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44章 星魂夺

第144章 星魂夺

        祭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与白天薇的头顶同样凝聚了弯月血影,三妖共同主持祭祀,金灯皇子不是死于袁河之手,而是毙命在祭阵当中,所以他的诅咒把三妖尽数附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!我们中了法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咒?什么法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祭杀了一个蛮贼里的贵族,死后在报复我们!这咒语本身没有攻击力,却能给其他蛮贼指引方位,对我们隔空施法!”白天薇声音颤抖,这显然是紧张所致,她慌忙从猿发中抽出一根发簪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施法者是金丹期修士,我们绝难抵挡住,你有什么防身宝物,快些驱使起来,不要有任何保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见她这般如临大敌,心知事态严重,忙问:“袁大哥会不会被蛮贼攻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着他!”白天薇觉得这女妖缺心眼,催道:“攻击随时会降临我们头上,你快点想法自保!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这才托出了海珊玉璧,结出一层蓝光护住肉身,一边自言自语:“假如袁大哥也中了法咒,他也会惦记我们,顷刻间就会返回来,给我们护法,只要他过来,蛮贼奈何不了我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不及了!”白天薇惊叫一声,头顶的弯月血影涌现一层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咔啪啪,开始外溅混乱气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两支血箭穿透弯月,携着阵阵啸音,垂扎她们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攻势来袭,霍残红才明白咒语的可怕,那血箭也不知是什么东西炼制,竟然一击把体外蓝光震出裂痕,很快就要破碎溃散,她被迫切断与都天血画的联系,妖力全部使出,注入海珊玉璧。

        镶在璧上的鲛泪立时闪起莹莹之芒,扩散一股灵波之力,似乎克制了血箭,致使它晃晃抖抖,失去了攻击方向,开始绕空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异宝护身,有惊无险化解了这一波攻势,白天薇却不同,她的发簪威能不够,无法阻止血箭压迫,眼瞅着就要大难临头,她瞥了霍残红一眼,见这女妖安稳无忧,急着喊:“霍姐姐,我挡不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怕,我使玉璧助你!”霍残红有心帮忙,但她抵御一支灵箭已经到了极限,如果分散法力,非但护不住自己,也救不了白天薇,便说:“你再坚持几息时间,我马上就能碎了这血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强蓄妖力,加快施法,血箭咯咯脆响,已经显露裂痕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薇却坚持不了,旋即摸出一根灵羽状的法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法器一经她驱使,她与霍残红的肉身忽然对调了方位,那支残破血箭到了她头上,又被她用发簪一撞,两宝玉石俱焚,溃为一团灵雾消失无踪,危机就此解除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霍残红却要迎接那支完整血箭的致命打击,她释放的一丝鲛泪神通已经耗尽,体外的蓝色光圈分崩离析,血箭长驱直入,扎她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死了吗?”她一脸平静,死亡对她,只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铿!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会让她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血箭逼近她寸许之间,落星钟隔空打来,一击撞碎血箭,但这次施法距离她太近,钟身荡动一波震力,自钟口扩散而下,震的她血气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噗!’她忍耐不住,张口喷出一团血渍,肉身忽感一阵脱力,后仰瘫倒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薇赶忙抱住她,捏出一枚灵果送入她唇中,目光却焦距在落星钟上,怎么也移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妖灵殿内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施展‘双灯四箭咒’的女修怒哼一声,脸色愈发阴沉:“有点道行!我连发三箭,竟然一个也未杀死,难道都是金丹修士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四支咒箭,最后一支箭的威力才最强,再打过去,即使金丹老怪物,他非死也要重伤!”那金袍男修说着话,捏出几张玉符,扬手抛向四方,这是在召集人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女修略有犹豫,既然三箭射不死对方,再出一箭已经没有意义,况且最后一支箭是她的保命符,她与金袍男修都是金灯国的皇族后裔,但国中派系林立,两人都是庶出,得赐的保命之宝本就不多,如果把最后一箭打出去,她只能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她劝了一句:“这次无花宫开启,月蛮山派了四名金丹前辈,道宗有两位,驻守在横瀑殿,我蛮宗也有两位,驻守在金花殿,我们可以手持金灯贴去寻他们帮忙,只要他们肯出手,顷刻间就能找出那三个凶手,杀之也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还没有经过入山考验,虽然有皇族身份,却仍旧不算月蛮山的真传!那四个前辈不会正眼瞧我们,即使把我们一身宝物尽数上贡,也很难说服他们支援!”金袍男修有点不耐烦:“快祭箭,这次入宫的同族,只有你的‘双灯四箭咒’能瞬时对凶手发动反击!等回了皇庭,我会让我母补偿你施法的损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女修一听,抬手抓了一下,头前两盏金灯旋汇合一,从中掉出一支黑红色灵箭,此箭已经宛如实物,咒力较之早前的三箭加起来都强,耗费了她几十年心血才炼制出来,威力已经与法宝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双灯四箭咒’是蛮宗真术,只有金灯国的皇族才能研修,这种上乘功法可不是那些普通修真门派能够比拟,别看她只有玄胎期修为,越阶咒杀金丹修士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又不是没有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祭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掐指一弹,黑红蛮箭又一次扎入血色雕像的月痕。

        咒术发动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尚未稳固肉身的创伤,甚至没有喘上几口气,忽觉头顶的弯月血影再次异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了袁兄,又有一支蛮箭打来!这一次,对方只打霍姐姐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只是巧合,那女修并不知道三人都是谁,她是随即选择的目标,只能说霍残红比较倒霉罢了,正好被她选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就来罢!”袁河已有准备,落星钟悬浮在霍残红头顶,稳稳罩着弯月血影,只要蛮箭敢露头,他会立刻镇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钟……”白天薇只觉心口乱跳,她是星宿猿族的后裔,在无花圣祖纵横的年代,她家的老祖们都以猿钟为本命法宝:“袁兄,你的宝钟可有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袁河回话,黑红蛮箭已经渗出弯月,但它根本无法逞凶,箭体射出一刻,即被落星钟的霞云给吸住,再不能动弹丝毫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正要驱使‘星火燎原’,炼掉这根蛮箭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薇忽然捏出一颗霞光缠绕的星斗:“袁兄,这宝贝叫做星魂夺!你驱使霞光送它进入钟口,罩在蛮箭上,可以把蛮箭从弯月中反打回去,以其之咒术,还其之杀力,一举诛灭那位施法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星魂夺是使用吸星斗云炼制出来,但她一直无法驾驭,今次她把此宝拿出来,是为了验证一件事情,她想看一看,袁河的法钟是不是那口传说中的圣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能驱使星魂夺,反杀了施法者,那就证明她的猜测正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