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24章 通天绫

第224章 通天绫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参悟不了蝶影奥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战刚刚落幕,尚未获得喘息机会,敌手已经再一次降临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玉箓门弟子携带月蛮灵宝入桥,看似可以一锤定音,拔得头筹,实则是十八修士中最弱的六个,仅仅是试探袁河的诱饵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早有预判,对方的参战者只会越来越强,局势会越来越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这一次,他还能摧枯拉朽般取胜吗?

        点名一刻,六位新对手齐齐消失在桥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入桥的一霎那,天地蓦生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不见敌手踪迹,也感应不到杀机潜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时已经坠入到一幕幻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殷红的廊桥不知所踪,眼前的环境被青山绿水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已经与这山川融为一体,极目前方,天地蛮野,气吞天穹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侧处,有五指铸造成峰,巍峨盘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峰上花果斗艳,香溢欲滴,成群猿猴翻滚跳跃,啼叫不止,声如潮水灌入他长耳,闻之心神惧震,别有一股魂牵梦绕的亲切感。

        猿血也随着颤鸣,好比婴儿回归母体,远行的游子回归故乡,让他抑制不住的情感迸发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导致了他的迷失。

        祖乡悠悠,另他怆然泪下,情不自禁沉浸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肉身已然入定,目光迷离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五位战友也与他没什么两样,在幻境骤起之时,俱都失魂丧魄,浑若木偶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万般道法,一法还比一法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克制不住,就要被毁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神通再强,也奈何不了我的通天追古幻术!出手罢,诸位,机不可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对敌的六修,游走于幻术之外,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首那位高挑女修忽然下达进攻命令,她一袭黄衫,蒙着面纱,整个人仿佛缩在云雾里,难以窥视其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桥头的功德碑上,浮现着她的名字,步想蓉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天蛮国的王族为步姓,她是此国定鼎以来最快驯服转气蝶的后裔,蝶巢曾经陨落过,正是此国的开国之祖复活了蝶巢,执掌九目神灯时间最长的修者也是出自这一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无花圣祖崛起的年月,通天修士威震东涯,当其时,世间只闻天蛮之名,而不知其他蛮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通天蛮国达到极盛,但盛极而衰,诸路蛮族合力击垮了他们的统治,订立轮流执掌九目神灯的规矩,现今传到金灯国。

        步想蓉身为通天嫡传后裔,对国中历史了解极深,她自幼也被族中长辈教导,如果昔年诸蛮不反叛,一直支持通天蛮族对东涯洲的统御,或许今天这场大战根本就不必打。

        以通天蛮血的正统传承,兼有绝世天姿,高出众生,只要世代安享国祚,终会诞生三花之上的至强者,当可找出诸猿残留的真宝余孽,并摧毁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打破天地枷锁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命运如斯,自无花圣祖覆灭以后,妖族分崩离析,再无反抗之力,诸蛮顺利掌控东涯,也再无威胁来袭。

        外患去后,通天蛮国不幸成了标靶,金灯、天水、磐石、拜火、五雷、飞霜六大蛮族群起围攻,导致通天蛮族就此没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通天后裔无有一日不想着复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步想蓉资质绝伦,也雌心万丈,今次入桥作战,当属她求战之心最为热烈,若以雷霆手段击毙凶猿,便可重振天蛮神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战,她不止带上了自幼相伴的妖宠转气蝶,还有其族世代供奉的灵宝通天金绫,传闻此绫并非蛮族祖器,威能与古螳派镇山之宝金莲瓮颇为相似,专为驾驭虫族,对转气蝶的辅助作用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物配合相得益彰,即使修为进阶到紫府期,若无相克之宝护身,也休想挣脱幻境禁锢。

        步想蓉自结丹以来,多次借助通天绫与转气蝶越阶困杀妖王,这也给她增添莫大信心,诛灭袁河应该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猿族复兴的巨轮已经滚动起来,她此刻身处轮下,到底是力挽狂澜,还是螳臂挡车呢?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就能见出分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语落罢,狙杀即刻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身侧站着一位阴柔青年,此人是月蛮山沧溟派弟子,专修冥道真法,入桥只为克制九泉引魂阵,并非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三位面目阴沉的老者,才是绝杀的执行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体外结有淡淡血气,一看就是久经杀伐之辈,过去死在他们手上的修士不低于万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诛灭生灵过多,会有煞气缠绕,结成气旋笼罩其身,倘若修为差点,一旦被这种修士近身,仅仅气旋压迫,就能致使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段时间袁河尾随朱烟客前往浩原城外的铁杉荒林,偷袭野修申老怪申不归,曾抢到一柄天骷真煞旗,此旗是用生魂炼制,从而凝结真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三位老者,完全是辣手屠夫,天然汇聚煞力,他们听到步想蓉下令,当机立断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他们并不敢靠近九泉祭柱,袁河的威慑力太强,导致他们谨小慎微。

        廊桥有上百里的长度,他们先以飞剑远攻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途中并未遭遇拦截,这说明袁河六修仍旧迷失在幻术里,但九泉柱上根本没有人影,袁河六修是入微状态,虽说步想蓉能感应到对方踪迹,却无法迫出原形,相隔距离这么远,飞剑无法实施精准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犹豫片刻,决定近身施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不待他们移动,九泉柱上的袁河已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头颇多吃惊,寻思:‘这幻术极是霸道,竟能直击血脉本源,无论是哪一种根脚,只要被扯入幻境内,都要被迷惑,坠入其族的远古起源内不可自拔,若非我早就炼化了蜂巢,替我驱散幻力,怕是怎么死都不会知道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昔年他以化缘参气祭炼蜂巢,早与他血骨相连,幻力灌入肉身后,触发了蜂巢的自动护主,从而帮助他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蜂巢作用绝不仅仅是克制幻术,对方以虫族施法,那是打错了如意算盘,谁驱使妖虫,谁必受其反噬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翻动掌心,蜂巢一经运转,步想蓉顿有反应,慌忙扭头一看,只见肩头的转气蝶目生紫晕,冷森森凝望着她,嗡嗡煽了一下翅膀,带起一阵妖风,扑面向她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孽畜,你敢反……”她话音到此,戛然而止,忽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天地幻境已经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    稍有一点失神,她竟被自己的妖宠给暗算,廊桥已经消失在她视线内,她重蹈了袁河的覆辙,但是很不幸,她无法像袁河一样片刻间就能恢复神智。

        倒霉者不止她一人,她的几位同伴都在同一时间中了转气蝶的幻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攻势自然无法持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蜂巢的磅礴妖气还在不停外散,逐渐笼罩了九泉阵位,五位主阵者随之苏醒,远眺一看,无不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方才缓过神,尚未搞清对方施了什么法术,却发现袁河已经飞扑到廊桥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    惊雷臂的雷光一闪而过,九泉阵力重新穿透,对方的五位修士同时出窍,神魂被袁河一网擒拿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过一次斗法经验,袁河对灭真天廊已经有了更深的认知,为了更主动的掌控战局,他决定先抓住,再一个个诛灭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逼迫对方孤军作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