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34章 还施彼身

第234章 还施彼身

        花堂被袁河赠送了通天绫,有能力寻觅敌踪,但他受制于霜环禁,破不开这道禁制,他甚么也做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珠,你须助我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肚明,破局的关键在岳真珠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当然愿意助你!”岳真珠决然表态,帮他就是帮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两个蛮修机关算尽也要狙杀猿道友,你该知道猿道友何等重要,绝对不能陨亡,他一旦死了,我们独木难支,再难有抗敌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到了这种地步,你怎么啰嗦起来,你直接告诉小妹,该如何帮你,小妹绝不推脱!”岳真珠打断他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中的是霜环法禁,这种禁制必须碎掉金丹才能破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你让我自废修为?”岳真珠脸色一沉:“那和死了有什么分别,花兄,没有其它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相交百多年,我亲历你修行的艰难,也知你道心赤诚!如果有其它法子,我也不舍得你毁了一身道行!”花堂并不逼迫,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,都难免会抗拒,他温言劝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蛮女是以肉身为代价,布置的霜环法禁,即使你碎掉金丹,也只能让我短暂恢复法力,我要利用这一刹那的时间,锁定施咒者的方位,给巴髯道友争取战机!如果我自毁内丹取代你,只是白白浪费,起不到丝毫作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局势一五一十做了说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岳真珠不由望向袁河:“他神通强横,或许他只是暂时受制,无须我们支援,照样可以毙敌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索仁的第三矛已经穿空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庞敏、钟貂儿、雷元芝、玄晶蚕四大妖修联手施法,试图挡下这一矛,但他们临阵经验太过缺乏,纵然感应到咒力,却不能实施牵引,反而被长矛一击震飞。

        钟貂儿修为最弱,当场昏厥过去,庞敏与玄晶蚕后仰翻飞,撞向九泉祭柱,咳血不止,唯独雷元芝根脚得天独厚,前些天又吞噬一缕佛识,法力最为精湛,在半空翻了几个跟斗,却是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鲤鱼打挺爬起来,显得一脸呆懵,搞不清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仰头打量袁河,见袁河身上扎了三根长矛,第四矛转眼又到,索仁在加快施法速度,显然是要速战速决,它闷吼一声扑上去,肉身裹满雷光,俨然就是一头小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双臂朝前一探,甩出两条雷链,挂在袁河的额角上,这一次施法让它成功捕捉到长矛的咒力,但它完全是凭借下意识在作战,根本不知破解长矛之法,结果被矛尖穿胸,又扎着他冲向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此刻就好比袁河胸口怀抱的小娃娃,被一矛穿了两妖,它顿时蔫了,这长矛蕴含极其古怪的力道,竟然能锁住它的妖血,镇住它的妖力流动,它四肢踢弹片刻,露出一脸苦相,再也活跃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屠猿七矛咒是蛮族专为猿猴创立的咒术,矛咒一旦钉在猿躯上,即使施咒者陨落,猿躯也要被重创!”花堂快速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怀疑猿道友具备毙敌之能,但你别忘了,这是车轮战,桥头还有四位修士,随时准备着入桥参战,猿道友若重伤不支,我们难逃一死!真珠,不能再犹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岳真珠远望桥头,那四位修士惧是满脸悲愤,流云蛮女素有芳名,远播诸蛮国,今次舍身引发蛮修的同仇敌忾,他们围着功德碑徘徊踱步,各自送出一缕法力,时刻锁着功德碑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流云蛮女已经舍身,但霜环禁的最强威能正是依赖她的残魂在支撑,所以她尚未彻底湮灭,等她残魂之力耗尽,霜环禁会跟着衰竭,不过衰竭之前,足够索仁完成对袁河的咒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岳真珠内心极度煎熬,一旦她自毁金丹,就是砧板鱼肉,如果接下来再遇战事,随便一个练气期修士点到她,都能轻松把她打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为袁河几修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,能否得到相应的回报?但是不付出,这一战就要死在桥上,她连做废人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遇事爱做盘算,却不是拖泥带水之辈,心想:‘十二重楼把地支剑交给我,竟然真是让我送宝,我稍稍流露霸占的念头,就遇上了这种生死险关!罢了罢了,这种重宝原本就不该我得,我若再有留恋,恐怕不等蛮修来杀,就要先被泼猴给连累死!’

        泼猴就是一个祸害,她又想,等打完这一仗,有多远避多远,绝不和泼猴再来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兄,你做好准备,小妹这就替你破禁!”岳真珠淡然闭目,开始散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可以向花堂提一提条件,并嚷求庇护,但这不是她的性格,即使事后花堂觉得她是累赘,把她抛弃,让她自生自灭,她也不会怨恨,因为这是她心甘情愿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望着她眉心的红痣点点崩裂,金丹欲碎,无奈想到:‘以为兄的能耐,无法庇佑你到战局结束,唯独泼猴有这个本事,但他会不会承我们的情,为兄也不知道。’

        霎时之间,红痣已然消散,随着岳真珠彻底散掉一身法力,她青年的容颜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,也就眨眨眼的功夫,她已蜕变为一介白发苍苍的老妪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声音也变的老迈不堪:“呵,小妹往后该自称老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堂没有回话,他不能浪费岳真珠替他争取的战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喝一声,周身缠裹的霜环瞬时隐踪,他即刻抬肢一指,点在了面前的通天绫上:“老道士,施法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绫中凝结一道金光,冲天飞起,又如流矢一样隔空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二话不说祭出星斗,尾随金光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桥头的另一端,金光忽地坠落,结成一幕光圈罩在索仁变身的黄金蛮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显形了!”巴髯客摇动手指:“碎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两颗星斗尽数祭出,一颗名‘暗霞’,一颗名‘绽阳’,碎裂之后,映出一黑一黄两团亮光,宛如烟花绽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轰隆!’

        这星力狂暴之极,掀起的劲流如同剃刀,猛斩黄金蛮躯,瞬时皮开肉绽,刀刀见骨,连空间也似要撕碎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条金臂齐肩掉落,索仁砰的跪倒,但他咬牙硬撑,竟是一字也未吭,一直坚持到星力消退,他抬头擦拭嘴角的血迹,冷哼一声:“可惜,威力还不够,毁不掉我的黄金蛮甲!”

        往常与人斗法,他只用这一式变身术,就能横行四方,紫府修士祭炼的法宝斩杀不了他,他能位列诸蛮国金丹修士的首席,自有他得天独道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黄金蛮躯遭受如此重创,屠猿七矛咒却无法施展圆满,还剩最后一矛没有使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远望九泉阵位,瞳孔不受控制的急缩,袁河已然恢复神智,冷漠和他对视!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断臂残躯,也能杀你!”索仁捡臂化矛,法力尽出,试图给予袁河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击,袁河已经张开大网,他要以星魂夺以其之道,还施彼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