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84章 众星祭月

第184章 众星祭月

        自从袁河再度闭关,幽山鬼府彻底隐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仿佛凭空消失在天地间,纵然府外有八百鬼窟毗邻而居,窟中喽啰却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幽山秩序逐渐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南来北往的亡命之徒时有光顾,战祸频发不止,导致喽啰们死的死,逃的逃,换了一茬又一茬,很快就遗忘了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泽妖族的宿命就是颠沛流离,常年游走在弱肉强食的环境里,生存是第一要务,他们本就善于遗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有例外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广陵族修士胡悲雪踏足幽山,她一脸憔悴,尽是风尘仆仆的姿容,盘飞在鬼府外的泥潭上空,搜索良久仍旧空无所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便转去了临近鬼窟,打听半日,终于找到一头认得萧念仁的鬼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忙问:“幽山鬼府是何时消失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有十二年了。”这鬼将是当年被袁河驱逐的喽啰之一,他见胡悲雪是冥族根脚,原原本本的交待:“十二年前你族一位妖师占了鬼府,不允许我等将卒在府中居住,自那以后,鬼府就不知所踪,也再没有见妖师大人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妖师是出自修罗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我们都称呼他为修罗尸前辈,与你一样也是冥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冥界六族同气连枝,在普通鬼尸修士眼里,他们都是一个族群。

        胡悲雪是受了好友萧念仁所托,前来报信,要找的前辈正是修罗尸袁河,但鬼府已经消失于幽山,她不远万里赶到这里,难道是白忙一场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由更显焦急:“这位道友,鬼府到底是如何失踪的,当年是被外族攻打,导致鬼府破碎,还是另有缘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鬼将道:“修罗尸前辈神通广大,人贼的金丹期老怪都不是他对手,怎么可能挨打?他应该是施展了什么隐形妖术,但是这些年,我等多次潜入泥潭探查,并未发现禁制痕迹,便猜测他是拔山而走,早在十二年前已经搬迁到外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搬迁?”胡悲雪缓缓摇头:“可能性不大,如果鬼府不曾遭到入侵,那他一定还在幽山当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很笃定这一点,因为萧念仁是受了袁河派遣,远行到外域办差,并给了十年期限,等不到萧念仁归来,袁河应该不会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道友了,我再去泥潭看一看。”她当年接受袁河邀请,陪同萧念仁几妖在陷魂渊狙击邪影巫凰,那时就与袁河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后来她接到一位广陵族前辈的招妖令,举家迁居到了青河境,本以为再也见不到幽山这批道友,谁知世事无常,竟然让她在青河境重遇了老友萧念仁,经不住老友请求,她携带口信,孤身返回了幽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愿意无功而返,决定在鬼府原址处施法:“如果袁天师没有离开,那他肯定是布置了隐匿法阵,我若施法攻击,他应该会有感应,虽然这是冒犯,但我因局势所迫,料想他不会责怪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鬼府开辟在泥潭中央的一座山峰内,当年被袁河入微后,潭水已经覆盖山峰,她以雪融秘功冰封了方圆数里的潭水,无论什么样的隐形禁制,都逃不脱雪力笼罩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早在她抵达幽山的时候,袁河也想到了萧念仁与古见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了他们十年之期,如今已经过去十二年,他们为什么还不折返?难道是遇上什么变故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地下城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盘坐于高台,落星钟正罩在身外,缓缓盘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仰头凝望,目不转睛观察着钟顶的繁星图,偶尔会有走神,猜测萧念仁与古见柔的下落,但这念想转瞬即逝,他的精力很快又焦距在星图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得到这口宝钟时,星图曾经演化了未来的卦相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,卦相始终没有再显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鬼府闭关这些年月,他试图解开星图的奥妙,此时已经有了一丝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的圆环钟壁有连珠七星,每一星都蕴含了一式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星是‘吸星斗云’,这是驾驭落星钟的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星是‘星火燎原’,袁河反复释放过钟火,发现此火对炼器有增幅的效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结丹后已经具备开启第三星的能力,待他帮助何又威与庞敏炼化了春鹊夏燕的灵翅,便搬进了地下城,开始破解第三星的掌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七年前的一幕,他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  星中的古猿影相被他成功捕捉。

        浩瀚夜空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悬于繁星之间,古猿连续挥臂,摘下成千上万的星斗,一颗颗打进钟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众星归位,古猿开始演化掌卦,只见众星一颗接一颗破碎,碎后遗留星痕,又结为星斗,编织成一张星网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掌卦继续演化,星斗不断变幻,挪移重组,最终汇聚为一轮弯月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出一刻,落星钟隐于无形,只有此月高挂夜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忽又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遇光摄光,遇云摄云,碰雷吸雷,碰电吸电,见风捕风,见雨捉雨,坠到古猿掌心,月消钟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钟口内,不停掉落星斗,光云雷电风雨各色星光,无所不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星中影相到此而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第三颗星的神通就叫‘众星祭月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研修以后,赫然发现它与白天薇的《炼星术》存在相似之处,落星钟的钟顶繁星显然是古猿祭炼的星窍,而星窍演化的‘星月’,具备有熔炼万物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假如这一式神通仅仅是作为炼器使用,袁河会大为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得了传承,他反复驱使掌卦,一遍遍演化‘星月’,才慢慢解开了它的真正威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他以‘星月’摄炼法器,无论任何品阶的法器,只要被‘星月’吸住,瞬时就会消融,并成为落星钟的星斗。

        继而他又摄炼法宝,先用庞赤信的金隐剑,下场也是一样,这口飞剑的精华被抽取一空,化为一颗金隐星被袁河收藏起来,后用紫府修士卫冲与鲁乔的本命剑丸,碰见‘星月’时,两丸坚持了一盏茶功夫,最终也被抹去本体,剑力尽数转化为星斗,算是彻底被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好似意味着,掌握了‘众星祭月’,法宝级别的宝物,再也伤不了袁河,落星钟演化的‘星月’见器就镇,见宝就摄,但卫冲与鲁乔的剑丸是无主之物,这才被‘星月’轻松摄炼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以后与高境修士斗法,他们与法宝的联系恐怕不容易被切断,‘众星祭月’能否炼化这世间一切法宝,仍旧需要袁河在实战中去检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猜测‘星月’之力与自身修为有关,修为越高,摄力才会越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神通已经相当恐怖,要知道,‘星月’不止能炼物,也能炼掉血肉之躯,让魂识也演化为星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袁河突发奇想,拿一具僵尸遗骸做实验,从而解开的秘密,落星钟的钟顶繁星,能够自行演化未来的卦相,显然与‘众星祭月’的摄魂摄识之力有关,只有掌握了无数生灵的记忆,才有推演未来的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