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201章 童子金诏

第201章 童子金诏

        青袍女修已经在这里耽搁很长时间,不愿意继续磨嘴皮,最终决定遵从主人家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来浩原城前,师尊并未叮嘱她,不能向外人泄露这次远行积雷大泽的原因,况且这次劳师动众,师门上下都在陆续开拔,消息很快就要传遍东涯洲,压根就不是什么机密:“把你的虫儿撵走,我再和你透露详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落罢,虫群即刻脱离青袍女修,分散冲入竹林的巢穴,那头螳螂妖师嘶鸣一声,飞去边缘的一颗白竹上,化作一片竹叶潜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不巧,这颗白竹距离袁河并不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螳螂妖师按照惯例,散开妖气实施警戒,很快感应到袁河踪迹,视线忽然下移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白貂被它盯着,顿觉浑身难受:“师祖,它已经修成大天师,像是看见咱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怕它!”袁河继续前走,蜂巢开始在体内运转,随着巢中气息扩散到体外,那螳螂妖所释放的妖气瞬时回撤,再不敢触碰袁河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靠近竹屋,来到青袍女修旁边,螳螂妖就仿佛沉寂酣睡了一般,埋起头颅,缩起钳肢,就此丧失了警戒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白貂回望一眼,简直不敢相信这怪异场面,那头螳螂已经修成妖师,但是见着师祖,竟然吓傻了,连个屁也不敢放,主人的命令也不再听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师祖不愧是师祖,师祖的神通恐怕已经和妖王一样厉害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小白貂只顾乐呵,对于青袍女修讲的机密,那是半个字也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却听的极为专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在抱尸泉,释心颜曾经对袁河讲过‘上御传承’,他竟然从青袍女修口中探听到有关‘上御’的一点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袍女修等虫群散开,继续朝竹屋喊话:“李师兄自幼拜入古螳派,应该对本门的镇山之宝不陌生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狐妖白弗的相公李敬之正是出自古螳派,屋中的男音显然是李敬之,他道:“古螂派的金莲瓮威震东涯,别说是门内弟子,即使外派修士也如雷贯耳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当年被驱逐出宗门时,他师尊给了他两个选择,一是废去修为,另外是执行一件极危险的任务,他选择了后者,虽然圆满交差,却也受了极重伤势,若非巴髯客替他寻到魔烽猿的毛发,他非但无法结丹成功,还可能死在七十年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他对宗门已经没了归属感,对他师尊也没了情义,因为古螳派是御妖门派,宗门并没有对人族与妖族的联姻定下苛刻门规,但他师尊觉得丢了面皮,是出于私心才把他撵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青袍女修到了竹林,两人的言谈对话已经形如陌路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昔年月蛮道庭立于月蛮山,以九目神灯统御东涯,传说这盏灯诞于洪荒时代,也是现存的唯一一件真宝,在它之下,还有四十八件月蛮灵宝,金莲瓮就是其中之一,它的神威排在第三十七位!”青袍女修所讲这番话,在东涯洲的古老门派,都属于众所周知之事,野修却是极少听闻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每一件月蛮灵宝的神威都相当于一位元神级别的修士,但是排名有猫腻,它们是按照所在势力进行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来说,月蛮灵宝都有各自驾驭它们的修士,这些修士的修为高低,决定了它们的神威强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没有耐心听青袍女修普及常识,事实上他压根不欢迎青袍女修,古螳派突然找上他,肯定是让他卖命,准没好事,他催促了一句:“你不要扯太远,只捡关键的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把来龙去脉讲清楚,你怎么可能信我!”青袍女修回怼了一句,她其实也不想做这差事,若非师门对积雷大泽的情况不了解,急需李敬之这种半土著,师门不会下令征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开始沉声说话,语速加快了不少:“这次非但师尊驾临了积雷泽,整座古螳派的修士都会陆续赶来,因为金莲瓮上浮现了一份‘童子金诏’,这份金诏是它的原主人所发,召唤它回归!你该知道,古螳派的开派史不足一万年,它原本不是本派之物,无数年来,它先后效力过四五座宗门,那位原主人的身份早就失落了,谁也不知道原主人是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不知道……”李敬之觉得很奇怪,金莲瓮已经传承数万年之久,期间从未出现过什么‘童子金诏’,它的原主人应该早就陨落了,怎么可能突然召唤它:“不奉这份‘童子金诏’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奉不行!”青袍女修摇摇头:“金莲瓮已经不受控制,必须奉诏寻找它的原主人,否则它会脱离师门,再不给我们效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的原主人藏在积雷大泽吗?”李敬之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藏在哪里,我没有权利知道,师门派遣我们赶到青河境,那就一定是在这里!”青袍女修忽然叹了一口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‘童子金诏’不止发给了本门的‘金莲瓮’,还有大河南岸啸音山的‘冲霄琴’、妙棋门的‘如幻盘’、炼沙谷的‘追清扇’,就连月蛮山天霆教的积雷伞也在发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介绍的四座宗门,势力全都强过古螳派,天霆教可是有元神真人执掌,竟然都约束不住自家灵宝,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已经超出想象,既然全都接了‘童子金诏’,那么这几座门派肯定都要赶来积雷大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敬之心知一旦被牵连进去,恐怕是九死一生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吱!’

        屋门忽然被推开,从中走出两男一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那个大胡子正是当年与袁河有过一面之缘的巴髯客,左右那对身穿白袍的男女手则是白弗与李敬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竹屋内只有他们三人居住,麾下不曾招收一位弟子,也没有招募凡仆,显然是在此孑然隐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梅道友,我兄妹三人同进同退,如果危险太大,老道不会让敬之贤弟跟你走!”巴髯客出言说:“即使非走不可,你也须带上老道与吾家贤妹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袍女修邀请李敬之原本就是想找一个向导,师门仅仅是通过李敬之了解积雷大泽的情况,她道:“我来前,师尊有过吩咐,如果李师兄放心不下道侣,大可一并带去,再加上道友你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巴髯客得了这句承诺,继续打听有关童子金诏的事情,牵连太大,他们必须问明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