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11章 火舞金睛

第211章 火舞金睛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决定暂避锋芒,身形一闪,已然入微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退之时,途径李敬之夫妇与巴髯客旁边,抬手打出一缕妖气,刚刚把这三人藏匿行迹,那尊罗汉尸骸忽然睁开双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瞳孔与素慧尼姑一样都是纯金色泽,这想必是金戈族的特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族有象地功,吾族有方寸识,即使你修至入微无象,也难逃吾族锁定!”罗汉尸骸张口说话,但这声音却来自素慧:“变!”

        立地缩形!

        不止这具尸骸,附近的泉井与祭柱,柱中镇禁的露水木鱼,尽数化为微状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凝神望去,发现此人已能窥视他的踪影,却并未对他发起追杀,尸骸挣扎晃动,仍旧受制于木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扬手一抛,掌中星月射飞过去,试图摄炼尸骸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那尸骸的双眼内顿起金光火浪,两个眼眶仿佛在剧烈燃烧,‘呼’的一声,金火结成两根纤细光柱,劲射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狠狠撞在星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物骤一相触,就此悬滞于半空,捉对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星月乃是落星钟所化,品质凌驾于世间诸宝之上,但袁河法力不够深厚,难以释放它的终极威能,片刻已经显露败相,被金火欺入月身,结成一层火圈,牢牢镇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神通叫‘火舞金睛’,本是吾族无上佛法,若非你得了木鱼佛识灌体,我的金睛照你一下,必叫你化成一堆尸灰!须知灌体时效极短,等佛识离你而去,你必死无疑,还不滚?”

        素慧一副成竹在胸的口气,实则已经涌起轩然大波,心想这‘灵月’到底是什么宝贝,竟然能抵御金身罗汉本体施展的‘火舞金睛术’,简直是匪夷所思!难道‘灵月’品阶比露水木鱼还强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自幼精修佛道,肉身的每一个部位都被佛识祭炼过,早前她摘取的心脏,本是‘血佛再生识’的秘功,能让她神魂暂时夺舍金身罗汉,她此刻已经与金身罗汉合一,但即使如此,她面对‘灵月’,也竟没有胜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具金身罗汉生前的修为评估不出,但佛修法力体现在佛识上,他昔年与露水木鱼的原主人斗法时,所修佛识几乎崩溃,即使尸骸保持完整,残存法力也超不过紫府期。

        素慧附身金身罗汉施展‘火舞金睛’,却摧毁不了‘灵月’,那就无法杀死袁河,故而她希望骇走袁河,让这猴头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假如袁河执意不走,却也无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才不仅摘走心脏,肉身也融入到祭阵内,这是另一种‘供养识’的秘功,不消片刻,她的祭阵就能锁住露水红鱼,彻底脱离镇压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袁河的灌体佛识也会消失,以其金丹期的孬弱修为,即使拥有‘灵月’护身,也该挡不住金身罗汉的打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她仍旧没有脱困!’袁河此时已经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素慧尼姑摆脱不了露水红鱼,那么袁河处境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判断素慧的心脏内融合了神魂,这尼姑是以神魂驾驭金身罗汉,或许诛魂宝会有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召出彼岸屋,他化屋为鼓,以鸿尘相实施第二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岂知鼓声刚刚奏响,那金身罗汉微微张口,念诵阵阵梵音,音如气箭,轻而易举洞穿音波,径直扎向鼓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鼓声消退,重归为屋形,袁河登时愣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这猴头是不是迷糊了,竟然拿冥宝与我斗法?”素慧面露讥讽:“难道你不知佛门神通专克冥族吗,就算那冥界大帝,碰见吾族佛陀,也只有下跪的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倒不是吹捧,天地万物,还真是一物降一物,也一族降一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彼岸屋无功而返,准备把紫府修士卫冲与鲁乔的法宝星斗取出,这两颗星斗是他身上现在唯一能伤害到金身罗汉的宝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等他有所行动,忽觉背后的红阳似有坠落征兆,灌体难以为继了,一旦佛识离体而走,落星钟肯定要溃败于‘火舞金睛’的攻击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不能久留了。”袁河已有退避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一捞,收回星月,在红阳消失前,他要冲出这座地洪泉。

        素慧尼姑见其要走,并不加阻拦,免得节外生枝,纵然明知‘灵月’是件重宝,却无染指之心,一尊金身罗汉的衣钵与露水红鱼,已经足够她受惠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绝难想到,袁河身上藏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其中一件足以致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咔嚓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额前的号角上,忽然蹿起一团雷花,化作一头蓝肤幼童,跳到袁河肩膀,双臂朝前探了探,抛出两条雷光锁链,一下缠住红阳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当年在枫柏海雷元挂角后,这幼童仅仅苏醒过一回,袁河为了修炼‘雷元通气芝’真灵印,要采集它真血,它半不情愿吐给袁河几口芝髓液,尔后常年挂在角上,就宛如死物一样,今天也不知出了什么状况,它主动脱离了号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锁住红阳后,它朝袁河叽叽喳喳叫唤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!”袁河给了它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顿显欣喜,揪着雷链一拽,拉到跟前,张嘴猛吸,竟是一口把红阳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拍拍肚皮,显得意犹未尽,又急忙转过身,直勾勾盯住露水红鱼,双脚踩肩一弹,飞到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幼童法体呼呼急转,变幻为一根雷红相间的棒槌,隔空轻轻一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祭阵中那柄露水红鱼,似是被狠狠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铿!’

        整个鱼身颤抖不止,仿佛平地响起一声炸雷,雷音顺着鱼孔蜂拥而出,潮水般向外扩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惊蛰雷音……”素慧尼姑言止于此,雷音已经冲击到金身罗汉上,拘着她的神魂掠出体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鸿尘冥音拿她没有办法,但佛音专克她,露水红鱼是一件配套宝物,另一半的敲击灵槌正好是雷元芝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魂一旦脱离金身罗汉,她算是穷途末路,袁河没有错失灵机,掌中星月即刻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被星月镇住,祭阵也停止运转,三十余根祭柱内的触手纷纷溃散,半空那根棒槌恢复幼童模样,兴致冲冲扑向露水红鱼,嘴巴大张,显然是要去吞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露水红鱼似乎早有准备,鱼孔忽然渗入一团红芒,隔空摄去李敬之与白弗上空,一下吸到跟前,碰巧阻挡了幼童释放的雷链,尔后拘着这对夫妇回落泉井,就此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袁河方才杀掉素慧神魂,扭头一看,幼童正趴在井口大声叫唤,到嘴的肥肉飞跑了,它极不甘心,一步蹦到袁河脚下,开始揪着道袍诉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