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82章 差事

第182章 差事

        青蛟盘游,火鸡展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物单独冲到幡外,掀动的攻势并不算强,不过一旦相合,刹那间便有凌烈妖风吹刮,也再看不出原始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蛟鸡变幻为一团卷雾,雾外结出条条旋臂,呼呼横扫,飞至高台之时,搅起地面的洞府残壁,形成流箭四处劲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法术起的突然,导致高台附近的鬼尸喽啰遭了无妄之灾,流箭打在身上,疼的他们尖声惨叫,慌慌张张就要后撤。

        旋臂余波就有如此威力,那团蛟鸡旋风的神通肯定更厉害,绝不能让其笼罩肉身,否则非死也要重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本想驱使法宝破解,忽感这股风势透着一股吸力,想必是要先定住他的肉身,不让他轻易躲避,与他的吸星斗云略有一丝相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结丹以后,尚未施展过这一道本命神通,心里起了较量念头,体内法力即刻运转,真灵印快速在眉心变幻,眨眼间,祥云已经结在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御法,威能与妖将时期非是同日而语,这云朵越聚越广,霎时扩涨了七八丈,云中散射彩光,宛如天边彩虹,耀眼夺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澎湃的吸力随之扩散,掀动一股无形灵波,朝着蛟鸡旋风猛冲过去,此风原本从地面摄起层层的碎石碎木,只听呼啦一声,尽数坠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群走避的鬼尸喽啰,方才后遁了十来步,即被吸星之力锁住,肉身再也不受自己掌控,就仿佛有绳索缠在身上,把他们隔空一拽,砰砰着撞向高台之脚,定在台面,再不能移动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神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是定身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喽啰们全都惊呆了,早前他们投靠袁河,只是不利局势下的心口不一,但此刻再度望向王座的袁河,都已经涌生敬畏心,仅仅袁河头顶那一朵祥云,就能掌控他们的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师的统御力在这一刻才真正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萧念仁四妖也被锁在高台下,唯独释心颜靠着忘心桥保护,仍旧处在原地,自顾说道:“袁师的神通总是让老身大开眼界,此云一出,破掉蛟鸡的生肖之力,该是易如反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袁河抬起手掌,虚空前推,头顶祥云挪移而走,在蛟鸡旋风上轻轻一撞,便已支离破碎,溃为灵星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招一击,胜负已经见出分晓,但祥云的威力却未减弱,反扑霍乾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霍乾顿时怪叫一声,身躯忽然一阵扭曲,化作一条火线向后瞬遁,这一遁就是百丈远,他火烧鬼的根脚也有特异之处,渡妖师劫时让他掌握了这道火遁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你厉害,我霍乾认输了,咱们后会无期!”他已经无心恋战,两杆幡宝加起来,仍旧被袁河挥手破掉,继续斗下去危险太大,还是走为上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正欲冲出地下城,却见一道黑芒直射他脚下,绕空一转,荡起一股黑色水波,他身躯瞬时失控,从半空急坠下来,栽倒地面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艮重水!”他脸色急变,这种真水携有重力,偏偏他又是火鬼根脚,天生就克他,一旦被水力镇住,那他就是网中鱼儿,再难挣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友饶命啊!”他回望身后,见吸星斗云劈头罩来,惊惧着大喊:“我愿做你麾下喽啰,替你出生入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到此戛然而止,祥云裹身一刻,散出道道霞光,他鬼躯如同豆腐一样被切开,又锁着他的残躯飞向高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妖师就这样被袁河轻而易举的诛灭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座地下城陷入短暂寂静,在场的鬼尸喽啰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袁河出言发话:“婆婆,你且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两杆幡宝取出,请教道:“把十二生肖的妖魂融合起来,也有大神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释心颜先把两宝甄别一番,才说:“这两头妖魂都不是生肖真兽,仅仅是混了一丝血脉而已,即使把十二杆幡宝聚齐,威力也不会大,袁师不必专门去寻找,倘若将来遇到正统的生肖功传承,再修炼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统归在哪一座门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身也是只闻其名,生肖宗与四季宗都曾是古时流派,现今的传承有未中断,老身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罢不再深究,随之收了两幡,作为备用的法宝就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又转去台下,喽啰们骤一对视,又赶紧垂首,齐喊:“属下参见袁天师,今后旦有差遣,不敢不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空差遣你们。”袁河不养喽啰,他的属下必须精挑细选,除了萧念仁四妖,这帮鬼尸都不入他眼:“今后幽山鬼府是我的私有领地,我不喜被打扰,尔等全部搬离地下城,对外不准提我的名号,更不准透露我的消息,否则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幽山鬼府每更换一位新主人,都会宣布新治权,喽啰们此刻只有战兢心情,袁河如何吩咐,他们如何去办,谁也不敢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又威、古见柔、萧念仁、庞敏留下,余者可以离开了。”袁河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被驱逐,但喽啰们并不沮丧,因为袁河没有向他们索贡,前两年霍乾来时,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把身家统统献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修为较高的吊死鬼判断袁河是苦修士,壮着胆子请示:“敢问袁天师,鬼府外的洞窟,小的们能否居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想住就住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洞窟内的天材地宝可以使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了与我无关,你不要再啰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们就这走。”吊死鬼还想问一问,袁河会不会开坛讲道,接不接受朝贡,但袁河已经下了逐客令,他不敢继续多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前望了何又威四妖一眼,羡慕的不行,他心想袁天师性情寡淡,但四妖都是有情有义的同道,如果将来遇上灾祸,可以来求四妖,效果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喽啰们和他抱有相似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离开以后,袁河才对四妖说:“你们听好了,我这里有两件差事,第一件是传功,此功一旦修成,你们会有进阶妖师的机缘,但修了此功,必须常年侍奉在释婆婆身边,另一件是出外办差,打听有关冬皑鸦的线索,这件事有一定风险,如果打听出来,我照样会传功,而且有额外赏赐,具体办哪一件,你们自行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妖想也不想,赶紧说:“能被袁天师另眼相看,我们已经知足,请袁天师下令吩咐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