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89章 陆族后裔

第189章 陆族后裔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站在栖侠阁的门前,袁河已有刹那失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色泽,这建筑的外形与他当年修建的栖侠宫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口卧着一头梅花鹿,埋着脑袋似在酣睡,背上还趴着一头小白貂,频繁的左顾右盼,似在警戒,也承担了迎客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貂见袁河踏门而入,朝里喊了一声:“朱师叔,白师叔,有客人驾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旋即止步,盯着白貂说:“小家伙,你看仔细了,我是修罗尸,不是人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师讲过,尸族都是从人变来的!”白貂操着一口稚嫩女音,不服气的说:“你曾经是人,骗不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轻轻发笑:“你老师可有些孤陋寡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貂望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,忽然一爪子拍醒梅花鹿:“孤陋寡闻是什么意思?”她是开灵期妖卒,虽然有老师教导,却对世事知晓不深,但是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梅花鹿嘟囔道:“我懂的你全都懂,我不懂的你也懂,你不要问我,我更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貂一跳而起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阁内大厅颇为别致,顶壁镶嵌有水族蚌珠,结出一幕水波流动的幻境,墙角摆着几株珊瑚打造的水景,营造一股清新舒适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柜台也是使用水珍所制,台后站着一位半化形的狐妖,许是为了招待人族贵客,外露肌肤已经彻底化为人状,而且为了吻合人族审美,她五官轮廓几近完美,目光又单纯无邪,笑意盈盈,练气期修士定力不足,观她一眼就要被勾住心魄,再难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媚术,天赋只对人族使用,如果是妖族,她仅仅请坐奉茶,然后说一句:“贵客稍等,掌柜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尔后就立在一旁,不再出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白貂跟进来,蹿到她怀里,张着貂嘴和她传音,却被她拍了一巴掌,便不敢再多嘴,只顾偷偷瞥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就是栖侠阁掌柜朱烟客,见过道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柜台一侧竖有大屏风,朱烟客从后边转出来,他已有人头与人躯,但是没有化形手臂,被五条触肢取而代之,肢上沾有蛛丝,其实驱使起来,比人臂更为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法力较之狐妖要深厚一些,样貌极是冷峻,眼珠碧绿色,也透着一股邪异:“阁下是第一次光临鄙阁罢?不知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牛铁脚与胡悲雪全都待在阁楼外边,袁河没有让他们跟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道友该知道我尸族根脚,日常惯爱吞噬真血,入城以后,这里的同道向我推荐了贵阁,说你这里有妖血出售,我就过来瞧瞧。”袁河目光在他、狐妖与白貂身上来回打量,这么看其实有失礼貌,但三妖根脚实在特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在青黎长河,他护送陆族前往北岸,其族共有六支,蚣、狐、鼠、鹿、貂、蛛,其中的鹿是梅花鹿,狐是白霜狐,貂是裂电貂,蛛是青麻蛛,正对了驻守栖侠阁的四头妖怪。

        陆上妖族不会无缘无故混居,它们往往是单一族群才扎堆在一块,四妖出自不同族类,关系却如此莫逆,相互间肯定存在极深的渊源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笃定,朱烟客四妖是当年陆族首领白竹与黄念寿带到北岸的后裔,或许就是那几百头小喽啰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并不着急打听他们的身世,因为他们的宝阁冠了‘栖侠’之名,这意味着四妖与袁小青有联络,甚至是奉了袁小青命令驻守在此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袁小青为什么要收集妖血呢?袁河很自然就联想到《万象镇劫身》,这部猿族神通也被袁小青修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一切都是袁河的猜测,他原计划是在半妖城打听气属妖骸,现在已经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道友是来寻找妖血?”朱烟客看不出袁河修为深浅,一定是比他厉害,但他过去接待过许多强者,不乏妖师与金丹期老怪,心里并不发怵,他笑道:“还请道友讲清楚一些,具体需要哪一族的真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没有甚么标准,终归是越稀有最好。”袁河看着他说:“不知贵阁是否收录有妖族根脚,如果有的话,劳烦让我观看一番,或许就能找到几样称心如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。”朱烟客确实罗列有清单,他取出一部书册,递给袁河说:“这上面共收录百余种妖族血脉,每一种真血鄙阁都有收藏,还请道友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一目十行,压根就没有细看,即使真有气属妖血,他也不会商议价格,况且这些收藏一律是妖将遗留:“连一头妖师遗血也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在半妖城驻守了一百余年,每隔十年才有同道登门出售妖师遗骸,即使偶有留存,很快就会被前辈们买走。”朱烟客说起场面话:“道友想要妖师血,鄙阁怕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真是遗憾!我再去其它宝阁逛一逛罢!”袁河轻叹一声,起身就走,他准备先离开半妖城,然后再入微折返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出门以后,狐妖忙问:“咱们不是有几瓶妖师真血吗?青哥交代的很清楚,这些真血没有一点用处,让咱们全部换成灵石,你怎么把生意往外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烟客皱眉道:“这头尸妖的根脚有古怪,修为深不可测,而且是第一次到访半妖城,我不信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古怪的?”狐妖一脸疑惑:“尸族全都怪里怪气,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同道,他们常年与冥气为伍,个个都是这种阴森森的派头,你是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!”朱烟客抬手指了指壁顶,又捏出一颗淡红色的蚌珠:“这座栖侠阁是姿姐亲手搭建,而且布置了多套法阵,其中有一套能够感应修士魂魄,尸妖进来时,这颗法珠起了反应,尸族哪里有魂魄?他是一头伪装成尸妖的外族修士,金丹老怪都有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说他是修罗尸?”小白貂忽然插话:“师叔,修罗尸会不会不同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烟客摇头:“传闻修罗尸是冥界王族,但即使是王族,也不可能有神魂存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