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19章 法则之下

第219章 法则之下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重楼是人教至宝,今次被妖冥两族召唤出世,即使最终打胜,也难免会被人族修士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在大战中积累一定功德,‘重楼洞天’会给予妖冥两族绝对的栖居庇护,无论将来人族势力有多强,都不敢驱逐与暗害拥有功德在身的外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功德就是一道气运,也是保命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是指打赢后的大好局面,妖冥两族再不必东躲西藏,也不用担心东涯大祭,他们可以安稳栖居在‘重楼洞天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万一打输了……根据释心颜掌握的情况,打输意味着十二重楼会被摧毁,妖冥两族要被连根拔起,彻底抹灭于东涯洲,她也几乎不存在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一线生机是借助另一件洪荒真宝,趁着九目神灯诛杀十二重楼的间隙,逃出东涯洲,而目前已知的洪荒真宝只有落星钟,于是袁河的作用就显得至关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在开战之前联络袁河,并愿意毫无保留实施帮助,原因就出在这儿,但她心里也清楚,袁河修为实在太低,无法释放落星钟的最强神通,假如局势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落星钟也未必管用,她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,晚辈想和老师说句话,你能否帮忙施法?”侠姿赶赴积雷大泽仅仅是为了寻找袁河,其余诸事对她都无关紧要,她并没有释心颜的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所寻找并非一头长耳青猿,而是一份怀念与寄托,她渴望陪着袁河再回大河,回到老家栖侠洞,仍旧像两百年前相处那样,让袁河教她搭建宫殿、辨认河珍,然后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时光逝去永不回,她所幻想的未来已经不会再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不要打扰他为好,且让他安心备战罢!”释心颜没有满足她的请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我老师,我是他弟子,既然让我们重逢,理应拜见他。”侠姿忽然虚空跪倒,恳求说:“还望婆婆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暗叹起来,她本想单独来找袁河,但侠姿执意跟随,她不便驱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头小妖陪在星尧子身边的时间太长,一身妖术也是星尧子传授,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她已经被星尧子控制,无论她讲的任何言语,都会被星尧子捕捉,所以释心颜不能让她与袁河讲话:“当初袁师把你留在大河,你原本就不该出来,恕老身直言,你与袁师说多错多,甚至会导致你们师徒产生间隙,老身也是为你好,暂时不要接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不想见我吗?”侠姿忽觉一阵伤感,她早就修炼了《易形术》,已经有了人躯,一身肌肤透着紫纹,让她尽显妖异,语气却透着纯粹:“栖侠洞没有老师,那便不是栖侠洞,我当年离开大河,远赴这一方大泽,只不过是想找老师回家,并不是故意不遵从他的吩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显然没有听懂释心颜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偏又无法明言,否则星尧子会在战后对付她,她正欲继续推脱,灭真天廊突发了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批签押九目神灯的修士名字浮现了出来,数量并不多,共有十八位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开战了!”释心颜挥挥手:“咱们先离开,等首战结束,老身再替你与袁师联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也注意到天廊变化,她早前只听说了有关天廊的只言片语,却是没有搞清楚斗法的规则,判断袁河要被这十八位修士围攻:“婆婆早前对晚辈讲过,在灭真天廊内,紫府期的老怪物进不去,但即使十八位金丹期修士,我老师也双拳难敌四手,恐怕抵御不住,到底什么时候晚辈才能签押给‘重楼洞天’,帮助我老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也曾找星尧子提过相同的问题,却没有得到详细解答,因为没有必要,等到战斗爆发以后,只要观摩一次战事,就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见侠姿忧心极重,不忍她再受煎熬,便简要讲述了有关灭真天廊的玄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觉得对方人数多,袁师就一定会吃亏,不是这样的!别说他们有十八个,就算有一万八千个,如果策略失当,也没有办法对袁师展开围攻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天地法则的干预。

        洪荒真宝是先天伴生之物,它们诞生在这一方天地的法则当中,因此它们的斗法要被天地法则约束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有生、也有灭,但洪荒真宝只能生于这天地,而无法灭掉这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两件、三件或者数件洪荒真宝展开斗法,必定要被法则锁住,防止它们的威力破坏这一方天地的运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洪荒时代的九州分离,东洲崩溃,那显而易见不是洪荒真宝造成,而是神通超脱天地法则的至强修者所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灭真天廊,形为廊桥,意为结界!”释心颜手指过去:“这结界连通了九目神灯与十二重楼的洞天入口,让它们丧失了防御力,普通修士也能对它们造成伤害,同时无法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自毁真躯,这是被天地法则约束所致!因此这一场大战,它们只能通过签押修士进行斗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法则之下,只有一方能够存活,甚至是双方生灵尽数死绝,他们不可能共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斗法的输赢取决于谁先攻克对方的入口,而想潜进入口,必须先把对方的洞天气运全部抢走,气运则集中在签押的名字上,目前我方签押六个修士,对方签押十八个修士,那么此刻的灭真天廊两端,一共凝结了二十四道气运,点名后即可展开斗法,每抹掉一个名字,气运就要转移一次,名字全部抹除,对方门户大开,败势就会显露!”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忙问:“点名是怎么点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名字显示在桥头,任何人都可以选名,同时也要被选!”释心颜道:“但灭真天廊有它的运转规则,点名一刻,双方瞬时就要被摄入天廊内,这两个名字也会消失在桥头上,无法再被点到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对方最多出战六位修士,他们只有杀掉除袁师外的其余五位战友,才可能对袁师形成围攻局面,假如他们没有能耐杀掉我方的任何一位修士,反而被杀,那么我方就能占据主动,以六围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徒弟貂儿才刚刚开灵,万一首战就被金丹修士点到,岂不是必死无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貂儿被对方的金丹修士盯上,袁师也能锁住对方的炼气期小辈,到时四个全都进入廊桥,袁师不会看着徒孙被欺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入桥会有时间差,但只要袁河施法快,就一定能保住貂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,修为越低,携带的气运就越少,高境修士为了多拿功德,往往不会点名低境修士,因为杀掉一百个妖卒,功德不如杀死一个妖师,他们只有积累一定功德,才能豁免出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功德决定了战后的赏赐,同时决定着豁免出战的次数,打一次与打一百次,危险程度是大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侠姿到此才算听明白斗法规则,但仍有一个疑问,这场大战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:“那九目神灯到底汇聚了多少气运,它能召唤多少修士签押?”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也给不出答案:“这谁也不知道,反正它会不断摄入新修士参战,等它什么时候丧失了签押修士的能力,那就意味着它的气运已经被我们掠夺一空!”

        灭真天廊的战斗法则就是这样,双方点名,然后被摄入结界内拼斗,一轮接一轮厮杀下去,直至对方气运被抢光,这场大战才能落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