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28章 五指坑下

第228章 五指坑下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独镇第二桥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桥上,袁小青与侠姿也已经做好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妖都只有斩骨期修为,他们先被十二重楼摄入,铸建功德碑,签押姓名,灭真天廊的法则也在同一时间形成,双方修士的修为被压制在玄胎期与妖将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桥,甚至连金丹修士都进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天地法则的约束内,九目神灯与十二重楼轮换搭桥,谁是发桥者,谁可指定某一境界的修士参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妖族的优势就是喽啰多,而灭真天廊把妖族这一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,无论敌手如何强大,即使面对真仙圣者,只要它们的数量优势不消失,就有一线生机,或者胜算!

        照此来看,天地法则有失公允,因为其对妖族有利,但是追根溯源,东洲原本就是猿族的起源故土,在这一方天地内,若说它们有天眷在身,也未必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即使天眷真的存在,假如不善加利用,也终会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桥搭建之时,袁河正在研究通天绫,他尝试以化缘妖气祭炼这宝贝,岂知妖气骤一沾染,体内蜂巢即刻起了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天绫内蕴含磅礴灵力,竟是一点点流入蜂巢,不过当他终止行功,蜂巢也会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它是在吞噬通天绫吗?’袁河暗自推断,通天绫的炼制材料或许对复活蜂巢有帮助,但蜂巢已经陨落,必须袁河施法辅助,才能吞噬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按说找到复活蜂巢的办法,袁河应该高兴才对,他却显得左右为难,眼下处于战时,他要借助通天绫抗敌,不能舍给蜂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刚搜了步想蓉的魂魄,也有新发现,蝶巢竟是被通天蛮族的先祖复活成功,具体的复活办法步想蓉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女仅仅受传了驯养转气蝶的法门,她虽有天资,但是修为过低,还没有资格担任族中领袖,蝶巢的复活之秘掌握在通天老祖手上,那是一位朝元期老怪,驯服有蝶王,并掌管蝶巢与蝶军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上一战是通天老祖亲自出手,袁河肯定要葬生桥中,也逃无可逃,亏得廊桥压制修为,让他不用担忧高境修士的迫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道友快看,又有新桥搭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的呼声把袁河的注意力吸引过去,他侧头远望,见有两座廊桥分悬在左右,并排高挂,一桥摄来了无涯子,另一桥摄来了他的两个徒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与师叔也上桥了!”钟貂儿一眼瞧见袁小青与侠姿,却是一阵黯然:“他们没有传到这里,也不知他们能不能打赢人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师,灭真天廊到底有几条?打到什么程度才算获胜啊?”也就眨眼功夫,两桥即开始云集兵源,签押的姓名万万千千,难以计算数量,看的庞敏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回答不了她的问题,早前十二重楼摄取他额头号角妖气,让他获悉部分传承,却并不全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知道重楼洞天内存在真灵,必须保护真灵不被对方诛灭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天不止一座,真灵也不止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十二重楼陨落一到三头真灵,它法力会锐减,但仍能继续作战。

        陨落三到六头真灵,它会身负重伤,摄取修士的速度会减缓,界时东涯洲的修士集体出逃海外,它将阻拦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真灵陨落过半,即使最终取胜,十二重楼开辟的洞天也会灵气大丧,包括岁月神禁也会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诸多真灵当中,存在一头本命,绝对不能陨落,因为本命真灵死亡,那就意味着洪荒真宝的道消,生机与灵性都会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春晓天内的真灵即是本命,别看这头本命的法力弱,却汇聚着十二重楼的核心传承,它无比重要,决定着大战胜负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让袁河来镇守本命,也就是把胜负压在了袁河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深知自己责任重大,他也有信心守住本命桥,但如果其它廊桥全部防守失败,真灵尽数被杀,那么十二重楼将被迫权衡代价,有极大可能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一场大战,到底打到什么程度才算结束,袁河可预知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十二重楼与九目神灯早就推算过所有可能性,胜负也已经在两件宝贝的博弈里见出了分晓。

