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27章 神灯真灵

第227章 神灯真灵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月蛮山上人潮汹涌,所有修士都已经从洞府走出来,仰望廊桥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庭至尊无涯子这么早出战,出乎他们意料,喜悦的同时,也有疑惑盘结心头,无涯子统御东洲,纵横宇内,不逢敌手,但无论他法有多强,却只能镇住一座廊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如今三桥并挂于天,九目神灯共开辟有九大洞天,不久后肯定还有新桥搭建,到底攻破几桥才算取胜,丢失几桥才算失败呢?

        月蛮道庭明明拥有压倒性的优势,但受限于廊桥法则,空有灭敌之力,却不能尽情发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即使无涯子出战,也不能让月蛮山修士涌生必胜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山中到处都是非议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涯道祖为什么不能在三桥同时作战?洪荒真宝也不过是一件宝贝,竟能把无涯道祖困于一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前袁河大发凶威,简直就是无解妖孽,让第一条廊桥变成了送葬场,并连续擒镇两柄月蛮灵宝,接下来无论再派多少人入桥,恐怕下场都只有死路一条,这也导致月蛮山的低阶弟子士气低落,都不敢直面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然希望无涯子能亲自出手,一招打杀袁河,但灭真天廊的法则实在古怪,竟能压制修为,不让无涯子‘以大欺小’,这让他们无比气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洪荒真宝内,每一座洞天都孕有一头真灵,真灵法力强弱,决定着入桥修士的最强修为,所以无涯道祖登不上第一条廊桥,除非他神通强过洪荒真宝,超脱廊桥法则!遗憾的是,他的修行岁月不超过一万载,纵使三花聚顶,距离洪荒真宝也有差距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大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山中有不少精通廊桥法则的弟子,他们不无感叹的说:“我们是以年来衡量道行深浅,在那远古洪荒,修者都以元会来计算,即使刚入门的小弟子,随便吃一颗仙果,喝一杯仙茶,就有比肩妖族的恒久寿元,那时才是修真的峥嵘年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洪荒真宝度过不知多少元会岁月,历经不知多少生死大劫,九目神灯是在庇佑我们月蛮山,绝非被无涯道祖掌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倘若区区一个活了万年的近古修士就能镇压洪荒真宝,那这宝贝就不配冠上‘洪荒’之名,也不配‘先天伴生’的根脚!’当然这番话俱都藏在心里,没人敢讲出来,否则是对无涯道祖的冒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些心声却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自己也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孤矗在桥头,背负双手,闭目沉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寿数比东涯洲的绝大多数妖王都要长,样貌却是一介青年形象,黑发白面,温润尔雅,如果不知底细与他交往,恐怕会把他错认为凡间书生,但他体内实则蕴藏着至强至霸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动如似春风,动则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掐指算来,从通天蛮女步耿英唤你出世,到如今,你共受过十二位真蛮供奉,老夫是第十三位,这些年来,除了受赐你洞天修行,镇住那棵桃树,便再未得过你其它恩惠!老夫以前认为是我们这些后裔资质不够,故而无谁能得你亲睐,不过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转过头,启开双目,望向桥后那座灯火之门,忽然长叹一声:“现在老夫已经顿悟,你根本就不愿意出世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停顿一会儿,灯门却未起丝毫变化,不应也不答,他就仿佛对着一件死物自言自语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出世后,遮蔽不了自身气运,容易被同类捕捉,一旦被同类锁住,重开灭真天廊,你没有必胜的把握,所以你想一直隐遁!但你伴生在九瑶始蛮身侧,她在我蛮族以仁德著称,她的后裔你不会无视,因此才开辟这一方洞天,让吾族安稳繁衍,可你当初为甚么要指引吾族去寻找封真祭坛,执意让吾族开启东涯大祭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解不开这个疑惑,如果不是为了擒拿妖族献祭,他前任的十二位真蛮早就把妖族杀光杀净,剪除后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任妖族留存在东洲,才有今时之局面!倘若把它们连根拔起,不给它们啸聚山林的机会,它们一头妖兵也派不出来,届时无论哪一件宝贝搭建灭真天廊,都要被诛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几近质问的口吻,他希望九目神灯给他一个答案,他道途走到今日并不容易,绝不甘心就此终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世代代,吾族都在主持东涯大祭,但无论哪一次祭祀,都没有得到丝毫回应,吾族甚至不知道祭品都献给了谁!今次大劫开启,老夫身在劫中,却不能无缘无故舍掉这一身道行,你不给老夫一个合理解释,老夫不会去攻打重楼洞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战,纵然十二重楼取胜,无涯子也相信九目神灯一定有逃脱之策,他会奉陪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亲自主持过一次东涯大祭,受赐九目神灯不菲功德,九目神灯不会杀他,所以即使战败,大不了跟着九目神灯浪迹海外,反正死不成,但若他前去攻打重楼洞天,却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抉择,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无涯子闭口不言,静等九目神灯的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让他失望的是,九目神灯始终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十二重楼开始签押姓名,他也未得到哪怕一个字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桥头的功德碑上,浮现出密密麻麻的根脚名,鱼、虾、蟹、蚁、蚊、蜂,一律是群居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涯子不由愣住,抬头远望桥梁的另一端,只见成群结队的小妖重重叠叠积压在一块,数量至少也有上百万,妖气浅薄到几乎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全是刚开灵的小妖,个个脑袋蠢笨,妖法又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放在往常,无涯子动动手指就能把百万喽啰尽数杀绝,但在灭真天廊内,他一次只能点一个名,他单枪匹马,想把对面的喽啰清理干净,没有几十年绝对办不到,因为即使杀完了,以妖族无限的繁衍能力,又可轻松再派几百万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的策略相当明显,无涯子打遍东涯没有敌手,派遣高境妖修与其斗法没有意义,让小喽啰出战才是上策,可以拖延无涯子攻破重楼洞天的速度,给袁河破桥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种局势,无涯子当然也可以征召援兵,但人族修士才有多少人?

        比数量,永远也比不上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如果把己方修士集中在他身边,其它廊桥势必兵力短缺,九目神灯的败亡会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先慢慢清理这些妖畜,等你考虑清楚了,可以随时告知老夫你的想法!”无涯子左右不了九目神灯,决定先行鏖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战事才刚刚开启,他相信九目神灯终会给他一个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