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56章 半壁显踪

第156章 半壁显踪

        无花猿山的音波是逐步增强,目前的威力仍不足以震杀姚重光与广波蛮师,但已经对他们造成了施法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此刻如同在刀尖上跳舞,稍有一点拖延,就有血光之灾,不过他们能坚持到现在,都有信心摘取春夏双羽,并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意外因素只有袁河与霍残红,但是两妖凭什么滞留不走呢?熬到最后一刻,金丹修士可以存活下来,顶多受一些伤,妖将却必死无疑,代价根本不是两妖能够承受,所以姚重光与广波蛮师认定这个意外不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这世间总有一些变幻莫测的离奇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了!”姚重光与广波蛮师齐齐低喊,丝球已经腐烂断裂,春夏双羽开始松动,眼瞅着宝物就要到手,一张金网忽然隔空罩来,给丝球重新加了一层枷锁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心知是袁河在使坏,却都置之不理,金网的品阶并不高,一招就能撕碎,干扰不了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金网刚被他们打碎,又隔空抛来一根倒钩法器,钩上连着灵光气链,呼啦啦锁住丝球,逼着他们继续施法破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妖猴真是一个无赖!”姚重光怒哼一声,只想起身把蚕茧结界打出一个刀山火海,彻底诛灭两个藏匿者,不过他转念一想,自己若是分心,两根真羽都要落在广波蛮师手上,于是敛住火气,继续从丝球内取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法器源源不断抛过来,倒钩毁了以后,又来一条软鞭,软鞭断了以后,又来一根银绳。

        拖的越久,两人越发凝重,焦虑开始在体内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豆大的汗珠从他们额前渗落,即使他们心如磐石,在这种局面下也难免会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场温水煮青蛙的游戏,一点点耗空两人的生机,他们判断下一刻就能得到宝贝逃到山外,但下一刻却迟迟不来,希望明明就在眼前,一抬手就能抓住,但希望只是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猴怎么可能坚持到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有多少法器可以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真的不怕被音波震杀吗?要不要先去杀了它?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多思绪在他们脑海中一闪而过,却都拿不定最终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乱如麻的一瞬间,“嗷嗷!”“呜呜!”狂暴的猴叫声开始响彻蚕茧结界,封山音波再一次增强,直接把两人震的口吐血泉,神魂巨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二话不说拔地飞起,这里不能再待,必须逃走不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丝球啪啦一声落在地上,大难临头,他们连宝贝也不敢再要,但此刻的局势已经不由他们做主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方才蹿高丈许,顿觉一股反震力从头顶灌下,像是撞到天花板一样,可是蚕茧结界只有蚕丝,要撞也该撞到丝网上!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音波导致他们几近昏厥,视线变的模糊不清,迟疑片刻,他们才惊慌仰望,隐约看见一层透明的钟壁,如囚笼般把他们镇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发疯一样怒吼,摸出各自的本命法宝,试图一击摧毁钟壁,这么做会不会把自己也给弄死?濒临死亡的时候,他们考虑不到那么远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冲破这座囚笼!

        但法力已经不受控制,音波之力如同怒浪,顺着他们的经脉一路横扫,金丹真气必须用来压制音波,一点也不敢散出来,否则肉身要瞬时崩溃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他们想散也散不成,落星钟的星火已经切断他们与法宝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死局就这样形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与霍残红静静的站在钟外,目视着两人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双目充血,渐渐皮开肉绽,最后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执意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想着逃走?”霍残红理解不了人贼思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走到无路可走的地步,是不肯死心的!有句谚语叫‘不到黄河心不死’,就是在说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河是哪里的河?有没有咱青黎长河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把《解真入微功》修炼到巅峰,修为也足够,直接把青黎长河入微,那么它的疆域就和黄河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黄河也太小了吧,竟然也有谚语流传,还真是奇怪啊,袁大哥,到底是谁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位老祖宗。”袁河糊弄一句,笑着去清理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元姬逃走的时候,她的傀儡并没有收走,尽数留在了蚕茧结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直接找到释心颜,此时近距离打量,辨认起来更加清晰:“释婆婆,竟然真的是你,虽然你的灵识已经被抹除,但只要肉身尚在,终有一天还能再度化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需要一段极其漫长的岁月,即使修成尸妖,释心颜也不可能再记得前尘往事,她会像普通的僵尸一样,开启全新的灵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决定把她放在岁杏结界的入口,那地界冥气浓郁,等她温养几十年,袁河再把她收在身边,助她开灵化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走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如愿得到丝球,球内不止裹着春夏双羽,还有一枚剑丸与一头蚕虫,他先行封印起来,却是不着急炼化,无花宫已经封闭,他须尽快完成都天血画阵的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无花宫之行,只有短短十天时间,却让他经历一连窜的血腥事件,真如坐过山车一样,观感与百年前的东涯避祭有些类似,有灾有祸,有恩有仇,避不可免也有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惊险俱都渡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蚕茧结界出来,他与霍残红返回横瀑殿,岁杏结界的传送阵搭建在此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妖都以为寻宝者已经撤的干干净净,岂知到了瀑布上空,忽见四道身影破水而出,这两男两女正是月蛮山派驻无花宫的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座祭台被施了入微猿术,前些天我们感应的摄血之力已经有了眉目,有猿族修士偷偷在无花宫举办祭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这趟没有白来,总算发现了入微的蛛丝马迹,自无花猿山被攻破以后,只有咱们四人找到线索,等回到师门,肯定有重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能发现祭台,全靠莫师妹的六瓣血灯座,莫师妹当居首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侥幸!这座瀑布内充斥小庚牛妖力,能让血气聚而不散,但凡有祭品掉进瀑布,入祭一刻都有血气残留,从而被我的血灯座捕捉,若是换作其它地界,绝对感应不到!咱们翻遍湖中的角角落落,耗费这么多天,才得以发现入微祭台,如果师门下放的赏赐不多,可就白费功夫了,不如在无花宫寻一些宝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宫内能有什么宝贝,重宝早在上古年间就被前辈们收刮的一干二净,绝对比不上师门下赏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人闲庭信步一样,说笑着离开无花宫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身影消失,袁河与霍残红才撤了胎息,再次移动,这四个金丹修士可比广波蛮师厉害的多,单从他们坚持到现在才出宫,就能一窥他们的神通之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最先在横瀑殿开启祭祀,因为忌惮他们的搜查,每次他们靠近时,袁河就先一步撤离,但即使如此谨慎,还是留下一个漏洞,被他们给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大哥,如果他们上报月蛮道庭,肯定会有更厉害的修士前来搜索情况,咱们是不是毁了无花宫通往岁杏结界的传送阵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点点头:“必须摧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也不能拖延,月蛮修士随时有可能降临,摧毁以后,下次无花宫开启,袁河就要从无花猿山外边闯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程经历这一段小插曲,等两妖返回岁杏结界,立刻着手布置都天血画阵,献祭无花圣祖的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独自主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蒙不离在献祭时屡屡失败,如今换上三海族根脚的霍残红,她非常顺利的开启了献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她念咒施法,三百六十五张血画瞬时干枯,画中封印的祭品真血被一抽而空,岁杏结界入口陡然间血光大盛,那团血雾漩涡呼呼急转,似有异物要从中飞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一时间,霍残红猛然垂头,飞快托出海珊玉璧:“我感应到另外半块玉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的喜悦仅仅持续片刻,脸色忽变,只见玉壁上结出一层光圈,一下淹没霍残红,推着她直飞入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