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45章 锁死后路

第245章 锁死后路

        红瞳修士是基于现有战况进行推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洪荒真宝的所谋所思,东洲现有的生灵,谁也猜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灭真天廊搭建起,东洲修士的修行生涯就已被迫改变,终日与斗法为伍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天天耗费在囚笼中的生死血战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个年头,无涯子拔得头筹,诛灭十二重楼的真灵,他利用转气蝶群掩护,并未身死,但元神遭了真灵陨灭后凝结的消寿咒反噬,寿元几乎被腐蚀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场大战持续一百年,他将最终老死在廊桥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相信一百年内己方一定能迎来胜利曙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枯坐桥上,耐心等候着其它廊桥的战局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的三个年头,己方可谓势如破竹,第四桥的朝元期修士联手灭杀一头真灵,第六桥的窥真期老祖又下一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九目神灯却毫发未损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桥休战,袁河迟迟不敢攻打本命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桥上,袁小青统领的妖将大军并不孬弱,但九目神灯向整个东涯洲的玄胎期修士都发出了召唤,兵力源源不断,就此拖住了袁小青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五桥至今,一直是悟真期强者的战场,在桥中苦战三年,白城老祖与星尧子杀掉了四位对手,却也因此身负重伤,处于调息状态,神灯真灵免于被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十二重楼签押修士的速度开始放缓,已不能阻止修士逃离东涯洲,对于那些胆小的妖族,它再也不能摄入廊桥,这意味着它的数量优势正在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毫不犹豫在第一桥上集结兵力,目的很明确,它已经有办法拖住袁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袁河被频繁点名,十二重楼被迫开辟第七桥,摄来青黎长河的妖师,分散对方的兵力,这是无奈之举,此桥一开,真灵最终也有陨落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青腾山脉已经看不到多少妖怪,原本几十万的兵马,几乎都进了廊桥,目前滞留的修士只剩下妖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撑伞童子玉骨骷髅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于高台上来回踱步,一副急躁的神色,嘴里不断发着牢骚:“为什么不让我登桥?嫌弃我本领大跌,瞧不起我是不是?但我总归是做过大仙,三花期小辈怎么可能打的过我!我伸伸手指就能把他们打杀干净!”

        它修为处在窥真期,原本应该进入第六桥作战,但十二重楼却没有召唤它,仅仅把青黎长河的大夏古王摄走,像是使用大夏古王试探对方的深浅,得出的结论是玉骨骷髅可能也打不赢,于是放弃了此桥的抵抗,任凭对方破桥灭杀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高空之上,七桥并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九目神灯会紧随其后开辟第八桥,根据双方实力进行推算,此桥应该会成为紫府修士与妖王们的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释心颜炼化忘心桥,修为突飞猛进,也已经具备妖王法力,她判断自己要被摄走,于是飞上高台,找到撑伞童子:“小老爷,第八桥极可能要召唤老身,还请小老爷施法,把积雷伞取回,借于老身使用,老身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头尸妖会说话,小老爷叫的好!”撑伞童子哼了一声:“但本老爷不比从前,已经管不住积雷伞了,那个抢走我宝伞的强盗与我修为相当,我取不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它曾经尝试过许多次,积雷伞却迟迟不他召唤,此伞归在尊午真人身边,而且滴血祭炼,它早就奈何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嘛……”撑伞童子忽又神秘兮兮:“本老爷可以指点你一下,第八桥不会签押你,那盏恶灯只会拿优势打我们的劣势,如果是旗鼓相当,它不会冒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老爷是说,第八桥仍会以朝元期强者为主力?”释心颜即刻求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应当是朝元期修士的战场!”撑伞童子摇头晃脑,这一境界的修士,月蛮道庭拥有最大优势,妖族无兵可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也可能是三花境,早前听白尸妖和泼猴讲话,他们说月蛮道庭有十四位真人,但第二桥只派了无涯子,第五桥派了四位悟真小辈,第六桥派了八位窥真小辈,还缺一位没有凑齐,不排除还有隐遁的硬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白老祖与星老祖应该留下一位,应付这种局面,他们为什么齐齐登上廊桥?这样一来,第八桥相当于放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怪就怪他们本事有限,单打独斗干不过人家,必须两个联手才有胜算!如果一人镇守一桥,两桥有可能同时失守,不划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释心颜听闻自己不用出战,本该松上一口气,但己方的真灵又要陨落一头,她又立马悬起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止不住抬头望天,心想袁师到底要闭关到什么时候,才有把握杀掉九目神灯的本命真灵?眼下已经时不我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八桥很快搭建出来,九目神灯果真派遣了朝元期修士,并且把月蛮道庭一位隐居的悟真期修士召唤出来,进入第五桥,前去狙击白城老祖与星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的局势,除了第一桥,其它几桥都有失守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像是大势已去,这导致东涯洲内观战的人族修士源源不断奔赴月蛮山,以示投靠的决心,等候召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!”月蛮山下,那位红瞳修士却疑惑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奇怪的?”景水行请教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洪荒真宝个个参天算地,见灾就跑,真灵陨落太多,肯定不会继续打下去!”红瞳修士眯起双眼,揣摩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目神灯毫发未伤,十二重楼却损失三头真灵,它签押修士的速度太慢,已经丧失博弈资格,就算第一桥拥有九成胜算,也没有意义了,因为九目神灯能够耗死第一桥的所有妖修!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涯洲的诸路蛮国,统治大河以北,二十年就能繁衍一代修士,而妖族此时正在逃出东涯洲,实力在失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假如再陨一头真灵,十二重楼想跑都跑不了,而且要连累妖族喽啰尽数死在廊桥里,一下子死亡这么多妖族,元气根本无法再恢复,东洲极可能要妖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景水行听他这般严肃,不由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瞳修士也是无言,他心里骤起一股预感,十二重楼像是在布置针对九目神灯的阴谋,但是能有什么阴谋呢?无非是判定第一桥有胜算,那头长耳猿能诛灭九目神灯的本命真灵!可是先机已失,长耳猿空有力挽狂澜之能,却如何耗得过整个蛮族?