        签押多少修士?赢几桥,输几桥?哪一头真灵会陨落?谁逃跑,谁接管东洲?没准十二重楼与九目神灯都已经做了应有安排,战况的持续不过是遵循了它们的安排轨迹,所有应劫修士全都蒙在鼓里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数日,袁河稳坐九泉阵柱,静心祭炼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两座廊桥却战火频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身为三花聚顶的半仙,对手却是刚刚开灵的小妖卒,无论他点到谁,都绝难挡住他一招一式,但斗法毫无观赏性可言,也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比巨人踩踏蝼蚁,他冷酷的一脚脚蹂躏下去,招致妖修们山呼海啸的谩骂,甚至他的弟子们也不会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    观战者的目光普遍集中在第三桥,参战双方旗鼓相当,而且是大规模交战,战事更为精彩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与侠姿最先入桥,但他们不是孤军作战,十二重楼不断摄入新修士,青藤山脉的妖军源源不断进入洞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日下来,集结兵力超过千众,尽数点名入桥,杀的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六修却充耳不闻,他们仅在桥起一刻关注过一次,随后就心无旁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他们成功炼化六丁符,此符本体受损,短期内无法修复,但残力也非同寻常,足够他们防身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已掌控六丁符,战事当可继续!”袁河一拳击出,灭杀一缕魂魄,等待敌手点名入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对方不是傻瓜,一对一都打不赢袁河,谁又会以一敌六呢?

        即使那位金灯皇子索仁也没有入桥勇气,被迫熬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人敢进来呀!”庞敏似有嗤笑:“不如我们挪移出桥,去点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功德积攒不到一定程度,谁也出不了桥!”袁河垂头下望,判断十二重楼会给他增派援兵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果不其然,磐石蛮国外的五指坑处,已有变故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午前辈,我们已经被困在此地五六天,十二重楼迟迟不召唤,走又走不得,难道就这么苦等下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走不得!”尊午真人道:“仅仅是我五派的灵宝不能动而已,你们想走便走,谁也不会阻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尊午前辈说笑了,我等怎么可能舍弃镇山之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在第一条灭真天廊搭建时,五大童子灵宝就被锁在五指坑上,一困数日,起初这几座宗门的修士认为是十二重楼在胁迫他们,逼着他们签押给十二重楼,但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天前,新开了两座廊桥,十二重楼并未召唤他们,反而有三十余位玄胎期弟子被九目神灯看中,签押入桥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霆教主尊午真人也非常纳闷,搞不清十二重楼的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刻,他忽然感应到一股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五指坑是积雷大泽有名的险域,此坑横跨几十里方圆,从高空俯瞰,轮廓呈现手掌形状,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坑底深不可测,充斥阴冥灵气,连接地底幽河,即使以尊午真人的法力,也不能一窥全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灵力是从坑底蹿起,他散开神念追踪过去,赫然发现五指坑内漂浮十二颗闪着光星的微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俱是入微状态,尊午真人只能草作感应,窥视不清楚微尘的真实容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寻思:若是一颗两颗,没甚么特殊,但是共有十二颗,那就大不一样了,十二重楼正是十二之数,或许存在联系!

        尊午真人试图把微尘摄到手上,仔细研究,可不待他施法,这些微尘一股脑钻进古螳派一位修士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那修士已被十二重楼摄走,瞬移到了春晓天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她签押了姓名,五大童子灵宝的镇禁忽然消失,几个宗门的大长老,包括尊午真人在内,又可以像往常一样驱使各自的镇山之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午前辈,这是怎么回事?十二重楼连灵宝也不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尊午真人心想,想必是这样,五大灵宝盘踞在此,仅仅为了摄取微尘,十二重楼看不上他这批修士,连五大灵宝也不在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觉一阵失落,因为他过于高看自己,也感觉一丝愤怒,因为被轻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