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96章 屋外杀机

第196章 屋外杀机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交割方式出乎众人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申老怪’打定主意不露面,但他直接把蝉眼送至洞口,不害怕蝉眼被抢吗?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距离树洞不过十几丈的距离,如果马熙与飞索蛮师联手施法,无论‘申老怪’布置什么禁制,蝉眼也一定会被镇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道友,半妖城信誉卓著,我是出于信任,才与你们交易,但你们最好不要耍花招,否则我让金家子孙不敢出城半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‘申老怪’的威胁,蝉眼是他劫掠而得,对他作用不大,假如被抢走,他没甚么损失,却不会咽下这口恶气,半妖城内有数量众多的凡人与低阶修士,‘申老怪’会把火气撒在这些小辈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熙明白他的意思,立刻回应:“申道友放心,只要你真心诚意换宝,老夫保证不会出差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瞥了瞥飞索蛮师:“还请飞索道友你自重,申道友愿意把蝉眼卖给老夫,这是两厢情愿,如果你执意破坏这次交易,老夫一定禀明金兕城主,亲自到玄霜城去讨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不打听打听,我飞索是什么人,怎么可能做这种下三滥的勾当?”飞索蛮师抱着双臂,哼道:“你尽管交易,我绝不阻拦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相信‘申老怪’会老老实实换宝,判断‘申老怪’是在诱诈马熙,准备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也正如他猜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目的是与两个金丹修士斗法,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‘申老怪’,暗使诡计不算反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彼岸屋本体就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小屋子,开有一扇屋门,能够容纳一人居住,除了色泽偏白以外,再无奇特之处,即使马熙与飞索蛮师法力高过他,也看不透彼岸屋的真正底细,除非他驱使宝屋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把蝉眼送入屋内,又摸出十余颗星斗,入微后分散点缀在屋顶。

        抬手一摆,宝屋一路滑飞,冲出遗址,悬放在洞口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马道友,宝物拿来,蝉眼归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洞外众人一看这屋子,无不是惊讶连连,心想‘申老怪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,难道他把自家洞府搬了出来,充当交易场合吗?

        精魂与回灵蚌珠就在马熙手上,他对‘申老怪’自然也有防范,笑着问:“申道友,老夫很好奇,你准备怎么交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明显吗?”袁河道:“你把宝物送入屋门,然后取出蝉眼,简简方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老夫先把宝物送进去,你却收走屋子,老夫岂不是要鸡飞蛋打?”马熙摇头说:“这样罢,老夫先祭出本命法宝土牢角,定住这座屋子,然后再送宝,免得你得了老夫宝物却不愿割爱蝉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眼就甄别出屋子是一柄法宝,但品质并不高,弱于他的土牢角,心想这位申道友有点托大,这屋子根本保护不了蝉眼,如果他出手抢夺,有八成把握抢到手,甚至连屋子也能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半妖城修士不喜欢结仇,‘申老怪’已经有言在先,如果他敢抢夺,城中小辈就要时刻遭遇‘申老怪’的袭杀,后果得不偿失,他便摁下了歹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祭出彼岸屋的用意是偷袭,最怕他不抢夺:“可以,你随便施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得罪了。”马熙袖口一伸,射出一根岩石状的妖角,悬在屋子上空,他又张口一吹,那妖角的角口不断喷发土黄色灵气,很快结出一块巨石之影,把屋子锁在其间,只留一座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此时,施法并未结束,巨石本是一道影子,却能摄取地面的泥层,顷刻间石影已经固化,形成一座小石山,似乎与大地已经连为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卖你,就是卖你!你搞这么大阵势,完全是瞎费功夫!”袁河嗤笑一声:“好了,你已经施法完成,快把精魂与回灵玉液投入屋中,我好早早离开,前往外域逍遥快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熙不再犹豫,他对自己的土牢角非常有信心,由此角镇压,屋子在短期内无论如何也挣不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看清楚,老夫这就让宝物入屋!”马熙抬手打出精魂与回灵蚌珠,直入屋门,与此同时,又送出一缕神念,直扑屋中蝉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计划是在宝物入屋一刻,立时取出蝉眼,但他动作还是慢了一拍。

        精魂与回灵蚌珠刚刚掠进屋门,整座屋子爆闪一层磁光,瞬间变幻为一柄光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彼岸屋的‘小藏相’,此相的神通就是‘转轮遁’,能让彼岸屋破法瞬移。

        光轮显露一刻,即从土牢角的石山禁制中挪移而出,化作一道磁光急冲洞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听‘碰!’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口处忽然浮现一条寒冰锁链,绕空一甩,狠狠抽向光轮,一击震到半空,这锁链又似游蛇,冲天飞起,在空中打了几个弯,一圈圈锁紧光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知道你这老怪没安好心!”飞索蛮师哈哈大笑:“幸亏我早有防备,料准你在使诈,先一步把‘飞寒镇阳索’埋伏在洞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边跟着两位蛮将,几乎与他同一时间出手,各施一记蛮箭,射裂枯树,一举堵死了洞门,‘申老怪’想出来,可是千难万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局面是‘申老怪’耍滑头在先,他敢不依不饶,势必要迎来马熙与飞索蛮师的联手围攻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‘申老怪’托大祭出屋子,飞索蛮师已经定下计策,想不到一击功成,他此刻是痛快之极,转望马熙说:“马道友,这可不是我故意破坏你的交易,反倒是帮了你的大忙!假如没有我实施拦截,你这次可要亏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熙抽抽嘴角,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索蛮师也不让他难堪,又说:“你们半妖城主张公道做事,我不会冒犯你们的规矩,你的精魂与回灵蚌珠我原数归还,但蝉眼必须归我!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屋子已经被飞索蛮师镇压,马熙非但没有抢夺借口,也没有取胜把握,既然飞索蛮师愿意给他面子,他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抱拳施了一礼,他说:“老夫一时不慎,着了‘申老怪’的道,全赖飞索道友支援,蝉眼理应归你所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回看了朱烟客一眼,传音说:“朱道友,事已至此,咱们都没有甚么损失,就到此为止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烟客心有不甘,可他妖力低微,奈何不了飞索蛮师,只能接受这个结果,但他此行并不是徒劳,等他把消息送回青腾山,到时让袁小青亲自去一趟玄霜城,照样能把蝉眼讨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的盘算注定要落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申老怪’以屋子做交易,就是为了吸引马熙与飞索蛮师抢夺,谁抢到手,谁要承受屋外的星斗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