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93章 飞索蛮师

第193章 飞索蛮师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遁速很快,此时已经赶到交易地点,马熙几人正与申老怪交涉,他飞身蹿入临近的杉树,把小白貂放在树杈上:“我要去收拾这些人贼,你老老实实待在这里,不准乱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偏跑……小白貂心里嘀咕,正要想法子脱困,忽见袁河恢复了猿躯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由一怔,呆若木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愣神了好一会儿,她面色似惊似喜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说过,师祖与袁师叔一样都是青猿,就是耳朵不一样,这尸妖不正是长耳青猿吗?但尸妖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猿?呀!袁师叔也能千变万化,他可以变成外族根脚,这神通肯定是师祖所传授,那尸妖岂不是我师祖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越想越觉得可能性极大,因为袁师叔的变化神通谁也学不会,即使老师也练不成,另外尸妖还会使入微术,这种神通也是猿族独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非师祖教导这些神通,袁师叔怎么可能如此厉害?天呀,我竟然见着师祖了!”她情绪略显失控,也实在难掩激动之情,自她开灵化妖,拜在老师座下,整天都在听老师念叨师祖,她也总会幻想师祖是什么样子,照面后又该怎么作揖如何磕头,却想不到今天会以这种方式与师祖相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他到底是不是,仍要问过才能证实!”她已经不准备再跑,耐心等待师祖回来,又微微抬头,恭恭敬敬的问:“蚕前辈,你是师祖跟前的侍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玄晶蚕灵智不显,只顾嗡嗡狞叫,妖气忽地扩散,把她吓的再不敢打听,心想师祖看上去真是严厉,连他养的虫子都这么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光一转,她追上了师祖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此刻已经站到朱烟客的身边,仰头张望不远处那棵枯树,底部天然形成一座洞口,这种树洞往往连接着地底四通八达的巢穴。

        申老怪并没有显露踪迹,肉身藏匿在树洞之中,盘算显而易见,如果对方来的人马太多,他会走地窟溜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一次交易,只有一位金丹期修士马熙,随从不过是三个,洪泰、金芙儿与朱烟客,对他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马熙的呼喊,他把声音从树洞内散出来:“诸位道友稍等片刻,另有一伙人也看上了观气蝉的真睛,最迟半个时辰就能赶来,到时你们争一争,谁出价高,真睛就归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来前朱烟客最担忧交易出现变故,听见申老怪这般讲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妖们其实是中间人,无论交易成功与否,他们都能接受,但他们不想朱烟客误会,金芙儿出言争论了一句:“申前辈,上次不是已经讲妥了吗?只要带来回灵玉液,你就出售真睛给我们,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出尔反尔了?”申老怪哼道:“我指明要回灵玉液,并没有更改,不过是多少而已,你们谁给的多,我把真睛卖给谁!所谓物以稀为贵,自然是价高者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这样一来,即使我们买到真睛,也可能被另一伙买家抢夺,申道友你这么做,等同于陷我们于不利了。”马熙不主张斗法,心里开始考虑是不是退出,但如果朱烟客愿意加价,他也会周旋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爱买就买,不爱买就滚蛋,老子没有求你们!”申老怪面对同境界的金丹修士,照样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马熙却不动怒,望了朱烟客一眼,说:“朱道友,是这位申道友先反悔,怪不得我们,是否继续交易,你拿主意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烟客已经考虑清楚,回道:“这颗真睛我势在必得,还请马前辈帮一下忙,事成之后我另有重宝相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!咱们先等着,看看另一伙买家的来历,再做打算。”马熙点头同意,朱烟客的重宝全都价值连城,如果以延寿的还阳珠为酬劳,他会非常乐意的冒险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到这里,迈步走去了树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刚踏足洞口,远处即传来剑啸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只有三个,但当中那个首领却给了马熙极重压力:“飞索蛮师!”

        逃亡青河境的蛮修并不多,可每一位都名声在外,这位飞索蛮师出自南方的飞霜蛮国,炼制一条‘飞寒镇阳索’,并以这件本命法宝作了自家名号,真实名字谁也不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甲子前飞索蛮师在青河境开辟一座玄霜城,传闻此人是飞霜蛮国安插在积雷西泽的探子,但马熙却清楚,这并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妖城消息灵通,也最为注重情报,积雷西泽内进阶金丹期的老前辈,各个都掌握有底细。

        飞索蛮师其实是通缉犯,因其辱杀飞霜蛮国的一位公主,诸路蛮国都在捉拿他,他是走投无路才入了积雷泽,背后并没有大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索道友有礼了,万万想不到,你也看上了细雨观气蝉。”马熙先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显然认识已久,飞索蛮师降落他附近,传音说:“马道友,姓申的居心不良,故意找来两路买家,让我们相争相斗,他好捡漏子,我们不能上当!虽然他藏的非常严实,树洞不易攻打,但换宝时他一定会露面,我们先虚言争价,待把他引出来,联手做了他,再商议观气蝉真睛的归属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熙淡淡一笑:“半妖城修士不做这种勾当,我们历来主张公道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索蛮师脸色顿变,冷声道:“细雨蝉的根脚是观气运,这东西对你们半妖毫无用处,你又何必苦苦相争?净是便宜申老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马熙想争,而是朱烟客志在必得,但马熙不能讲实话,否则飞索蛮师会出手杀掉朱烟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索道友,不是我执意与你争抢!你该知道我家与诸城都有来往,是有同道看上了观气蝉,委托我家进行交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索蛮师忙道:“谁在委托?我亲自和他们谈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熙苦笑摇头:“如果你将来委托了我家,是否乐意我家把你的底细透露出来?你多多理解,也请你包涵,咱们先商议一下价格,如果你出价够高,我二话不说就离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飞索蛮师咬咬牙:“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会与马熙动手,半妖有能力把传送阵搭边青河境,随时能招来援兵,使用武力代价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人议价的时候,袁河已经深入树底巢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颇为意外,这树底下面竟然藏有一座残破遗址,空间也颇大,内部矗立着十余座石像,每一像的下面都有一条通往地底的隧洞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顺着申老怪的声音寻找而来,但声音扩散于这座遗址,袁河暂时搜查不出,申老怪到底藏匿在哪一座石像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怪相当谨慎,选择的交易地点非常隐蔽,如果感应到马熙与飞索蛮师闯入进来,他完全是进退自如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今天遇上袁河,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