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38章 三象六臂

第238章 三象六臂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目神灯迟迟不签押修士,它到底想做什么?”白城老祖揣摩不出这宝贝的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“如果功德碑一直空名,气运也不会再汇聚,八十一天过后,桥门必会开启,到时我方可以直入终目天,前去斩杀神灯真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‘八十一天’就是空名周期,只要持续到这个天数,功德门就会开启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沉吟片刻,猜测道:“九目神灯会不会故意开启桥门,引诱袁河对阵真灵?时下已经开战三轮,每一轮对方都持有一柄月蛮灵宝,却无法杀死袁河,继续签押非但是送死,也是给袁河送宝,从而导致袁河越战越强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可以利用妖族的数量优势,拖住无涯子,但九目神灯却拖不住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这局势,袁河已经成为关键因素,你我都能看出来,他就是胜算!”星尧子续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九目神灯肯定也有察觉,想要反败为胜,只有杀掉袁河,可是签押修士派不上用场,那么九目神灯未必不会亲自出手!须知袁河修为太低,妖躯仅仅走到斩骨期,如果他现在进入终目天,就算给他两柄落星钟,他也要死在真灵手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顿首,他深知本命真灵的可怕:“那我们需要警告袁河,渡完妖师劫之前,他不可踏足桥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看法不同:“未必要进阶妖师!耳猿族天赋异禀,他修了人族真气,能把真气修为提至金丹后期,照样有资格斗法神灯真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瞥了一眼高台下的释心颜:“老夫知道他内外功兼修,而且修了吾族真气,但妖躯不经雷劫洗礼,可一点不保险,极易被真灵的吼声震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不多争执:“我们把消息传递给他,让他自行决断,毕竟是他直面真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老祖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遵照他的要求,进阶妖师后再对垒真灵,袁河至少要在春晓天内修炼两百年,而春晓天的时间快了三十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袁河的修为进阶神速,天外也至少要流逝六年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期间,九目神灯完全可以转移这场大战的博弈重心,抽调兵力去攻打其它廊桥,只须攻克三到五座次桥,就能动摇十二重楼继续作战的意志,被迫考虑撤离东涯洲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袁河的作用就会变的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九目神灯对袁河放开空门,不设防御,或许正是出于这种考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你我很快就要出战了!”白城老祖在预测战局的走向,廊桥会继续搭建,他要被十二重楼摄走,充当镇桥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止是你我呀。”星尧子环望四方:“在场这些喽啰,包括青黎长河的妖修,恐怕有一头算一头,都要陆续签押入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月蛮山中,已知共有十四位真人,除了他们,是否还有隐遁的三花境修士?”白城老祖是从封真遗地赶赴而来,对东洲了解不如星尧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星尧子在东洲游历的时间也不长,这场大战正是他们两个外来户搞出来,在月蛮道庭眼里,他们就是‘罪魁祸首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不知!也不关心!”星尧子意外展露一股粗野狂态:“管他们是一个还是一百个,见人杀人,见真灭真,遇上老夫,能有多惨,就叫他们死的有多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白城老祖才察觉到星尧子的泼猴特征,心想,你这泼猴连肉身都没有,仅剩下一缕残魂,还有撒泼的本领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星尧道友,你寿数有多少,肉身尚在时,修为走到什么境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寿数……至今活了一万三千余载,至于修为……已经超脱了三花!我若肉身不毁,那个无涯子挡不住我一招一击,其实也怪东洲失了灵源,洲中生灵难以问鼎仙道!外边的天地仍有洪荒遗风,强手如林,单单一座金戈眉山,能杀我者就如过江之鲫,否则我也不会穷途末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戈?看来道友与那帮和尚仇怨不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尧子没有回应,他确实与秃驴仇深似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生还能不能报得血仇大恨,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来不可测,他推算不了自己的命运,但他相信落星钟一定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两人终止交谈,施法传信给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两人的建议,对巴髯客与花堂说:“青腾山中有两位悟真期的老前辈,他们判断这一条廊桥会长期休战,我另有要务在身,必须返回春晓天,不能继续陪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大为惊讶:“我们妖族竟然有前辈修成了真灵之躯,而且走到了悟真期?那等大战结束,花某一定要觐见朝贡!”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是人族,他不会巴结老妖怪,一听袁河要走,他忧心忡忡,却又无法挽留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抱拳说:“如果那两位老前辈猜测失误,你前脚离开,月蛮修士就后脚签押入桥,老道可没有打赢的信心,万一丢失六丁符,袁道友可不要怪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丢不了!”袁河对他说:“我会把妖气封在功德碑上,只要对方签押姓名,我会即刻点名参战,就算对方先我一步点了你们,花道友的法力已经快要逼近妖王,又有通天绫在手,他布置的幻阵,紫府修士也不容易侦破,你安心驻守桥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万事都有意外!”巴髯客取出自己的储宝囊,递给袁河:“这是老道毕生珍藏的家当,老道只留斗法所需的宝物,其余全部交由袁道友保管,免得被对方抢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花某也须这么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那十八位修士,入桥之前全都做了类似行为,包括索仁与流云蛮女,一律清空储宝囊,防止陨落后被袁河占为己有,可惜十八修士尽数死绝,偏偏九目神灯又不签押新修士,导致他们的珍藏全部变成了袁河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办完这件事,袁河才离开廊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过廊桥外的那层结界,瞬移到桥头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着急踏入雨门,他孤自停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远望另一桥的战场,正在上演一场规模颇大的混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十里的廊桥上,散落着数百位人族修士与妖修,他们施着法术、驾着宝器,遁空挪移你追我赶,入桥之前他们都是一对一的点名,但是随着战事持续,当陨亡出现时,围攻之势就会形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妖修稳稳占据上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局面完全是袁小青一手导致,他手握一根雷棒,棒上结满蓝色雷纹,顺着手腕爬上整条右臂,他每一次挥臂,必有雷光射出,劈向他的对手,无谁能挡住他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就如世俗间的战将,沿着廊桥向前横扫,而且专劈那些发号施令的人族修士,也导致他吸引了最大的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无论他遭受的攻击多么密集,他都能轻松应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止有一根攻击型的雷棒,左臂上缠裹着吸星斗云,云中悬挂着密密麻麻的入微钟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攻击来袭,他就晃一下左臂,钟影随之脱落一个,抛飞出去,化解攻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臂上神通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曾听钟貂儿讲过,袁小青修炼了猿族真法《三象六臂》,而且练成了惊雷臂与摘星臂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现在所使想必就是这道真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由嘀咕,《三象六臂》像是专为驾驭始猿伴生宝,如果把落星钟交给袁小青使用,能否挂钟入臂,凝结钟影?

        “姿儿拜见老师!”侠姿的声音忽然传来,打断了袁河思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扭头望去,见这徒弟走出洞天大门,跪在桥头朝他惊喜喊话,语气也透着一丝哽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相当不高兴,这徒弟在外游历两百年,怎么还是一根筋的直性情,如此明目张胆认师,岂不是给自己身上拉仇恨,让月蛮修士专门点她报仇?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也留意到老师在桥头,也有余力打招呼,就是不动声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