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49章 挡劫

第249章 挡劫

        桃树活着,也是在哺育猿族的死敌,倒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白城老祖的心里话,却是不曾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道:“九目神灯突然把桃树拿出来,是想逼迫十二重楼放它一马,就此罢战吗?但桃树又不是人教的宝贝,是生是死无关紧要,威胁不了十二重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能威胁落星钟,九目神灯以劫火祭炼桃树,神灯若死,桃树怕是要彻底湮灭,落星钟不会不救!如果十二重楼与袁河不管桃树,执意前去诛杀神灯真灵,落星钟会对他们反戈一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有理由这么判断:“吾族这些宝贝,伴生于同一岁月,诞于同一灵山,劫运相连,每陨一个,就要连累其它,落星钟为了桃树,什么都做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忽起一股忧虑,他挖空心思挑起这场大战,原以为十二重楼与落星钟联合,击败九目神灯该不困难,可他发现自己严重低估洪荒真宝的能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为私利,失陷桃树于杀劫之中,极可能触怒落星钟,再想请落星钟帮他对付仇家,将会千难万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该如何救呢?”白城老祖环顾九座廊桥:“十二重楼拼着重伤才有了必胜局面,不可能妥协,倘若任凭九目神灯全身而退,就是纵虎归山,后患足以致命!再开一次灭真天廊,十二重楼必陨无疑!”

    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今日之战,十二重楼与九目神灯注定要陨亡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!”星尧子的思绪越来越乱,他就仿佛坠入迷局里,丧失了判断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九座廊桥已经止住杂音,持续数年的喊杀声霎那间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凝望雨门,喊道:“长耳猿,撤掉‘东朝猿令’,你拖延一刻,蜉寿桃的桃枝会被焚灭一根!”

        桥头的妖怪们面面相觑,心想这位老人贼是不是糊涂了?一棵桃树而已,你烧就烧,当我们稀罕吗?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们以袁河马首是瞻,情知老人贼是在朝袁河喊话,故而俱不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廊桥的清水猿族们却不一样,个个暴跳如雷,大喝无涯子:“呸!俺家大王既然下了令,就是君无戏言,死也不会收回!什么狗屁桃树,你随便烧!一堆柴火而已,还怕将来没处砍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一听,立刻制止他们吆喝:“蜉寿桃是咱家的宝贝,咱祖宗的粮食,吾族能从洪荒传到现在,全靠桃树给饭吃,这是衣食父母,怎么能看着它活活被烧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家的宝贝?”群猿抓耳挠腮:“怪不得俺出生就爱吃桃,原来是祖宗遗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开始朝无涯子咋呼:“汰!不要脸的人贼,快把俺家桃树还回来,再敢烧它,便把你家杀个绝户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剑拔弩张的危亡气氛,被这一群泼猴的胡言乱语给冲散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略觉好笑,这帮泼猴,听风就是雨,除了能打,一无是处!“看这样子,无涯子是想谈判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谈不是不可以。”星尧子赞成谈判,桃树真的不能陨落,否则消息传开,世间猿族会归咎于他,不会再认他的根脚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确实不愿打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是不是接受要挟,他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态的镇定,根本消除不了内心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入桥后曾询问九目神灯开启东涯大祭的原因,很快就得到九目神灯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九目神灯预感到了最坏结局,把有关大祭的情况尽数向他透露,非但如此,还把这一场天廊大战的推算卦相展示给他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清清楚楚,九目神灯曾对他讲的第一句话是:“输赢都无妨,生死也无碍!”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看破生死,但他却不能,只问:“你,真的没有胜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灭真天廊刚出时,胜算有九成!吾族统御东洲已久,十二重楼非我敌手!”九目神灯回答他:“等长耳猿进入廊桥,落星钟一出,胜算便消失,我孤身,算不过它们两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时你为何不统领吾族撤离东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走不得了!昔年东洲被镇禁,九瑶娘娘推算是为三教遗宝,但吾族追寻多年,空无所获!落星钟道行有限,无法规避法则,遁入我与十二重楼搭建的灭真天廊,但它偏偏出现在桥上,那时我已知,杀劫将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那你……”无涯子听闻此话,心中酝酿有莫大怒火,袁河首战时,九目神灯竟然已经推算出了死期:“你为何还要签押我?还把吾族三花境修士尽数征召入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劫中总有一线生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机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桃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从九目神灯推算的卦相里,得知蜉寿桃是生机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以一棵桃树做威胁,真能死里逃生吗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,袁河一直在春晓天修炼‘摘星臂’,等他修成以后,落星钟又传‘东游臂’,像是在指引他循序渐进的练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天内渡过了四五个年头,‘东游臂’修炼圆满时,落星钟终止传功,开始显露战事卦相,让他给即将到来的最后决战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过了数日,蜉寿桃就已出世。

