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51章 观战

第151章 观战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环望这座蚕茧结界,好似进了一座蜘蛛巢穴。

        环境与他上次进来时已经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结界内部原本没有空间,初始面貌就是一团乱麻,被蚕丝结成的妖网严密封锁,这种蚕丝天然隐形,但是中央缠裹着两根翎羽,一根泛青,一根泛黄,常年累月散发妖气,导致方圆千丈内的蚕丝全都沾染了青黄色泽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几波闯入的修士可以望见翎羽,却是取不出来,他们必须先破坏蚕丝密网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胎修士的法器根本切不断这种妖丝,好在蚕妖已经陨落多年,它遗留的蚕丝又普遍破损,只要使用相克之物,就能慢慢腐蚀摧毁。

        修士们发现水毒效果明显,起初时精诚合作,一点点腐烂丝网,但是等他们把结界清出一片空地,适合斗法的时候,偷袭厮杀随之上演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戮到现在,结界内只有七位修士存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五位都是蛮修,包围着结界中心的那颗丝球,青黄翎羽缠在球内,并与地面的妖丝相连,无法取走,有位头发花白的蛮修正在施以毒攻,他专心致志摘取丝球,四位同伴驱使一座法塔守护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座法塔通体墨绿,悬浮在丝球上空,塔下盘坐两男两女,各自镇守一个方向,附近皆是血肉模糊的残尸,一具连一具,形成一条尸体环带,这些尸体显然都想攻破法塔,抢夺丝球与翎羽,却是技不如人,大多死在法塔攻击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只剩下两人仍在法塔外边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穿着罩头披风,外散一团红云,浑身上下裹着严严实实,看不清容貌,但她偶尔冷喝,在身前凝聚一颗鬼影头颅,抵御法塔劲射的蛮箭,想必是一头阴鬼成道的女修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矮矮胖胖,不修边幅,一副落魄的中年人模样,身手却是灵活,飘动如飞,来回躲避蛮箭,掌上燃烧火焰,抓住机会就发动反击,隔空劈打火掌,试图烧掉那座法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银袍老者与九指大师进来,眯着小眼说:“姚重光,怎么才叫一个帮手来?你们这些宗门不是兵强马壮吗,多带十个八个弟子,还怕抢不到宝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箭塔是天水蛮国有名的法器,箭出连珠,无物不蚀,小辈们进来也是送死!”银袍老者指指他,给九指大师介绍:“这位是观燃道人,灵火掌使的出神入化,早前老夫与他结成盟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看了看那头女鬼:“那位是妖师温元姬,也曾与老夫并肩联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重光照面先示好,目的很明显,联合两位野修共同狙击蛮人,等把蛮人击退,再收拾野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姚的,你没有被卷到空间残缝里,算是大难不死,怎么还有胆子再过来?”法塔附近的一名蛮修瞪着他:“诸蛮国同气连枝,你如此明目张胆围攻我们,不怕被飞霜蛮国征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雪山三派处于飞霜蛮国境内,故而有此恐吓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姚重光面露讥笑:“八年前你们天水蛮国与飞霜蛮国爆发兵祸,杀的尸山尸海,老夫曾受邀参战,你们两国祖庭的仇恨这么深,算什么同气连枝,世仇才对!老夫若杀了你们,还可以拿你们的人头到飞霜王宫领赏,这叫一举两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蛮修顿时不吭声了,只顾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摘取丝球的白发蛮修转过了头,对姚重光说:“姚道友,春鹊与夏燕不是什么值钱宝贝,一不能辅助你们修行,二不能增强你们神通,三不能滋补你们肉身,你们苦苦纠缠又是为何?你们在无花六殿随便找一颗灵丹,都比抢夺这两物划算,听老夫一句劝,这两物不值得你们冒险,还是离开为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头是五大蛮修当中唯一的金丹修士,姚重光不会轻视,却也不怵他:“广波蛮师,到底值不值,你说了并不算!我也想劝一劝你,眼下已经处在下风,如果你再霸着春夏双禽不松,可就离不开无花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广波蛮师沉吟片刻,随之撤了法术,中断丝球的摘取:“好罢,老夫听从你的劝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朝四个小辈挥挥手:“咱们到一边去,请姚道友亲自取宝!”

        蛮国律法严明,他令行禁止,四个玄胎期蛮修立刻簇拥着他,远离了丝球范围,千箭塔却仍旧悬在头顶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了这一幕,觉得这位广波蛮师很有手段,他以退为进非常高明,姚重光与野修观燃道人、妖师温元姬并不是一条心,他把丝球让出来,姚重光三人未必能抢到手,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,僵持到无花宫关闭,丝球留在此地,谁也拿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种局面对广波蛮师有利,因为丝球的方位已经锁定,等到六十年后,无花宫再度开启时,这座蚕茧结界会成为天水蛮国重点寻宝的区域,到时多带人手,一定可以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历次无花宫探险,有一大批类似蚕茧这种无法取走的重宝,都是留着下次再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对于野修来说,局面就极其被动了,他们独来独往,六十年后还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数,根本没有耐心等到下次,此时的观燃道人与温元姬都有些蠢蠢欲动,却是忌惮被群修围攻,迟迟不敢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姚重光与九指大师互望一眼,觉得事态变的棘手起来,如果观燃道人与温元姬忍不住冲动,前去摘取丝球,他们该不该阻止呢?不阻止,宝物要落到两名野修手上,阻止的话,势必要面临蛮修的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这九名修士因此陷入短暂的对持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们各怀心机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”忽听其中一位女蛮人怪叫一声,翻手托出一柄钵盂,凝眉道:“广波师叔,这里潜伏了另一路修士,也不知施展了什么隐形术,被我的蚁儿捕捉了他们移动的声音,共有两名修士,就藏在姓姚的身后!哼,姓姚的居心不良,安排了一记后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话音未落,姚重光与九指大师俱是如临大敌一样,呼!的拔地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金丹修士眼皮底下藏匿踪迹,而不被发现,神通肯定超乎寻常,却偏偏与他们不是一路,想想就是一阵后怕,万一藏匿者对他们实施偷袭,岂不是要老命不保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伙人不是老夫带进来的!”姚重光朝那女修喊道:“把你的蚁奴放出来,逼他们显出真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女修却不信他,摇头道:“不行!无花宫内充斥异气,蚁儿不能离开我肉身,否则失去桃核庇护,它非死不可!既然与你不是一伙,我把他们的方位告诉你,你自己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重光见她不帮忙,挥手洒出一把银沙,试图破解隐形,但她提供的方位根本就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贫僧来试一试!”九指大师同样忌惮藏匿者,托出一柄法镜,举镜照了过去:“此宝叫乾明宝鉴,专克隐遁法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见此话,想起当年避祭时,卫冲与鲁乔为了克制入微,就曾施展了乾明真光,但是被云克邪驱使一柄磁盾给反克,他急忙把磁盾摸出来,迎着乾明宝鉴的光柱反照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