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50章 灯灭

第250章 灯灭

        灭真天廊之战持续至今,已然变成落星钟与九目神灯的正面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本命真灵之间的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先以紫蕴剑圈封镇神灯真灵法力,束缚其手脚,这才致使落星钟敢于做出主动攻击的决定,并有机会营救蜉寿桃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不是说九目神灯毫无抵抗力,它虽算不出紫蕴剑圈的来历,却在以前遭遇过比它强大的生灵,且对它施展过与紫蕴剑圈相类的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高士斗法,总是未料胜,先料败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出世以后,它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遭遇猿族反击,也知道反击的途径一定是灭真天廊,为了防止最坏的局面发生,它先一步镇压蜉寿桃,以便在危亡关头败中求胜,死中求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可以说,镇压蜉寿桃,实是九目神灯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它的一记后手,只要落星钟胆敢以身涉险,对蜉寿桃实施营救,它的生机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料定一切可能发生的事件,无论概率有多小,都要计算在内,这也是洪荒真宝的推算本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时候,即使算了出来,可当敌手杀它之力过于狂暴,杀它之策过于严密,杀它之心也过于坚定,它照样要沦为逃无可逃、必输必死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很不幸,它偏偏遇上了这种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它自己所说,以一己之力抗击落星钟与十二重楼,还有袁河这个超脱劫中的妖孽,敌手的力量强它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陨亡其实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要看,它的垂死一击能给敌手造成多大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月蛮山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舍身守护蜉寿桃树,时隔了无数年月,这两头诞于同一始地的洪荒真宝再一次并肩联手,共同抵御焚桃劫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感应到曾经朝夕相伴的故友,桃树开始寻觅依靠,树中法力绵延涌出,融于钟体驱散劫火,钟外的霞光一丝丝复还回来,重新照耀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救不了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转瞬间,一道至清至冷的女音骤然回荡于山间:“灯若灭,桃必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毕,只见高空漂浮的那盏金灯,除第一桥的本命灯眼,余下八颗尽数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颗灯眼都由火焰凝结,与往昔的纯净火质不同,此时的焰中俱都浮现出桃树之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桃影刚一显露,月蛮山上顿起惊变,八座灵峰齐齐颤动,破河升空,燃起滔天火光,峰体也随之消失,瞬变为火焰桃树之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着一幕,峰上修士俱都惊骇万分,一股脑作鸟兽散,逃离到山外几百里,才敢回眸打量

        唯独两个外来者红瞳修士与魔鲸景水行,仍旧滞留在山外,他们原本在捕杀月蛮修士,但他们潜伏到此的目的是偷盗蜉寿桃,故而没有进行追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九目神灯在使什么大神通,竟然把蛮山统统拔了起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不是在拔山,而是准备诛灭蜉寿桃的树灵!”红瞳修士指向八座火树:“这些东西都是神灯真灵演化而出,原本开辟于青黎长河,但九目神灯现在受困于灭真天廊,法力尽数汇聚于树灵当中,导致这些灵峰自动脱河,并变幻为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为什么执意要杀寿桃?”景水行跟随红瞳修士潜伏月蛮山,正是为了偷盗蜉寿桃,万一桃树被杀,岂不是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四个字,走投无路!”红瞳修士却不担忧,反而一脸欣喜:“九目神灯的本命真灵已经被封镇,此灵处于束手待毙的状态,但余下八头真灵仍有一些反击之力,它是想通过重创树灵,逼退落星钟,以便逃之夭夭,传闻五乐山的宝贝们气运相连,或许杀掉几头树灵,也能伤到落星钟,嘿嘿,最好拼个玉石俱焚,否则偷不走桃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已经玉石俱焚了,桃树肯定会死,偷了又有什么用?”景水行不理解红瞳修士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懂!”红瞳修士并未作答:“继续看下去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水行环顾左右,发现已是深陷火海边缘,略显不安的说:“前辈,九目神灯与落星钟像是要大打出手,此地危险极大,咱们是不是避远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甚么!”红瞳修士哼了一声:“你不要被这阵势给唬住,无论它们怎么斗,法力都冲不出灭真天廊,伤不到咱们一根毫毛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悬挂高空的第九桥上,签押给九目神灯的数千位人族修士,毫无征兆的自燃,肉身刹那间化为火团,冲入九目神灯的一颗灯眼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祭蛮火咒!”红瞳修士倒吸一口冷气:“这神灯……真够无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祭蛮火咒又是什么咒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弃卒保帅之咒!九目神灯口口声声,灯若灭,树必死,其实不全面,它炼化蜉寿桃的同时,也要被蜉寿桃反噬,树若死,灯也会灭!它眼下被落星钟打上门,已经无计可施,必须杀掉几头树灵,才有望逼退落星钟,为了防止自身的真灵一同陨灭,它擒杀签押修士,以其血肉之躯凝结‘祭蛮火咒’,可确保树灵死,灯不会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九目神灯岂不是把它签押的修士统统当成了挡箭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怎么说它无情呢!在洪荒年代,数遍天地间的始祖与伴生宝,就没有一位仁德之辈,一个比一个狠,为了活命,舍掉族中后裔是常事!不过比较起来,东洲的泼猴与三圣洲的傻婆娘可以算例外,虽是妖怪,从不欺凌弱小,风评都不错,否则我也不会万里迢迢来帮他们,哎,就是可惜,不欺被欺,全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骤响一阵石破天惊的爆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半空的一棵火树,叶落枝断,树干崩灭,溃散为点点火星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落星钟内也传出了沉闷悲鸣。

