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21章 灵宝也是墙头草

第221章 灵宝也是墙头草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自有他的能力,也有他的非凡运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他穿越到这一方天地,变数已经形成,天机已经不可测,谁也捕捉不了他的虚实,更不能拿他布置谋局,谁敢把他当棋子,谁就要承受他的反噬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受了太多前世影响,导致他先入为主,认为神、仙、妖、魔纵横天地、统御万灵,都有推过去、算未来的逆天法力,每发动一次劫数,他便无法挣脱,想当然觉得他也要迎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低估了自己,实质上他不在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帘门内,细雨淅沥飘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雨帘,可以望见灭真天廊的全貌,以及廊桥另一端的修士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什么时候点名开战,已方尽可知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门禁制玄妙,可以透视天外,但天外生灵却无法一窥门内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盘坐于门前,巴髯客与庞敏立在他身后,钟貂儿、袁芝、袁玄趴卧他脚前,俱在打量玉箓门六修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洞天内一个月,天外才只有一日,那六位修士说几句话,我们就要等待一柱香!”巴髯客在承受着煎熬,不止是即将开战的焦虑,也有对未来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结丹成功后,仅仅延长了三百岁的寿数,但‘春晓天’的岁月流逝快了三十倍,如果他能安逸在此修行,倒也无妨,这对他是一场机缘,可惜战祸降临,他须把精力全部用于备战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外十年,天内三百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他没有死在廊桥上,也极可能在‘春晓天’内,在煎熬中耗空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对方真被玉箓门赐下了六丁偃月符,我们几乎没有胜算。”巴髯客越想越愁,甚至有些心乱如麻,他原本是一个相当乐观的修者,但是面对万古宗门的镇山之宝,他不自觉萌生了消极心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战根本没法打,他摇摇头:“反正老道毫无信心,单独一张偃月符,就能正面抵御紫府修士的攻击,他们一口气派遣六位弟子,这说明六张神符会同时祭用,一旦联起手来,诛杀我们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涨他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!”庞敏瞪他一眼:“袁天师打杀你们这些人贼,就如斩草一样轻松,别说他们六个联手,就算是六十个,想赢袁天师也不容易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故意拍马屁,现在这种局势,她只有坚定不移效忠袁河,等到了廊桥上,才会得到袁河的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说:“巴髯道友与我们并肩战斗,你不要再一口一个人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庞敏赶忙拱拱手:“属下记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对巴髯客没有偏见,她自己又何尝不害怕呢?对方的六个修士肯定都是金丹期修为,即使不携带六丁偃月符,也拥有压倒性的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战非打不可,避无可避,害怕没有意义,如果丧失了斗志,只会死的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缓和了语气,又对巴髯客说:“咱们六个修士,唯独你与袁天师修为相当,战斗开启以后,你须全力辅助袁天师,假如你不战自溃,非但你自己活不成,也会拖累袁天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道理很正确,众志成城才有活路,各自为战、自哀自怜必死无疑!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立时收敛愁容,洒然笑了起来:“老道活了两百多岁,心胸竟然比不上庞道友一介女流,实在是惭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看袁河,请示说:“还请袁道友吩咐罢,此战到底该怎么打,老道一切唯你马首是瞻,无论你交代任何行动,老道拼死也会完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作用确实重要,己方的六个修士,庞敏、钟貂儿、袁芝、袁玄难挡对方一招一式,只有他能给予袁河一定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类似这种残酷战局,出手必尽全力,杀手锏不能有丝毫保留,玉箓门弟子头顶偃月符出战,正是为了防备袁河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当然也会这么做,他须直接使用落星钟,镇压六丁偃月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托出两颗星斗,抛给巴髯客,这是他以卫冲与鲁乔的本命飞剑炼制而成的星器,一颗是‘暗霞星’,另一颗是‘绽阳星’,全有瞬发之威,一旦对方失去月蛮灵宝的保护,就要迎接这两颗星的绝杀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交战行动安排完毕,玉箓门六修也走去了桥头的功德碑,开始点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功德碑只有一座,但显示了双方签押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六修的首领是一位身材魁伟的长眉老者,他道号怀虚子,盯住了袁河之名,法力骤一相触,肉身已经到了廊桥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名一刻,袁河的入微体也陷入模糊状态,瞬间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出现时,袁河已经站在一座直径数里的空中浮桥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苍天在上,广袤无垠。

