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60章 幽山法会

第160章 幽山法会

        洞府里,袁河挂空盘浮,他正以《六转书》的心法运转白冥寒焰,真气游走四体百骸,冷焰随之外散,淹没他肉身,寒意悄然弥漫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凝神入定,物我兼忘,彻底沉浸在法术的新奇变化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研修此术已经多年,自以为登峰造极,可以把寒焰使的出神入化,但《六转书》给他打开一扇新窗,让他一窥冥界秘法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在枭魂山水域遇上夜翼王孙,叫这种寒焰为白冥真火,他以真气凝炼法焰,挥洒如意,就觉得真火已然领悟,殊不知他炼的仅仅是皮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掌握的只是真火之形,尚未去浊取清,也没有把真火之力汇聚丹田,这白冥术本身可以壮大法力,增强修为,但他一直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需要从头修炼,让白冥真火贯通奇经八脉,穿行窍穴,反复运转,直至在丹田结出一颗转灵火丹。

        火丹是意为丹,形为气,只要袁河能炼出来,再施展白冥寒焰就有不亚于剑丸的威力了,但转灵丹是为问道金丹使用,须常年温养在体内,不可轻易驱使转灵丹斗法,否则气机损失,很容易灵消丹碎,他就要重头来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广寒术也是如此,他修炼的广寒雪力也没什么大神通,胜在有广寒剑丸的辅助,让他历次斗法时,都有克敌奇效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云克邪的《鸿尘冥音》,这部功法是修罗族的嫡传,袁河已经掌握了精髓,他修成转灵音丹的速度会更快,就是鸿尘葫芦的品质太差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冥界六术中,袁河掌握了四部,虽然缺失两部,却不影响他修炼《六转行丹书》,他了解完这部奇书的真正奥妙,即开始闭关苦练,心里打定主意,不把四颗转灵丹练成,绝不出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如流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荒芜地泉无岁月,一晃又是十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有真法指引,修为堪称突飞猛进,当白冥火丹、广寒雪丹、鸿尘音丹在体内形成时,他已水到渠成进阶到了玄胎中期,最后把小藏磁丹也炼出来,法力又增厚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致相同的年数,妖道却毫无进展,看来他侧重人族道统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四枚转灵丹都有奇力,但在我进阶金丹之前,却不能随心所欲的动用,与外族斗法,仍要借助剑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道行小成,却不着急出关,他把广寒剑丸、小藏剑丸、鸿尘葫芦、白冥火柱一并取出,悬在身前逐一打量,总感觉有点不伦不类,这四件法器,一个个怪模怪样,虽然联合驱使,可以施展《鬼爪门》,灭敌神威相当不错,却都不称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广寒剑丸品质较高,其余都非上品,袁河有心重新祭炼一套,但以他目前掌握的炼器法门,即使炼出来,威力也提升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算了,等我找到剩下两部冥术,结成了金丹,到时再寻找新材料,直接炼制本命法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《六转行丹书》上有记载,剩余两术分别是‘幽泉术’与‘点神术’,具体在哪里可以寻到,这需要袁河自己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云克邪对他讲解过冥界六大王族的情况,帝幽一脉的嫡传是鬼泣族,自血海中孕化而出,天赋操纵冥水,继承了‘幽泉术’,帝阎一脉的嫡传是夜叉族,自阴雾中孕化而出,天赋操纵冥电,继承了‘点神术’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没有见过鬼泣族,他倒是认识一头夜叉,即青芳的同伴麻平,但麻平是吞服了夜叉真血才导致血脉异变,从未与夜叉族有过来往,对此族也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麻平能够感应同族,或许可以找到夜叉族的老巢在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在东泽饮血域,袁河结识青芳与麻平,两妖为了蜉寿桃核与野修斗法,料想他们一定会潜入无花宫,但袁河并没有在无花六殿见到他们,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故,导致他们耽误了寻宝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会先行自己寻找‘幽泉术’与‘点神术’,如果实在找不到,到时他会联络麻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几个月,袁河一直在翻看白天薇的《炼星术》,使用落星钟炼制星器,给他的远行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天,看门虫玄晶蚕在洞府外边嘶鸣起来,袁河听罢已经知晓,又有外来者光临抱尸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晶蚕是在请示他,要不要实施偷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待着不要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没有同意,自顾出了洞府,他在洞门处站了一会儿,耳边传来外来者的声音,正朝他居住的溶柱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是肉眼观看,这两个外来者都有人的轮廓,但实质上,他们外散有阴冥妖气,是由僵尸成道,全是妖怪。

        衣着打扮却与人族靠拢,这是一对尸族男女,共乘一艘法舟,在湖面上滑行,像是在打捞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舟头的男尸穿着儒袍,不时环望湖泉风景,颇有一副世俗书生的气派,声音却是低沉沙哑:“早就听闻这抱尸泉阴气浓郁,果真不假,哎,如果湖中不爆发地风,绝对是一等一的修行良地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尸觉得这里与陆地上的阴冥地界相比,没有什么稀奇,她也没有儒袍男尸的观光雅兴,只顾蹲着身,手里握着一条软鞭,时不时打入湖底,连番搅动,每隔十几丈重复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水尸年限太浅,根本经不住我一招一击,对我们这些尸将都毫无用处,更加不能拿去上贡。”女尸捞了半天,没有从湖底取出一件宝贝,脸色有些不耐烦,望着儒袍男尸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大哥,你别再看来看去了,这鬼地方有什么好瞧的!你快些想想办法,幽山法会马上要召开,温天师已经下放法令,让咱们每一个妖将上贡一具炼尸,如果到时拿不出来,她非扒了咱们的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扒了就扒了,反正我是死尸化妖,本来已经死了,再死一次又如何?”儒袍男尸满不在乎,奇着语气说:“温天师怎么突然间让咱们上贡炼尸呢,她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做什么!”女尸哼了一声,给他说:“二十六年前,温天师到无花宫寻宝,也不知遭了什么大难,受了极重伤势,闭关到现在才恢复过来,她本来炼制了一批阴尸傀儡,怕是全部折损在了无花宫,这才让咱们朝贡,哼,她就是仗着妖师修为高,欺负咱们这些同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