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25章 士气

第225章 士气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出手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战机骤一显露,他即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    步想蓉六修的肉身被他尽数摧毁,再使落星钟祭炼魂魄,打散灵智,不给翻盘留下一点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那头化形的转气蝶妖,虽然助他败敌,但其利用价值一旦丧失,也不会有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胜局奠定以后,袁河回转了九泉阵位。

        盘坐下来,他摊开掌心,趴卧一头寸许长的蝶尸,此蝶又叫‘转气幻真蝶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前并不知道,陪伴蜉寿桃的蝶族是气属妖类,照此推断,跟在蝣岁杏身边的蜂族也应该诞生于自然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蝶蜂具备这种根脚并不算稀奇,昔年它们被诸猿从蜉蝣族换来,不止承担着守护桃杏的重任,日常还要采粉育果,如果不携带自然精华之力,自是无从办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数日前袁河在青腾山的地洪泉内得到一批露气红栀花,今时又得一具蝶尸,修炼《万象镇劫身》所需的十二种气属真血已经收集过半,或许很快就能收集圆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廊桥之战于他是一种劫数,也是一种机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前所遇的任何一位对手都出自名门,携带的重宝也多不胜数,他判断不止能从战利品中找到合适的气属真血,即使他的本名法宝彼岸屋也能祭炼大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道友,这头蝶妖的幻术能把我们全部迷惑,妖法防不胜防,镇压起来为我们所用,岂不更好?”巴髯客见袁河逼出蝶妖魂魄,像是要灭杀,觉得惋惜,便提了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己方有了九泉引魂阵,倘若再配合一道幻阵,那就是双重杀机,到时谁入桥谁倒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另有考虑,他刚才驱使蜂巢控制蝶虫,仅是打了蝶虫一个措手不及,它畏惧蜂巢妖气,本能听从袁河命令,反噬其主步想蓉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不杀它,等它缓过神,察觉到蜂巢已死,那么它会对袁河发起反扑,毕竟它签押给了九目神灯,落在袁河手上,左右都是死,不如与袁河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布置幻阵未必需要蝶妖,灵宝也可以!”袁河翻手托出一根金色丝带,正是步想蓉携带的通天绫:“我有法子炼化这灵宝,效果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一柄月蛮灵宝!”巴髯客大喜:“好,好,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真心觉得袁河多一柄灵宝防身,是大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感觉相当奇怪,别人抢到重宝,他竟然由衷替别人高兴,偏偏自己还没有染指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叫他与袁河命悬一线呢!

        要活大家一块活,要死大家一块死,再自私的修士,面对这种处境,也不得不变的无私!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开战之前,巴髯客并没有取胜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敌强我弱,双方的整体力量是失衡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巴髯客胡乱瞎猜,而是基于现实做出的推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常年在世间闯荡,漂泊红尘,对诸国诸派的情况都有耳闻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涯洲的最强势力全部位于月蛮山,那山中共有一庭八教,隶属真人道场,纵横天下,统御众生,但凡碰上这些教门的弟子,他历来是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心有仰慕,因为月蛮山上有仙桃树,树生三千枝,天枝结出的果子,吞服一颗就能享寿万载,绝对算得上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有桃树存在,东涯洲的朝贡之路才能开辟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月蛮山以下,有七座蛮国与十四座仙盟称尊,这些势力普遍有朝元期老怪执掌,同时祭炼有月蛮灵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化外野修,也不会对这些名门大派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世间没有长盛不衰的基业,连真人都能陨亡,王国与教派自然也会覆灭,现今这些势力,俱都经历过起起落落的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无论怎么变,只要追逐长生的执念不消失,他们都会心甘情愿给月蛮山上贡,并俯首帖耳奉命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可以笃定,这位大势力无一例外都会签押给九目神灯,也就是说,东涯洲内拥有统御力的高境界修士,都将充当九目神灯的马前卒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部分强者被胁迫,数量也不会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己方能够征召的兵源,要么是妖怪,要么是亡命野修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场大战,怎么算,都怎么输!

        入桥之前,巴髯客对战事抱有悲观,即使首战干净利落灭杀玉箓门弟子,也仅仅是提升他些许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第二场斗法结束后,巴髯客的观念开始转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受限于灭真天廊的独特法则,己方具备以弱胜强的机会,只要袁河能一路碾压,守住这一座廊桥,他们最终就能迎来胜利的曙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曙光就在袁河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似乎具备提振士气的天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青黎长河的栖侠洞时,他就把这个特点展现的淋漓尽致,但凡与他相交的妖怪,无不是对他推崇信赖。

        庞敏的信赖心尤为强烈:“妖奴全是爪牙,随时会反噬,留着也是祸害,袁师杀它再好不过!”其实她此刻也已经有了‘爪牙’风范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战袁河需要引魂阵配合,才能速战速决,但是这一战,袁河完全是靠一己之力灭掉六修。

        杀人如斩草,袁河完美诠释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庞敏也赫然发现,跟随袁河作战,竟能如此轻松稳当,那将来不管恶斗多少场,她都没什么可担忧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压力就此消散,她展颜发笑,垂头鸟瞰大地,黑压压全是观战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不当紧,好家伙,万众欢呼啊,都在蓄积妖气朝天吆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那一头擎天莽牛,身躯宛如山峰一样,牛头那根独角就有数丈长度,这显然是一尊妖王,口中不断重复一个字:“杀!杀!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十丈大的鹰妖、猿妖、象妖不下百头,全在昂着脑袋观摩廊桥,小妖数量更是无数无计,她忍不住问:“袁师,地面这些妖族同道,能不能看见你痛击人贼?”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能不能看见‘她’,她变作僵尸之前是普通凡女,与同伴萧念仁、何又威、古见柔相比,当属她的虚荣心最强,做梦都想出妖头地,名震天下,想不到一夜之间就已经实现梦想,这可比她修为进阶时,更让她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止能看见,桥中旦有丝毫响动,他们也能听见!”巴髯客手上拿着一颗血光星斗,这是袁河赠送给他的魂器,让他找出六丁符的御宝诀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要迎战,他没有机会炼化,此时战事告一段落,袁河擒镇步想蓉六修魂魄,赢得了宝贵的休战时机,他即刻展开搜魂,早一刻把六丁符驱使起来,处境才能更安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从魂中得知灭真天廊的幻相玄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庞敏一听,登时不再吭声,整了整道袍,开始正襟危坐,但她只是一介僵尸,相貌丑陋,地面的同道们,无谁仰慕她,目光全在袁河这头泼猴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瞧见我们?”钟貂儿随之接上话,自言自语:“那我老师在不在下面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置身桥中,视线保持常态,地面的妖族实在太多,钟貂儿根本找不到老师侠姿站在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一会儿,转问袁河:“师祖,老师将来会不会入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!十二重楼摄谁进来,谁才能进来!”袁河已经收起蝶尸,他把六个神魂悬摆在面前,诛灭其中一个,对方才能继续点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一点不着急,等巴髯客修成御宝诀,掌控了六丁符,再开战也不迟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两场战役,他已经掌握了主动权,接下来如何斗法,他可游刃有余的应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