        铿!铿铿!铿铿铿!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在袁河掌心不断跳动,并发出急促钟声,它在催促袁河做决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挟能有一次,就有第二次,接受一次要挟,敌人就会变本加厉!故而我从不主张与敌人妥协,斩草须除根,你身为洪荒真宝,应该比我更清楚其中道理!”袁河尝试劝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落星钟看到的局势比袁河大的多,也广的多,营救蜉寿桃,存在更深的意图,只不过它没有向袁河明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主意坚决,我便如你所愿!”袁河做下这个决定,经过了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无法拒绝落星钟,因为他拒绝,落星钟不会帮助他攻打本命真灵,耗到最后,他会被耗死在重楼洞天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答应落星钟的话,他的最大损失是丢失落星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卦相上显示,落星钟要营救蜉寿桃,必须以身涉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劫数,早在灭真天廊开辟一刻,就已经注定会发生,九目神灯镇压蜉寿桃太久岁月,落星钟不犯险,蜉寿桃肯定要陨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敌手神通太强,统御东洲又太深,即使集合袁河号角、十二重楼、落星钟,也不可能毫无代价的获胜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心知肚明,如果九目神灯这么容易对付,这些宝贝也不用藏到今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早已通过‘摘星臂’完成对落星钟的祭炼,甚至把化缘参气融入钟体,落星钟也没有排斥,即使落星钟暂时遗失,他也可确保追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下唯一的担忧是,落星钟在营救蜉寿桃途中被九目神灯重创,从而导致威能大衰,沉寂隐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战最好的结果是落星钟毫发无损救回蜉寿桃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最坏的结果,即算落星钟受了伤,也阻止不了蜉寿桃的陨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多多保重!”袁河对落星钟说出最后一句话,托手上抬,悬钟于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尔后双掌连翻,开始运转‘荒河卦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卦专为驱使额前号角,以号角之力灌入钟体,可让其穿过灭真天廊,直入九目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卦一起,即有绿色掌影凝结而出,绕躯悬浮,一枚接一枚,很快笼罩他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行功圆满,袁河抬掌虚拍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影齐齐一晃,隔空交汇为一,化作一记绿印,劈向落星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即刻隐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会如何与九目神灯较量,袁河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身冲出水帘门,只见桥中修士俱都向他望来,谁也没有觉察到任何异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只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生死决战已然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看!仙树上漂浮一口霞钟!”

        月蛮山的九座灵峰,皆为九目神灯所化,虽然山中修士仍与往常一样栖息山中,但山体其实早就进了灭真天廊,所以蜉寿桃也被廊桥法则约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要营救桃树,必须进入九目洞天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钟体刚刚攀上树顶,瞬时转动,急速扩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息一刻间,落星钟最原始的本体就已显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巍峨之躯宛若山岳,万丈霞光璀璨照射,让这世间亿万生灵止不住眩晕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正值清晨,朝霞挂满天头,却被落星钟的神辉覆盖,冲击的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轰隆!’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钟口猛的下坠,旁广如蜉寿桃树,连根带叶俱被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树中烈火感应到外物来袭,火势疯涨,瞬间便已灌满钟壁,汹汹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壁上霞光很快被劫火淹没,缓缓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就此失陷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祖,那是你的宝钟吗?”钟貂儿蹿飞到袁河肩头,袁河为她取姓为‘钟’,显然与落星钟有关,她关切的问:“宝钟能不能救下桃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一定能!”袁河已经察觉到,落星钟在施展吸星之术,转接神灯烈火,替蜉寿桃挡劫,敬佩之意油然而生,心想这口钟惯于躲灾避难,但在关键时刻,却敢于替同族犯险,甚至舍身赴死,也是离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你还在等什么?快快进入九目洞天,斩杀神灯真灵!”星尧子忽朝他大喊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理也不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老猿就是一个惹祸精,不好好隐居修行,却去挑起大战,不止让袁河陷于被动局面,也导致落星钟与蜉寿桃齐齐涉险,更离谱的是,猿族为此战流血流汗,最后却会帮助十二重楼与人教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什么不好,偏偏去撩拨洪荒真宝,你以为十二重楼是被唤醒出世的吗?袁河心想,没准它早就扎好口袋,等着你这头老猿去找它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