼这部玄功并不需要借助外物,它让你搜寻舍利子给我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件机密要事,不能让外人听到,包括袁小青在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施法传音,对袁河讲:“九目神灯的垂死一击,势必会导致落星钟的沉寂,星尧携有你族祖器星瞳钟,能够感应落星钟真灵,如果让他找到这宝贝,恐会惹下大祸!你需尽快炼制一座金轮浮屠出来,这种浮屠能够对付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说,袁河发现落星钟的伤势比他料想中更加严重,不由变了脸色,冷声质问:“星尧是吾祖,你竟然怂恿我对付他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担心落星钟,但自家的事,袁河只想自己解决,他不接受外人挑拨。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哼了一声:“我能有什么居心?你怕是还不清楚老泼猴的底细罢!他自幼就被驯养为奴,滴血祭魂被驯了几千年,养他的修士是金戈灵族,他猿魂上有佛识,被十二重楼感应出来,但他自己不知道,他以为舍掉肉身,就算逃出了原主人奴化,岂知做了鬼,他还是一介猴奴!”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很早就与星尧子接触,却始终不曾感应星尧子身上的异常,直到十二重楼示警,他才发现星尧子是一个超级大祸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担心袁河不知道轻重,特别警告了一句:“你是否听闻过金戈族?眉山老巢威震九洲,那山中全是视死如归的苦行僧,天赋就是不怕死,动不动就舍身求佛!他们比蛮族难对付,也更可怕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碰巧了解一点金戈族的情况,却是想不到星尧子与这一族群存在这么深的渊源。

        眉山?袁河又忽地想起《神猿图录》,上面不是写着‘生在眉山莲花座’吗?难道这神通就是星尧子所传?

        他按下这个疑惑,问撑伞童子:“既然星尧老祖危害这么大,当初在灭真天廊上,为什么不让他去对阵无涯子?岂不是一了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懂这其中厉害!”撑伞童子瘪瘪嘴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打不过无涯子,万一被生擒,他的金戈佛识就会被九目神灯捕捉,那么九目神灯就会多一个筹码,通过星尧子牵引金戈族的大神通士,能自洲外对我们发动佛咒,若是洪荒佛陀亲自施法,诛灭青黎长河所有生灵,不是难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区区一道佛识,竟然具备跨洲定位打击的威能,金戈族的神通也太过玄奇了罢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难以置信:“这佛识是金戈族故意留在星尧老祖身上,以便锁定东洲方位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不是!”撑伞童子摇头:“即使金戈佛陀也推算不到东洲的情况!星尧是无意间闯入东洲,又碰巧是一头佛门妖奴,他的佛识仅仅是一道潜伏的祸源,除非洪荒真宝这种级别的修士实施指引,否则祸源不会演变为灾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样解释,我便心中有数了!”袁河已经大致弄清,原来星尧子是一个火药桶,只有点了火星,他才会爆炸,否则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祸源就是祸源,必须歼灭,以防后患!赐品传你《金轮佛识》与舍利子,就是为了消除星尧子身上的佛识!”撑伞童子负责寻找舍利子,这是十二重楼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却觉力不从心:“让我去消除?星尧老祖比你修为还高,就算拥有什么金轮浮屠,我也绝难挡住他一招一式,你应该亲自出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撑伞童子忽然点点他胸口,又指指自己:“等你决定去找老泼猴,记得通知我,到时咱俩搭伙,一块收拾他!好了,杂事统统交给小青孩儿,你专心练功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