        树灵已然陨亡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见落星钟巍然不动,故伎重施,三条灭真天廊内,其签押修士尽数火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柄洪荒真宝,似在进行一场死前的疯狂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它的疯狂,直接引发山呼海啸的惊惧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签押给它的修士,无不是悲愤嚎啕,也伴随着怒不可止的叫骂。

        祭祀。

        祭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祭外族也便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连自己麾下忠心耿耿的族人也要祭?

        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为九目神灯拼上性命,它却视我为草芥,下辈子转世,绝不再供蛮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是瞎了眼,竟然拜入月蛮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问鼎三花,是为逆天改命,宁死也不做你的砧板鱼肉!”

        做不做鱼肉,鱼肉说了可不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强如窥真期修士,在九目真灵的威慑下,却是连自杀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桥上的无涯子,呆呆凝望着临近廊桥里发生的惨剧,已是心如死灰,九目神灯蒙蔽了他,签他入桥显然不是为了一线生机,而是拿他自保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噗!’

        气郁纠结于心,致使他狂喷一口血渍,忽地抬手指天:“非吾族,非吾祖!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身燃火焰,生命到此而终。

        修士一个接一个自燃。

        树灵一头接一头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八头树灵尽数被杀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!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的钟体上,裂开一条歪歪曲曲的细缝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像是被树灵陨亡给波及,却仍旧牢牢守护着蜉寿桃的本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祖,宝钟受伤了!”桥头处,钟貂儿惊恐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紧!”袁河在卦相里看到过这一幕,故能保持淡定:“九目真灵遭受树灵反噬,灯火再难汇聚,几近熄灭,它伤的更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纵有祭蛮火咒保护,也不过是留下一丝零星残灵,高空之中,九目神灯的本体八目,俱在黯淡消隐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宝已经到了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时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低吟一声,十二枚地支剑丸自袖口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灯本体上,还有一枚完好无损的灯眼,这是它的本命所在,被袁河以紫蕴剑圈锁住,剑丸直入本命边缘,绕空飞转,与剑圈重叠为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似是感觉到杀劫临头,九目神灯急促喝道:“灯若灭,桃必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袁河回道:“你灭!桃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音刚落,落星钟与火树腾然急坠,扎进生长树根的巨柱山峦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蕴剑圈随之急缩,演化一层紫色环幕,自本命灯眼的中心一切而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一股悲怆至极的哀啸声从灯内扩散,掀动的音波犹如海啸,横扫于天地苍穹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颗灯眼之火齐齐熄掉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灯陨,灯火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陨亡时携带的咒力冲向蜉寿桃,尽数灌入巨柱山峦。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这座万丈巨峰瞬时崩塌,碎石粉尘组成一幕遮天环带,一口气扩散几百里地,尔后回缩聚拢,自天而落,坠入青黎长河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桃树归我了!”红瞳修士闷头扎入河,迫不及待前去寻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天空的九座灭真天廊溃散无踪,所有签押修士就此恢复自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迅雷不及掩耳,杀向青黎长河,口中重述着一句话:“乐山崩,东游出!这一回,老夫不止能得落星钟,还能再得东游翅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并不着急行动,他矗在重楼的功德碑前,仰望顶楼的袁河:“小猿猴,怎么不去追你的宝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