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43章 白龙马

第243章 白龙马

        侠崇文有心登上廊桥,即使他搞不懂桥上双方为甚么要捉对厮杀,只因他看见了袁河,着急前去投靠,可惜迟迟得不到十二重楼的召唤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也想登陆,好亲眼目睹师兄所说的战况,但此地不能久留,危机正在远方酝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啸已经掀动,我们必须要走了!”梅婠本是一头极为注重仪表的女妖,却早就改头换面,自她开始逃亡起,就是一副不施粉黛的简约装扮,这反而让她显得更为质朴稳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望身后,几十丈高的浪涛正在翻滚,携着凶烈吼声,朝海岸层层推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浪中的巨兽轮廓隐约可见,即使以巨躯诸城的鲸鲨,在这些庞然大物面前,也不过是微如蝌蚪。

        梅花蛙瞬时恢复本体:“全都爬到背上来,我载你们潜遁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妖力最为深厚,落到海底全力潜游,勉强能躲避海兽的袭扰。

        喽啰们却没有自保之力,争先恐后跃上蛙背,薛无垢留在最后,似有恋恋不舍,每次海兽来袭,都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海中长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海兽毫无情感可言,但也不算狩猎,行为说不出的古怪,它们冲至海边,像是嬉水郊游,也仿佛探索海路,并不刻意针对水妖,遗憾它们身躯过于庞大,沿着海边游上一圈,掀动的水流足以把水妖卷的晕头转向,不能自控,再随便张一张嘴巴,必然要被吸入腹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如果摸准它们的栖息习性、巡游路线、摄水频率,倒也不难躲避,但它们种类万万千千,每一头海兽都有奇异根脚,谁也搞不懂它们是什么物种,想要研究它们,也就无从入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办法就是远远避开,等它们在海边呆的厌烦,自然会离去,到时再返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的担忧在于,东涯洲漫长的海岸线上,根本不存在乐土,任何一处水域都有海兽出没的可能,她在海边流浪几十年,已经更换了几十个落脚地,她最怕频遭海兽袭击,这样的话,想重返抱月崖,可就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傻愣着做什么,快些走!”侠崇文急声催她:“快跟着娘娘走罢,莫要再耽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哥保重!”薛无垢终是跳上蛙背:“你说那桥上有千军万马,肯定是在打仗,你能避就避,不要刻意去找老师,先找一处荒僻之所藏起来,等我们回来,再商议对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我等着你。”其实侠崇文已经做了打算,送走薛无垢,他就深入内陆,看看能否打听出登桥办法,但薛无垢这么一劝,他又迟疑起来,心想师妹说的有理,还是留守较为稳妥。

        待薛无垢与梅婠沉入海水,看不见踪影,他从崖头下来,朝十几头小喽啰挥挥钳肢:“孩儿们,跟着老祖来,咱们藏到东岛湖里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后路已无。

        灭真天廊横空数月,内陆的避战修士经过长途跋涉,开始密集涌向海边,不等侠崇文寻到东岛湖,即被一伙野修给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瞌睡了送枕头,竟然碰上一群水妖,还有一头斩骨妖将,正好擒了它们,替我等指引海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们快跑!”侠崇文登时大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们不走,愿与老祖生死与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共什么共,留着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快逃!”侠崇文卷出一股妖风,把喽啰们仍向远方,身形一闪,朝另一个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追他之人有七八个,他在陆上却提不起遁速,不由忧虑起来,难道要重蹈老三覆辙,也让人贼给擒去?他忽又抬首,看见老师出现在桥头,寻思:老师啊老师,崇文怕是再难见着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就要被追上,他突听一阵蹄声传来,如风飘至,急停他跟前:“大虾,快上来,俺背着你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迎前一看,竟是一头白马,这地界是山野荒林,惯有陆族出没,许是听到人贼剑声,出巢一探究竟,他二话不说攀上马背:“谢了马兄弟,我是水族,在路上跑不快,若不是遇上你,非要被人贼逮住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你兄弟,俺是母的!”白马哼唧一声:“即使遇上俺,你也未必不被逮住,漫山遍野都是人贼,一波波从西边杀来,俺在洞府住不下去,才要逃跑,等俺跑空了妖力,早晚要倒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她已四肢生风,开始穿梭于山林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崇文向后远眺,剑光确实密密麻麻,怕是不下百人,忍不住说:“嗯,也对,逃的过初一,逃不过十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五之前,人贼逮不住咱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儿是十二,岂不是说咱们还有三天平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崇文顿觉好笑,心想这白马像极了早年的自己!不过根脚相当奇怪,奔跑之时躯上浮露鳞片,携云带雾,看去神骏不凡:“马妹子,你是什么根脚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马得意说:“俺族体内都有龙血,便自称白龙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有龙血,应当可以潜水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咱们去东岛湖,那湖纵横千余里,适合咱们避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知道东岛湖,临海百十里地,听闻是海兽冲上陆地,压塌了大地,兽体被人贼收走,降雨成湖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天赋遁速,不多时就已经蹿行到湖面,一坠而落,正欲潜水行走,侠崇文却拍打她的马背:“停!前方有人贼出没,咱们绕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贼?俺怎么感应不到?”白马不信他话:“你妖力与俺相当,根脚又比不上俺,本领能比俺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崇文挂出一柄青色玉佩,递给她看:“这是吾师赐予我的灵耳玉佩,吾师根脚是长耳水猿,能捕捉水声,有此宝护着,即使金丹修士入湖,也追不上咱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耳水猿?”白马大惊,马躯忽一晃动,半化为人躯,她声音虽粗,模样却是周正,皮肤似雪,即使不渡妖师劫,看去也与人族无二:“天上那些廊桥里,有一头长耳猿大杀四方,打遍人贼无敌手,你可认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正是吾师!”侠崇文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个月,附近的同道们都在谣传,说长耳猿是我妖族的君临圣者,你竟然是长耳猿的徒弟?”白马立时跪拜:“俺愿追随虾大哥,为奴为婢随身伺候,还请虾大哥不要嫌弃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崇文赶紧扶她起来:“都是落难道友,说什么奴婢,我也不需要你伺候,咱们相伴相依,暂且在东岛湖定居,等将来见了老师,必叫你有一方安居乐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开始领着白马前去寻找失散的喽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