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06章 一日为师

第206章 一日为师

        白城妖王一指点在胡悲雪眉心,施法极快,片刻已有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悲雪只觉一股冷流在体内游走一遍,骤起骤落,手指随之脱离面门,她虚脱般瘫在白城妖王脚下,这完全是惊吓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据她所知,这世间的搜魂搜识之术,但凡用在自己身上,重则毙命当场,最轻也会坏了修行根基,可她并未察觉到任何异状,也不知是否会留下后患,故而畏惧难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终究是这样的下场。”白城妖王闭目回味胡悲雪所经历的一幕幕画面,寥发了一句感叹:“他们早已经死绝了,不可能有谁活下来,我期望越大,失望只会越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绝了?他们是谁?胡悲雪心有疑惑,却听老祖宗不是在对自己讲话,也就没敢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起来!”白城妖王收敛心绪,恢复了他冷若坚冰的常态,垂头下望:“你胆子这般小,老祖我都提不起栽培你的兴致,不过你能替老祖办妥一件差事,仍有得造化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老祖失望了。”胡悲雪慌忙跪叩,红着脸说:“别说一件差,就是一千一万件,孩儿也愿意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座桥,是吾族之物,如果我没有料错,它应该还在幽山鬼府里边,你须再去一趟,找到那座桥,送一个信物给它。”白城妖王袖袍一抖,悬出一根似杵似鞭的宝贝,这宝贝上结满白纸片,纸呈符形,他摘下一张,捏在指尖祭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宗,幽山鬼府像是被入微了,孩儿目前已经恢复本体,非但进不去,找也找不到。”胡悲雪愿意办差,但这差事严重超出她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猴头的入微法术仅仅学了皮毛,老祖我随手即破。”白城妖王弹了弹手指,把白纸片贴在胡悲雪额前,骤一接触,立刻融身于无形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哭丧符,把你法力注入符中,能助你平安赶路,到了幽山鬼府,也可迫使鬼府显出原形,你也不用寻找那座桥,它感应到符力会主动接引你,只要它摄走了这张符,你的差事就算办完,届时留在它身边,它会给你一番造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悲雪听的一阵迷糊,也不知老祖宗在打什么哑谜,她自然也不敢询问,专心办差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祖宗,孩儿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,去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悲雪遵照吩咐,把妖力送入哭丧符,肉身‘呼’的下坠,竟是融入大地,她明显察觉到,心念一动,便可随意地遁,她忍不住惊呼:“这符真是神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休要聒噪!”白城妖王又一甩袖,她已经远在百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她走后,白城妖王离开云床,似她一样钻地遁行,身影再出现时,已经脱离白城道场,站在一座山谷的入口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入口的两侧皆有巨石横亘,这就是栖侠府的东部门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城妖王朝里张望一会儿,藏匿行踪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谷中绿意盎然,林木茂盛,随处可见猿儿奔跑嬉游,猴儿爬石攀藤,白城妖王在栖侠府找了一个遍,终在一座楼阁外发现萧念仁与古见柔,他二话不说擒拿两妖,攥在手上就要离去,忽听一声炸雷般的吼叫传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你个刁尸,又来冒犯我家领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团霞光从阁中飞出来,落在白城妖王出没的位置,竟是一头骷髅怪物,它浑身上下都是晶莹宝玉,双手举着一把丈许高的大伞,不由分说朝地猛砸:“刁尸看打!我劈死你,劈死你,劈你个七窍冒烟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如同没头苍蝇一样,不停的原地打转,一边转,一边砸伞,直砸的地陷三四丈,他才忽然停住,抬手挠起脑门:“咦?刁尸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城妖王就在他身侧,静静凝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目中浮露哀色:“撑伞童子,你现在也变成了尸,以后我们就是同族了,不要再喊打喊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在这!”骷髅怪物扭过头,恶狠狠扑过来,举伞又砸,结果太过使力,大伞啪!的断为两截。

        骷髅怪物登时一怔,忽然蹲坐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:“老爷啊,我把你的伞弄坏了,这可如何是好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它哭,白城妖王顿觉一股凄意涌在心间,这伞只是纪念品而已,心想晓楼老爷真就死了吗,他虽是最晚封圣,但那上御天眷,尽归他一个,连他都躲不过那场大劫,我家帝君怕是无谁能够幸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孤自长叹,转身要走,骷髅怪物忽又蹿起来,指着他喊:“把那两头刁尸放下,泼猴让我守着他们,你怎么敢来抢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冷哼一声:“泼猴你让做什么,你就做什么吗,如果你家老爷还在,非把你贬成畜生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些刁尸也是畜生,你还有脸骂我,呸!”骷髅妖怪讥讽说:“泼猴能把我家老爷的宝贝寻回来,如果你也能,我就给你们刁尸看家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吾族不发兵,他们寻个屁!让那泼猴马上回来,告诉他,他等的宝贝已经到了青腾山!”白城妖王抛下这句话,即遁出了栖侠府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积雷大泽的无花山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绵延无际的妖族队伍正在跋涉迁徙。

