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54章 害群之马

第254章 害群之马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栖侠洞的水妖,全都跟随娘娘逃难,在沙漫国失散以后,就此失了踪迹,一晃这么些年,再未闻听他们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姵芝口角利索,主要是她给袁河介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落入湖面,乘坐雷龟赶赴无花猿山,群妖要么水行,要么空遁,翻滚妖气簇拥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姵芝游在雷龟旁边,又说:“奴婢是与梅殿下结伴逃到下京国,从未间断打听娘娘的消息,却是空无所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娘娘自然是梅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批水妖存活的希望相当渺茫,但袁河不会放弃寻找,等他在洞天稳定下来,会派人前往大河诸路妖国打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黄姵芝:“梅哈儿也在下京国?平安就好!望梅府的护府统领牛力霆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姵芝回道:“老牛早死了,当年大王渡劫失败,两岸人贼得到消息,一波波入河搜宝,娘娘抵挡不住,才领着奴婢们向东迁徙,结果在沙漫国遇上追杀,鲨族没有同道之义,非但不放行,反而追着咬我们,老牛迎敌时被咬掉了脑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这里有一头鲨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大王下令,让小的剥了他的鲨皮,给蛇娘娘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来剔他鲨骨,若是让他死的舒坦了,小的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附近的水族喽啰们听见黄姵芝诉苦,合力逮着一头鲨卒子兴师问罪,其实旁边还有几头鲨将,但他们不敢招惹,专拣软柿子捏。

        鲨族以恶贯满盈闻名大河,但此时却温善的像是小绵羊,连尾巴都不敢甩一下,赶紧求饶:“大王,小的们是好妖,小的们往常只吃草,从不吃肉!“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们对天发誓,若有一句虚言,就叫小的们肠穿肚烂,五雷轰顶而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示意喽啰们放了那头鲨卒,并叮嘱一句:“到了这里,即是一宗一门,往后不能內杠互斗,更不准再沾染血食,否则必有严惩,下不为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仁德!”几头鲨妖隔着湖水拜叩,装着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,心里却在小肚鸡肠的腹诽:‘吾族吃了猿大王的乡亲,又得罪了猿大王心腹,今后肯定要被穿小鞋,早晚会被害死,此地不能久留,还是返回老家为好!’

        另一群吃惯了血肉的妖怪,心里也在打鼓:‘竟然不让吃血食,这位猿大王管的忒宽,学什么不好,偏去学人贼的假仁假义,老爷我不伺候了,等会儿到了无花山,偷偷搜一批宝贝,然后开溜,到湖外逍遥快活,不受鸟气!’

        不乏有妖师也是这种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千名妖怪里,如果禁止他们狩猎捕食,三五天就能逃跑一小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的规矩不会更改,也不去关注这些妖怪的情绪变化,继续和黄姵芝叙旧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却留了心眼,把那些神态有异的妖怪统统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驭下已久,谁温顺,谁嗜血,基本一看就知,队伍里有不少害群之马,恐会惹出麻烦,熬的久了,为了口腹之欲,有可能袭击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该如何防备与处置,需要请示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们被鲨族同道紧追不舍,就此与娘娘失散,领着一批小蛇逃到下京国,后来与梅殿下重逢,相互扶持,勉强安定下来!天桥出现后,下京国王召见了我们,当时奴婢与梅殿下在一起,但天桥只摄了奴婢,梅殿下仍在下京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是下京国王庇护你们至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确有庇佑之恩!从金乌逃至下京的将卒不下十万,虽然领地贫瘠,过的清苦,但至少有一方安居之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有十万众,岂不是举国逃亡?丞相文天礼与元帅钱中舟也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也死了,而且最早被人贼盯上,人贼贪婪他们的根脚,瓜分了他们的妖躯,流的血染红了几十里水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隐有哽咽悲呼,丞相与元帅死的太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已经过去,你不必伤感。”袁河宽慰一句:“你我相交已久,我准备把雷湖北宫交由你掌管,你是否愿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妖法粗浅,可不敢当!”黄姵芝急忙摆手,她记得下京王景朝宗的吩咐,如果摄入天廊,须得报偿庇佑的情分,便替袁河引荐了一头白鲸妖将:“袁主事,这位是景灵慧殿下,她是下京国王的嫡系孩儿,在桥上时,总是冲锋在前,同道们也信服她,奴婢推举她做北宫统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她罢!”袁河给了黄姵芝颜面,另外将来重回大河,他势必要与妖王们打交道,这一批水妖都可以牵线搭桥。

        叙话间,雷龟已经行驶到猿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飞离龟壳,着陆在山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仰望上去,见山巅隐于云雾当中,根本看不到完整轮廓,肉眼可视的山体,皆是光秃秃的青石,没有生长花草与林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此山曾是岁杏扎根之地,岁杏陨亡时,死气弥漫山间,致使灵气荡尽。’他心想:‘十二重楼也不知施了什么神通,竟然把死气全部封印,又将蒙不离的猿鸣消隐,如今此山浸泡于积雷湖内,湖水汇聚有天地精华,不消数年,山体的生机就能回复,灵气也能再生,但是与半妖人族的道场相比,终究是逊色了不少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无花猿山开辟有六座秘殿,藏宝无数,当可弥补灵气缺乏的损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朝湖面摆摆手:“你们先且出湖,随我上山朝拜灵楼!”

        群妖顿起吆喝声,拿赏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们第一次登上无花猿山,为了饱览原始景致,都未腾云驾雾,而是沿着螺旋山梯,一阶阶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途中,位次分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与几位妖师在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弟子与心腹紧随其后,然后是昔年栖侠洞的旧交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余下的妖怪,则要比拼妖力神通,谁拳头硬实、凶名远播,谁走在前面,若是有哪个不开眼的小喽啰敢抢位冒犯,免不了要被踹几脚,丢下山梯吃苦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山真高啊,竟然望不见山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有甚么用,无草无树,无花无果,一路走来,全是鸟石头,不像是仙家福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此山名‘无花猿山’,有花才叫见鬼了呢!再说也不全是石头,难道你没有看见树藤越来越多吗,这些藤条比胳膊都粗,锁着一座座小悬峰,绕山缠了一圈,山型也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始的无花猿山共有六座宫殿,经过十二重楼重新演化,一层层悬挂于山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螺旋山梯连接着六殿,每一殿都有一座梯台道场,这也造成无花猿山形如六层石塔的格局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层即是‘酒山殿’,这是猿猴们酿酒的地方,昔年袁河到无花宫探险,曾进过酒山殿,殿中尽是树藤桥接的悬浮山,遍布秘窟宝藏,多与灵酒、灵核、灵种有关,袁河的果鸣缸与闪香酒,就是在这里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酒山殿已经大变了模样,上百座悬浮山被挪移出殿,悬于无花猿山的山底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至道场处,袁河暂作停歇,对群妖说:“诸位是暂住重楼洞天,非是人教门徒,为了便于将来出外游历行走,须得定下一个名份,自今日起,无花猿山改名为‘栖侠山’,若是被问起出身,诸位都可自称栖侠山修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为何不叫栖侠国?有了国,才好封官啊!”泼猴们惦记着做官老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可以建一个栖侠派,像人贼一样开山立教!这样一来,小的们就是徒子徒孙了!”部分仰慕人界的妖修渴望认老师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这种名份一旦定下,就算寻到了天大靠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道:“洞天之中只有人教,不能有国,也不能有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