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42章 祭杀

第142章 祭杀

        祭台的位置比较远,霍残红看不到袁河在宫殿的情况,她的法目倒是能穿透湖水,但是为了主持祭祀,她法力只能局限在祭台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自顾说:“我本以为无花宫就是一座山上宫殿,想不到竟然存在这么奇怪的小结界,这湖泊的深度和青黎长河差不多,初下来时,让我感觉像是回了老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天薇熟知无花宫的秘密,给她介绍道:“这并不是湖波,而是一座横断瀑布,瀑中是无花圣祖生前储宝的地方,六殿当中,就属这里的宝贝最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横断瀑布,它怎么会断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被打烂,无花圣祖的坐骑小庚牛为了保护洞府,自毁妖躯与人贼同归于尽,也把瀑布震离方位!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又打听问:“眼下无花宫已经开启,什么时候才会关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约需要十天。”白天薇说:“蒙前辈遗留的石人其实也是禁制,因为缺少了眉心一块残石,导致禁制出现漏洞,每隔一甲子衰退一次,衰退期持续十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把筑梦石重新炼入石人,补了漏洞,无花宫就永远不能开启了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照理是这样,可一旦筑梦石归位,我们就再也进不了岁杏结界的入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头顶的都天祭阵陡然闪光,又一幅画被凝上一层血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薇随之一笑:“此画的祭品已经圆满,袁兄的行动非常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去极其兴奋,不知是她星宿猿族的根脚作祟,让她喜于祭祀,还是在为报东涯大祭的仇恨而引发的痛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过了一日,祭品越聚越多,但她仍旧不满足,因为画像有三百六十五张,迄今只积满十张,按照这个速度推算,十天后肯定不能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浮游到此查看祭阵情况,她提议说:“历次无花宫开启,在前几天内,修为弱的修士会被清理一空,我们不能被拖在横瀑殿,否则会浪费其余五殿的祭品,袁兄,我建议开启祭杀,这座祭台防御稳固,高手攻不破!即使被锁定了方位,我们也可以撤阵转移!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祭品,必须先锁住血气,他们死后的精血与魂魄才会被摄入画像,这也是干尸形成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五殿肯定也在上演厮杀,一批批的寻宝者都在陨落,但他们不在祭阵笼罩范围,便做不了祭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了看血画数量,目前只有十张,速度确实太慢,点头道:“那就开罢!我在这里给你们护法,如果有金丹期修士杀过来,我们立刻撤往‘酒山殿’,此殿的练气期修士最多,祭品能够轻易收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酒山殿是无花第一殿,昔年猿猴们酿酒的地方,遗留的宝物普遍与灵酒、果核、果种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天薇见他同意,二话不说甩动袖袍,开启都天血画阵的祭杀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猿山外边,仍有成群结队的修士在闯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湖上的云雾中,每隔四五里,就有修士身影出没,南辛头陀是唯一的练气期修士,他方才挪移到云中,顿觉肉身一阵紧绷,仿佛在被什么东西挤压,法力被压的无影无踪,导致他瞬间丧失行动力,止不住的跌向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坠落一刻,其实已经丧失灵智,双眼一黑再无知觉,他本来躯体雄壮,生的虎背熊腰,却是瞬间枯萎,精血裹着神魂消失于体内,尽数被摄入无花画像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幸成为祭杀的第一个祭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死的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有一位紫衫女子,她已有玄胎初期修为,碰巧望见南辛头陀陨亡的一幕,下意识认为是湖泊妖力所导致,嘴角忍不住抽搐,掉头冲去悬挂半空的雾门,这是连通无花六殿的出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不等抵达雾门,法力忽然紊乱失控,尖叫一声坠去湖面,也是她倒霉,正好卷出一朵大浪,宛如猛虎扑食,一口咬住她,让她即刻毙命在湖水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祭杀开启,一股无形的致命法力在横瀑殿内扩散,仿佛海啸一样凶猛横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宫殿遗址内,所有误入的练气期修士,一个接一个瘫倒毙命,瞬变为干尸。

        玄胎初期修士也难以幸免,法力尽数被镇,就此变为凡人之躯,成为待宰羔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于师弟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位同门结伴穿行在走廊,地面燃烧有灵火,他们御剑低空飞行,左边那位黄脸青年正在讲解一座密殿的材宝情况,戛然止声,一下摔倒火里,啊啊着惨叫:“胡师兄,我法力运转不灵,挡不住这妖火,你快救救我!”他一跳三尺高,伸手去拽飞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师兄却拔高了几丈,偏不让他够到,哼着说:“你也有今天呀,在宗门时仗着与老师有亲戚,往日里对我没有半点尊敬,活该你死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是看上黄脸青年的储宝袋,想要据为己有,他修为比黄脸青年高了一个小境界,感应到法力微微激荡,却是被他迅速压制,等黄脸青年被活活烧死,他才狐疑的望望四周:“奇怪,这到底是什么禁制,竟然让他法力尽消?难道这里有绝灵妖气?算了,既然危险这么大,我这就离开横瀑殿,前去寻找灵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类似的一幕,在遗址内每隔数里就要上演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边有八位蛮将正联手围攻一位玄胎后期的野修,眼瞅着就能击杀此人,结果情势急变,六个初期蛮将的法力被镇住,两个中期也控制自己法器的不如意,这种斗法的关键时期,可是要了老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野修一看,爆吼一声:“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斩草一样把八将尽数诛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半个时辰内,都天血画阵就已经硕果累累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张无花画像全部凝上血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却没甚么喜悦,祭杀开始后,他妖力灌入灵耳,一直在聆听着方圆百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两位金丹期修士从宫殿遗址内冲到湖水里,一个说:“是谁触发了横瀑殿残留的摄血禁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道:“也可能是有人在悄悄举办祭祀!待我施法试一试,看看能否把他搜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到这里,旋即朝白天薇与霍残红招了招手:“咱们转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目的是抓捕祭品,而不是与金丹修士恶战,他不会留在这里等着暴露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祭杀能集满三十张画像,等他把六殿逛一个遍,都天血画阵能至少功成一半,而且他有把握在一天内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