        桥身实为云雾凝结,几乎透明,可以俯瞰大地,黑压压蝼蚁一样的人群都在仰头观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看不见袁河的入微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怀虚子是首战主力,即使他平常恬淡寡欲,今次遇上这般惊天动地、万众瞩目的斗法,也情不自禁涌出了热血豪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打赢这一仗,天下将无谁不知其名,也无谁不知其威!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张口施法,头顶那张淡黄色的符箓光芒大盛,刹时幻化一轮耀眼弯月,足足数丈的高度,直接淹没他的肉身,人月就此合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又凌空一遁,悬浮到袁河上空,月身突闪光波,扩散一照,袁河已然现出原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袁河头上同样挂着一轮弯月,虽然体积小了数倍,但光芒犹如彩霞,看去晶莹奇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彩月扶摇直上,‘铿!’,狠狠撞向月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仅此一击,怀虚子的惨叫声就已响了起来:“这是什么神通,竟然能够穿透六丁符摄炼我的肉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怀虚子藏在月中,本以为防御坚不可摧,谁知照面一刻,即被袁河破了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显觉察到六丁符的联系被斩断,肉身也在同一时间被炼化,发疯一样挣扎,但他头颅刚刚冲出月身,就此被锁住,再不能动弹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奇怪一幕让观战者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弯月内露出一颗头颅,惊恐万分的大叫,也才叫了两三声,头颅开始附燃一层火焰,汹汹灼烧,眨眼就被焚杀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月下的袁河甚至都没有抬头张望一眼,他此刻泰然自若的矗立桥面,杀掉怀虚子对他来讲,仿佛是轻描淡写的诛杀一介凡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斗法激烈且短暂,怀虚子陨亡之时,玉箓门的其余五名修士方才完成点名,陆续降临在灭真天廊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是什么情况啊,怀虚子师兄可是玉箓门最厉害的金丹期弟子,怎么可能一招就被诛灭?

        这怀虚子立功心切,想一招瞬杀袁河,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,如果他能稍等片刻,等五位师弟师妹降临后联合施法,他绝对不会死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道友,真是好本事!”巴髯客见袁河如此骁勇,士气陡然大振:“六丁符是月蛮灵宝,它能够被抢夺,为我们所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六丁符可是防御至宝,一旦占为己有,那么己方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此符被元神真人使用真血祭炼过,我们驾驭不了!”袁河是以落星钟镇压了六丁符,此符一旦脱离星月,就会被玉箓门五修重新召唤回去,留着是后患,他必须直接抹杀,炼制为星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不等他施法,此符像是有了感应,摇身变回原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张玉质的符箓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咔嚓!’一声,符面裂开条条细纹,滴滴殷红的真血从纹络内渗出,它竟然自行重创了符体,摆脱元神真人的控制,并想以此换来袁河的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易见,月蛮灵宝也是欺软怕硬的东西,与墙头草没甚么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一幕却引发一场海啸般的怒吼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青黎长河中部的一座擎天山峰,玉箓门的数万修士盘踞山巅的道场上,望见六丁符受伤,都以为它是被袁河摧毁,尽数失控:“胆大包天的凶猴,竟敢毁掉吾派镇山之宝,吾派与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绝对是冤枉了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大的冤枉还在后边,六丁偃月符共有六张,虽然可以分开使用,但相互间却拥有同一灵性,其中一张背叛,其余五张也不会继续效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