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02章 衣钵

第202章 衣钵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对话尽入袁河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判断月蛮灵宝的威能要远逊于洪荒真宝,即使它们都已经具备自主意识,但是经过历代所有者的祭炼驾驭,也应该被彻底驯服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它们出现失控的征兆,那只有一种可能,它们的初代原主人修为太高,神通也太强,在它们身上藏了召唤禁制,却没有被历代所有者侦测出来,从而导致了它们的叛变暴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与李敬之显然都想到了这一点,问道:“金莲瓮、冲霄琴、如幻盘、追清扇、积雷伞,随便一柄拿出来,都足以缔造万古不灭的宗门,这世间真有强者可以同时号令它们吗?那这位强者岂不是能和月蛮道庭并驾齐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青袍女修说:“如果真有这样的强者,他早该出来统御天下,又何必等到现在?所以五大灵宝应该不是被真正号令,而是有谁无意间触发了有关‘童子金诏’的禁制,从而导致它们的异变,它们的‘原主人’肯定在无数年前已经陨落,但埋骨遗址或许还在,‘童子金诏’的发源地应该就是埋骨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讲,她算是把邀请李敬之的来意表达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贵门倾巢而出,远行积雷大泽,目的是为了寻找‘金莲瓮’原主人的衣钵?”狐妖白弗忽然插了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这么认为!”青袍女修不会隐瞒这个秘密,因为五大宗门的主力军在不久的将来,都要开拔积雷泽,谁能征召数量众多的土著,谁才能最先找到所谓衣钵,并利用土著给其余四派添加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青河境的土著们能够安然修行,全靠掩埋各地的遗址,探险是他们的拿手绝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弗、李敬之与巴髯客对视一眼,心想如果是纯粹的寻找衣钵遗址,而不是为了诛灭‘金莲瓮’的原主人,陨亡风险就不算高的离谱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袍女修见三人的抵触心正在减弱,提出了征召价码:“李师兄已经脱离古螳派,师尊会遵照积雷泽的规矩,在你们效力期间,给予你们相应的酬劳,你们都该知道,古螳派世代供奉月蛮道庭,只要你们愿意指引本门弟子,寻到触发‘童子金诏’的线索,即使蜉寿桃也不吝作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没有立刻表态,说道:“梅道友容我考虑几天,你把你们的落脚点告诉我,到时我自会登门拜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袍女修摇头拒绝:“青河境灵城密集,野修肆虐,师尊踪迹暂时不能透露,我会在城东三十里外的黄梨坡等候大驾,最多等你两日,如果你逾期不来,那就是放弃效力,我会向师尊如实禀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拱拱手,准备离去,最后补充说:“李师兄须知,‘童子金诏’是以‘上御’之名发出召唤,传说‘上御’是我人族祖教,除了受诏的五大宗门,月蛮道庭也可能派遣大军前来,他们可不像古螳派一样好说话,没准会毁城擒拿你们,直接抽魂炼魄,我今次出面邀请,其实是免除你的无妄之灾,你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句胁迫式的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她走后,白弗立刻提议:“敬哥,大哥,咱们跑罢!跑到海边躲上一段年月,等到风平浪静,咱们再回来!也得把消息送去青腾山,让袁大圣早做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姿容不可方物,气质却没有狐族化形后惯有的妩媚,而是透着羞怯的娇柔感,让男人一看,就不自觉萌生保护她的反应,这同时也暴露她胆弱的一面,遇事先考虑走避。

        避为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赞同她的看法,却是基于严峻现实所做的合理判断:“这些宗门的强者多不胜数,紫府期与朝元期的大祖师无疑也会驾临,极可能会在青河境大打出手,如果我们应招,势必处于最前线,只要被波及一次,性命就要保不住,暂时躲避未尝不可,敬之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没有回应,此人长着一张婆婆脸,看去极为温和,该是那种优柔寡断之辈,实则极有主见,三人但凡遇上事故,往往都是他敲定最终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转去林外,忽然拔地飞起,片刻又折返回来,掌心托着螳螂妖师,说道:“我这虫儿感应到什么东西,险些吓的魂飞魄散,连我的召唤也不听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有哪位前辈从城上飞过吗?”巴髯客朝高空望了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,却又不太像!”李敬之脸色略有凝重:“即使修成紫府的前辈也不会让他这么畏惧,他灵智已经被吓的迷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袁大圣来了?”白弗左顾右盼:“上次袁大圣偷偷潜进来,打听袁主事的情况,它就被吓个半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欲张口呼喊,却见李敬之摆手拦住她:“上次它被吓倒,仍旧给我报了信,这次它彻底失控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碰见我师祖,它不害怕才怪!”小白貂的声音忽然响在三人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貂儿?”白弗熟悉她的声音,慌忙转头一看,见袁河已经显露真身,正站在不远处,不冷不热望着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老祖,这是我师祖!当年就是师祖救了我们六族性命,你不会忘了他罢?”小白貂昂首在袁河脚前,一脸神气的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‘师祖’两个字,白弗心里咯噔一下,待看清了袁河模样,旋即跪倒在地:“小奴白弗见过袁主事,救命之恩永不敢忘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每次与袁小青见面,免不了要被讥讽责骂,想当然认为袁河也极端排斥人族,担忧袁河到访是来问罪,故而紧张不已,她修为比朱烟客高,其实当年的六族孩儿里,就属她年寿最大,她清晰记得老祖白竹赠送给袁河筑梦石的一幕,也亲历袁河在北岸躲避悬剑桥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多次对李敬之与巴髯客提及过,说‘袁主事是妖族不世出雄杰,他徒弟袁小青在他面前宛如幼童一样孬弱,如果他觉得我嫁给人族是罪过,那我必死无疑!’

        起初李敬之与巴髯客并不认为一头猿妖能有多厉害,直到七十年前无花宫之行,巴髯客无意间遇上袁河,见其诛灭金灯皇子而毫发无损,又袭杀牧野老怪如探囊取物,把消息带回来以后,这才意识到袁河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当时明知巴髯客有可能走漏金灯皇子被杀的消息,却没有出手刁难,如今肯定也不会难为白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道友有礼了!一别七十载,袁道友还是神采不减呀!”巴髯客笑呵呵套近乎:“当年你没有明言,老夫并不知你是舍妹故交,回来与舍妹谈起此事,她猜测你就是她的救命恩公,因令徒对你格外思念,老夫就擅自做主,把此事通知了栖侠府,想必你们师徒已经重逢了罢,老夫可得向你道贺才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此时也跪了下来,不止是因为白弗的缘故,如果不是袁河杀掉牧野老怪,巴髯客无法顺利取回魔烽猿的毛发,甚至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    算起来,他夫妇都受了袁河极大恩惠,他抱拳说:“这几十年间,屡屡听闻恩公之名,今日总算有缘得见,请受敬之礼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虚礼就免了!我来找你们,不是为了看你们磕头。”袁河指指他的螳螂,问道:“早前你曾说,吾徒小青曾经把你的虫奴吓个半死,他是如何做到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