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54章 震杀

第154章 震杀

        那广波蛮师早前施了一颗重水珠,也一直在盯着袁河与霍残红的位置,却是猜不到他们是水妖,瞬时就挣脱了重水束缚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攻势又凶猛狂暴,即使广波蛮师眼疾手快,火速抛出蚕虫,驱使晶丝缠住鬼爪,但玄晶蚕虫对阴冥神通并不相克,根本阻挡不了鬼爪的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爪落罢,直接抓杀一名御阵蛮修,还有一人被爪力波及,被震飞数丈远,落地时被袁河追上,一掌拍他入微。

        千箭塔演化的箭阵随之松动,姚重光身上的压力瞬时消失,但他实在是贪心太重,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,如果他全力逃跑,绝对有机会,却偏偏惦记着春鹊与夏燕的真羽,那颗丝球被十余支蛮箭钉在地上,近在咫尺,他觉得随便挥一次剑,就能把丝球捡取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正是这一剑的功夫,那头玄晶蚕虫已经奔杀过来,早前狙击‘鬼爪门’不成,导致它气势汹汹,化丝罩住丝球,此时他刚刚把丝球握在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孽畜,你找死!”姚重光召来小藏转轮剑,轮影齐闪,轰击晶丝,但玄晶蚕虫奸猾到极点,每次轮影打来,它就钻入丝球内,轮影一旦消失,它又重新露头,缠住姚重光左手,不让姚重光把丝球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又打不到,收又收不了,姚重光盛怒之下,冲破箭阵,对准幸存的两名蛮修一剑劈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‘咯咯!’几声脆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剑体被一层水幕拦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个蛮修抬头张望,锋利剑刃悬在头顶数尺高的地方,一旦下落,非把他们劈成两半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要分心,继续驱使箭阵,绝不能让那头妖师也破阵出来!”广波蛮师跨步一遁,来到两修跟前,驱使水幕震走小藏剑,又说:“我来给你们护法,姓姚的绝对伤不了你们,只要你们箭杀了妖师,这一战就算大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凝神搜索袁河与霍残红,刚才他要阻止姚重光抢夺丝球,无暇狙击两个藏匿者,他的玄晶蚕虫又在封镇姚重光,无法驱使,便对那名御虫女修说:“把你的铁齿蚁放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御虫女修扬臂一抛,射出一道乌黑妖光,闷头扎入地表,仅仅过了几个呼吸时间,她忽然失声尖叫:“不好,蚁儿被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但见蚕茧结界的一角,突地升腾两股妖气,袁河与霍残红显露了真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抬手上举,手掌凝结一股雷纹,把一头黑蚁禁锢掌心,他又忽然一握,直接诛杀了此妖。

        御虫女修见袁河当面杀掉妖宠,分明是故意羞辱她,但她此刻正在主阵,不能前去复仇,只得请求广波蛮师:“求师叔给弟子做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广波蛮师要防止姚重光逃脱,无动于衷,只说:“怪不得能克制无艮重水,两位根脚不凡啊!但你们不在水里过太平日子,跑到陆地上做什么?等着被抓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广波蛮师并不把两妖当作修士,而是活生生的炼器材料,或者是祭品,言语透着戏谑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姚重光心里也是这般想,妖族都是天材地宝,或者驯服对象,但他此刻需要依仗两妖,表现的客客气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妖道友,如果你们助老夫杀了这老蛮贼,老夫必把春鹊与夏燕的真羽送交其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举着手臂摇了摇,丝球挂在他手上,只要杀了广波蛮师,不止丝球归他,玄晶蚕虫也能易主,照此一想,这未必是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代代修士都在碾压妖族,导致人族修士形成了惯性思维,反正只要是妖,随便略施小计,就能把它们耍的团团转,随便施舍一点廉价恩惠与慈悲,就能让它们五体投地认主,死心塌地卖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广波蛮师与姚重光觉得袁河与霍残红稍微狡猾一点,却也成不了什么气候,况且是没有化形的妖将,更加谈不上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们刚刚说完一句话,袁河已经携着霍残红立地入微,根本就不搭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广波蛮师阴沉着脸,心想这两妖真是可恶,谁弱它们帮谁,帮完就藏匿行踪,逼着他与姚重光血拼到底,它们是打定主意要坐山观虎了,如果是这样,那他不能继续狙杀姚重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姚重光见两妖如此狡猾,也不着急动手,他就不信,两妖能坚持到无花宫关闭,反正丝球在他手上,他心想:‘老夫宁愿耗下去,看看谁最先忍耐不住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入微后,来回打量这几位金丹老怪,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还有三位金丹,最致命当属广波蛮师,必须先杀此人,但姚重光的一条手臂被玄晶蚕虫制服,即使袁河与他联手,也很难杀死广波蛮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袁河决定毁掉箭阵,把妖师温元姬释放出来,到时广波蛮师绝难抵挡,要么撤离无花宫,要么就死在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不等他动手,蚕茧结界忽然响彻一阵惊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花宫快要封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封山音禁在增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广波师叔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广波蛮师深皱眉毛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,他法力深厚一些,能够再坚持一段时间,但玄胎小辈却不行,再拖延片刻,非要被音波震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撤阵!你们先离开!”他作风极是果断,猛的一抖袖口,把一柄竹筏悬在头顶,筏上摆了一盏水灯:“谁敢难为这两个小辈,我立刻毁了法宝江明筏,摧毁这座蚕茧结界,大家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两位蛮修一听,无不是感激涕零,不枉他们跟随师叔大人苦战这一场:“多谢师叔救命大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你老人家保重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即撤掉箭阵,收回千箭塔,绕着两人呼呼盘旋,相互搀扶着离去,却是担心被偷袭,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元姬脱困以后,只扭头盯着姚重光手上的丝球,对两人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却不会任凭他们离去,等他们即将冲入结界入口,忽然发动袭击,驱使入微妖气藏匿了两人行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广波蛮师心下焦急,却是捕捉不到方位,等了一会儿,忽见袁河再度露面,其中一个弟子已经伏尸当场,皮开肉绽,像是被音波震杀,另一人被袁河钳住脖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怒:“你真不怕老夫毁了这结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毁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