        红瞳修士又站在九目神灯的角度重新推演战局,此时已经杀掉对方三头真灵,自己没有丝毫损伤,胜局基本在握,应该要再接再厉,继续签押蛮族修士,争取再攻破几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奇怪的是,第九桥在此时忽然开启,十二重楼如同发疯一样,在孤注一掷,妖族姓名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似乎在犹豫,第九桥开了以后,蛮族一直空名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瞳修士正琢磨其中蹊跷,忽见月蛮山上爆发惊变,一艘接一艘的擎天飞舟升空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他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景水行费解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什么?这是航海灵舟,他们分明是在逃跑,准备跑到海上去!”红瞳修士惊呼一声:“但他们为什么要跑?难道九目神灯预料到大败局,才让蛮族倾巢而出,开始大逃亡?但这不可能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就等了片刻,红瞳修士就等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空之中,袁河所在的廊桥,但见十二重楼的雨门处,忽地射出一团剑气,青紫交汇,穿透廊桥,直入九目洞天,又凌空一转,演化为一条剑圈,就此锁在了神灯的一颗灯眼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遵东朝令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中随之响起一阵猿鸣,袁河的声音平淡扩散,无情无欲,传遍东洲,落入亿万生灵耳中: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运在我东朝!今以紫蕴剑圈封镇逆蛮真灵,天不崩、地不裂、河不枯、石不烂,不可逃脱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说:“东洲众生,无有蛮族!外来者,无论仙凡,当斩尽杀绝,片血不留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霎那间,散落东洲各地的观战者,俱都呆愣起来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景水行也在问:“前辈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”红瞳修士怔了片刻,忽然一拍脑门,大笑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鲸头上一跃而起:“长耳猿也不知得了始猿的什么传承,竟然锁住了九目神灯的本命真灵,这一桥,它再也签押不了一个名字,而且终生要被困在此地!这一柄洪荒真宝,它要陨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朝景水行打了一个手势:“你还在等什么,快去征召青黎长河的所有妖王,杀出大河,攻入北岸蛮国,诛绝他们的凡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锁住了本命真灵?这岂不是斩断了九目神灯的后路?如今蛮族的朝元三花修士都在桥中,他们如何能抵挡我妖族的清洗?”景水行总觉得不真实:“前辈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为假,他们为什么要举族逃亡?”红瞳修士挥袖射出一口魔刀,携着滔滔魔气迎风大涨,一刀劈向空中巨舟:“小家伙们,乖乖等在原地,让老祖我砍头,免得吃苦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与几大悟真期修士全部困在廊桥里,即使不被杀,也要一个个老死在桥上,他们将眼睁睁看着蛮族被血洗,而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桥上的所有签押修士俱都罢斗,一时间楞在原地,心想紫蕴剑圈到底是什么神通,竟能穿透廊桥法则直击本命真灵?

        偏偏九目神灯又推算不出来,这世上还有神通能对洪荒真宝瞒天过海吗?照此来看,灭真天廊的搭建,像是十二重楼针对九目神灯的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桥起一刻,九目神灯就该逃脱,却被十二重楼一步步引进了死局里,再无翻身的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