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36章 祭宝

第236章 祭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袁河摇头:“如果将来有了,我会另行相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再让猿道友恩赐,花某会拿宝物交换!”花堂已经意识到他与袁河的神通差距,袁河答应庇护岳真珠,他何尝不希望在后续的战事里得到袁河的支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霜环禁把两修镇的无计可施,却被袁河轻易破除,从长远来看,两修想在廊桥斗法中不致陨落,投靠袁河才最为保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收下一柄通天绫已经算是占了大便宜,花堂明白价值所在,他绝不会再平白拿袁河的赠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当然也清楚双方的交情深浅,使用通天绫交换地支剑是公道行为,他说‘相赠’延寿河珍,其实是另有所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惦记着蜂巢,岳真珠与花堂碰巧出身古螳派,蜂巢复活的契机没准就出在这两位修士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花堂这头妖师,他螳躯外隐约有水纹扩散,这是冲击妖王境的征兆,修炼到这种地步,他寿数至少该有一两千年,从其甄别出‘地支剑’与‘屠猿七矛咒’,就能看出其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并不着急打听,眼下他要全心备战,等战事结束,再寻找复活蜂巢之法也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领着两修落于祭柱,见庞敏抱着钟貂儿过来拜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貂儿伤的重吗?”袁河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碍事,属下已经给她服了丹药,片刻就能苏醒。”庞敏早知钟貂儿受袁河偏爱,索仁一死,她最先查看钟貂儿的伤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她给我,你去清理战场。”袁河接了小貂,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情庞敏最喜欢做,倒不是贪图战利品,而是袁河对她信任有加,显然已经引为心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顺着廊桥飞至另一端,索仁与流云蛮女的遗骸都在这里,她先捡取烘炉灯笼,这宝贝也是一柄月蛮灵宝,但她听说蛮族之宝必须祭血才能驱使,不如六丁符实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忙活小半时辰,她把散落桥面的战利品收捡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回程前,她向桥头瞥了一眼,见有四位修士朝她怒目而视,双方近在咫尺,倘若四修此刻点名入桥,她必先遭遇打击,但她半点不怵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抬起手臂,朝四修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们入桥来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四修顿时耷拉起脑袋,再不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    庞敏只觉心情顺畅无比,这些人贼,都已经被吓破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续三场大战,她这一方都以碾压的方式取胜,而且专杀声名远播的名修,威震天下,无谁敢于争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想自己也该声名鹊起了罢,这条灭真廊桥,实则是扬名立万的舞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回飞途中,她不自禁俯望桥下,青腾山的禽妖成群结队绕桥盘旋,背上都有数量众多的妖兵端坐,并朝她喊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飞僵娘娘旗开得胜,杀的人贼屁滚尿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洪福齐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们愿意追随娘娘作战,还请娘娘召唤小的们入桥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妖怪里有不少是妖师,庞敏只是一介妖将,但廊桥只浮现姓名,不显示修为,妖怪们见她跟着袁河总打胜仗,以为她妖法深不可测,便一口一个‘小的’,还尊称她为‘娘娘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享受妖怪们的恭维,却是不曾交流,袁河交代的差事才最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此刻萧念仁、何又威与古见柔肯定在望着自己,当初四修一块与袁河结识,唯独她运气最好,得以追随袁河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等打完这场仗,或许我会有冲击妖师的机会!’她忍不住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掠回九泉阵,她飞上祭柱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袁河正与花堂研究六丁符,早前被十二生肖箭击破,六张宝符全部失灵,且两度遭受重创,恐怕不容易修补如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站在一边旁听,未敢插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符前后遭受两次打击,第一击是它自毁符体,温养一些年月才能复原,急不得!第二击是中了生肖箭,箭器品质有限,伤不了符体,但是施箭者法力高深,封镇了此符的灵性,只需驱散符中的生肖之力,就能再度使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临时充当了袁河的谋士,替袁河指出六丁符的伤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驱散,是不是需要先行修炼这种‘生肖功’?”袁河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修炼!”花堂指向庞敏:“早前斗法,那女修高悬十二杆生肖旗,旗中封印的妖魂惧是生肖真妖的根脚,能释放最纯净的生肖之力,猿道友只须把此旗炼化,同样有效果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朝庞敏招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庞敏赶紧把战利品呈交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先把十二杆生肖旗悬摆出来,发现这是一套法宝,完全采用妖骨与妖魂炼制出来,没有参杂蛮血与蛮术,否则生肖之力会不混杂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期修士的本命法宝,无论如何温养,威能也存在上限,为了增幅十二生肖旗的神通,流云蛮女另辟蹊径,又炼一口本命蛮弓,并以蛮弓御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弓一旗联合,让生肖箭的威力翻倍飙增,流云蛮女发出最强的十二连珠箭,一举洞穿六丁符的偃月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就算六丁符自毁符体,有伤在身,它也照样是镇山灵宝,东涯洲已知的灵宝只有四十八件,稀有程度决定了它们的无上威能,按说十二连珠箭破不开六丁符的防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生肖真兽的根脚非同一般,天然就克制宝器的灵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袁河六修法力有限,两个金丹初期,三头妖将,一头妖卒,即使联合起来,也与金丹后期的流云蛮女差距明显,假如双方对调宝贝,让流云蛮女驱使六丁符,袁河六修连射生肖箭,结果会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宝贝用在不同修士手上,肯定会有截然不同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花堂口中得知修复六丁符的办法,袁河即刻开始祭炼十二生肖旗,虽然敌方被他震慑,暂时不敢入桥,但他没有丝毫安逸之状,六丁符不可或缺,必须重新驱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祭炼期间,他又问岳真珠:“岳道友,那十二枚地支剑丸,你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积雷大泽南端的五指坑内,入桥之时才闯入我体!”岳真珠不作隐瞒:“花兄对我讲,剑丸是十二重楼召集五大童子灵宝摄坑出世,也不知真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童子灵宝?这件事莫非与童子金诏有关?”巴髯客颇多好奇,他与义弟义妹失散,正是受了童子金诏牵连,此刻听岳真珠谈起,忍不住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心里却在思考五指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寻思:

        ‘当年东涯大祭开启,我曾专程返回栖侠洞,询问袁小青号角的来历,他说是在一座峡谷内找到,但他当时并不知地名,后来遇上青芳,我才得知那峡谷叫做五指坑,号角是在此坑出土,地支剑也是,而且是入微状,偏又与号角材质相类,难道号角曾经温养过地支剑不成?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