        雄鹰展翅,鹤鸣长空,雀、燕、鹅、鸠各色飞禽,排着整齐队列朝着西方飞行,族群少有也有上千种,每一族都拉出一条宛若彩虹的空中长廊,这廊上则盘踞着数量众多的走兽地妖。

        队伍的最前列,由一头青雀领航,她法名青芳,七十余年在千针林与麻平、嬴山等妖将义结金兰,并招纳喽啰开辟领地,在枫柏海小有威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此番袁小青到东泽招募妖兵,她出力最多,几乎把潜伏在东泽的所有老前辈全部拜访一遍,目前愿意响应袁小青的妖族足有数十万之众,全在这股队伍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只是先头第一批,等袁小青所做的承诺兑现以后,到时就是风云际会的局面,妖师妖王都会倾巢而出,陆续赶赴青腾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袁小青的承诺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青芳的背上,搭建有一座木屋,侠姿盘膝坐在屋中,她身侧摆着一口丈许高的大钟,钟身通体殷红,偶有血筋脉络浮露,就仿佛鲜血祭炼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钟扣在地板,侠姿看不到内部情况,也听不到钟内的声音,但她知道袁小青在里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除了她和袁小青,便再无旁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想,早前小青与踏山猿嬴山闲聊,得知嬴山身上有一颗星斗,这是星宿猿白天薇留下的本命魂星,而七十余年前白天薇被老师带走,至今下落不明,本命魂星显示白天薇早已陨落,这些年嬴山一直在打听好友死因,到底与老师有无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正在钟内探查,而且已经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钟顶上浮现了白天薇死前的一幕,还有落星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落星钟果然在他手上,他到底用什么办法藏匿了这口钟的气运,竟然连落星钟衍生的七口子钟都感应不到?你这个老师,给我们制造了极大的麻烦,万一他在‘十二重楼洞天’开辟之前找到东游翅的藏匿地点,触发了流霜始蛮的逆宝,这一战我们就会输掉!那宝贝他绝对不能碰,碰一下就完了,蛮族已经有了九目神灯,再加上一件始蛮逆宝,我们将永无翻身的机会!

        我沉睡的时候,你抓了两头尸妖,你明知他们与你那位老师有关系,却故意携着我赶来枫柏海,你这么做有可能把我们全部害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起于钟壁的一道猿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抓耳挠腮,看着猿影说:“你吩咐什么俺都可以听,但你不能对付俺老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什么值得你孝敬呢?”猿影道:“这头星宿猿是怎么死的?被灭口了!你老师只会保自己的命,不会管猿族,我们目前面临的局势不允许明哲保身,谁这么做,谁死的快!如果他先找到东游翅,一定会逃离东洲,而东游翅出世,流霜逆宝也肯定会被蛮族所得,你知道那时会有什么样的灾难吗?妖族会被杀绝!天地枷锁会被打破!洪荒圣贤的舍身也会付诸东流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止一次对袁小青灌输过这种言论:“诸圣留下的这些宝贝,必须无畏者才能继承,只懂保己的猿,没有资格拿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挑挑嘴角:“俺老师不会看着俺死的!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他收俺时先教这句话,让俺反反复复背了数年,假如你说的局面出现,俺老师肯定会救俺,也会救姿姐,还有大师兄,二师姐和三师兄,不信俺和你打赌!”

        猿影说:“你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师德上!他能杀掉星宿猿,就能杀掉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总是猜忌他!”袁小青警告道:“你没有见过俺老师,对他不了解,他只保他认为应该保的亲族!如果你继续对他仇视,即使你是一头好老祖宗,将来也会被他收拾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竟然这么信任他?”猿影忽然大笑:“他才长了你几岁?寿元不过两百多年,即使让他得了落星钟与东游翅,再把三圣洲的雷棒也取到手,你觉得他面对我有胜算吗?小青,我知道你对老师有感情,我可以不难为他,但他必须交出落星钟,隐姓埋名去过他的小妖生活,这场大战用不着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