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40章 金花棒与小庚牛

第140章 金花棒与小庚牛

        无花六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殿一重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猿山外的音波开始减退,从东涯各地赶来的寻宝者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猿山内有一位妖族圣祖的道场,藏匿着数量众多的天材地宝,或许还有真传衣钵在里边,既然遇上一甲子一次的机缘,自然要来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是无主之地,那些有名的大派弟子汇聚在此,却并不阻止同道们闯山,只要有法子克制山外音波禁与山内的迷神禁,都能自由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类修士普遍是慕名而来,他们对无花猿山的历史一无所知,行为存在极高的冒险性,他们往往连无花六殿的影子都看不到,就已经毙命山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柯难通就是这样一位野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从山外的风口冲进来,只觉肉身被一股奇力给罩住,顿时不受控制,像是飘在漩涡内,把他扯向了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股挪移音力从他身上消失,他一下静悬在半空,又好似断线的风筝,开始向下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视线内充斥着红黑交汇的雾气,像是置身在云层,他本想祭出法器先行稳住肉身,结果法力怎么也调动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这是绝灵雾!”他怪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常年在积雷大泽闯荡,多次误入过绝灵环境,这对修士简直是噩梦,如果地面过高,摔下去就要粉身碎骨,别看他是法力精湛的玄胎修士,但肉身极其脆弱,假如失去保护而从几百丈的高空坠落,下场与凡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煎熬中下坠一盏茶时间,视线豁然开阔,已能清晰远眺到天地环境,这是一片残峰密布的山区,百里内分布倒塌的宫殿遗址,偶有庞大妖骸瘫趴在遗址中间,一道道身影从天而降,模样看去甚是狼狈,在半空挣扎着稳定方向,想必都是和他一样的寻宝者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里想必就是无花第四殿妖灵殿了!’他来不及细看,既然已经跌出了绝灵雾层,那么法力就能使用,他须尽快保护肉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不等他施法,下方的山头劲射一支灵箭,正中他头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    摔山之前他已经毙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处断崖峭壁,壁上堆满了碎石,当中还有三四具像他一样摔成肉泥的同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不乏平安降落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崖上穿行两位身材高大的修士,一人持着长枪,一人握着灵弓,笑嘻嘻搜检尸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一个倒霉鬼,这帮野修也真是胆大,连无花宫内的危险都没有打探出来,就敢傻乎乎闯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怪不得他们,妖灵殿是当年逆王们的埋骨地,殿外的空间残缝时常会渗出一些携了致命妖法的骸骨,这次是绝灵雾,下次就会涌现新的神通,他们根本不知道当年的逆王都是谁,自然不会了解殿内的危险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崖下传来一阵鼓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戚师在召唤我们了,快些过去罢,吾部这次来了四十余位蛮将,只为那头狮王的金焰心,上次无花宫开时,最先被火雀部落的罗疯子发现,他们这回一定带了精兵强将,我们未必能抢到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药云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无花六殿中唯一绽放绿意的区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绿色全部来自断裂的参天古树,不过是树体散发的天然色泽,几百里方圆的空间内,并没有生长草花,岁杏的死气早就弥漫其中,导致生灵都已经绝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猿山兴盛时,无花圣祖专门开辟了一座药园,并以树妖为鼎炉,炼制草丹,历次无花宫开启,寻宝者都能在这里找到一批灵丹妙药,但这需要他们潜入树干的洞穴,能不能发现草丹踪迹,全看各自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位女子的惨叫声,她姓薛名茹,出身南境一座修真家族,她祖居之地距离无花猿山非常远,但她资质差劲,拜不了名门正宗,修不成上乘功法,只能把长生希望寄托在机缘上,苦苦跋涉三年才赶到积雷大泽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她好不容易闯进了无花宫,刚刚一饱这座传奇妖宫的芳容,立马就被暗算致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苦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倒地以后,三名修士围住了她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道友,身份还没有打听清楚,你直接把她打杀,出手也太狠了吧。”这胖子目露惋惜,他是色中饿鬼,见薛茹姿色不凡,开始埋怨身边那位丑陋道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出手快点,万一让她有了警觉,再杀就难了!”丑陋道姑知他脾性,警告道:“无花宫开启以后,哪一次不是血雨腥风,天南地北的修士汇聚在此,是为了什么来?行善积德吗?你最好收起你的花花肠子,否则咱们分道扬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分什么分,咱们有幸凑到一块,正该齐心合力!”最后那位白胡子老头赶紧打圆场:“早前在山外边,老夫大致盘算了一下,这次闯宫的玄胎修士有五千之数,一半都是蛮修,咱北境宗门只来了几百人,其余都是亡命之徒,独自探宫的危险比妖族渡劫还大,倘若咱们分开,一件宝贝也别想寻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丑陋道姑明白轻重,她只是看不惯胖子的猥琐行为,揭过此事,她找白胡子打听问:“下山之前,长老们特别召见了我们这批弟子,叮嘱我们不要去‘横瀑殿’与‘金花殿’,却没有告知我们缘由!李道兄,你辈分高,肯定对无花宫了解深,能不能给我解一解疑惑,这到底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死的快呗!”白胡子摸着胡子说话:“横瀑殿里有一具牛尸,传说那是无花妖圣的坐骑,死的时候撞断一座大瀑布,妖力融于水中,常年掀动巨浪,见人就杀!那金花殿更可怕,传说是是一件古宝演化而成,金丹期前辈进去都有陨落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是牛尸,又是古宝,咱门派的长老们为什么不收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收!”白胡子把头摇的像拨浪鼓:“一收就有大祸,整座无花宫会即时崩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崩溃又有什么影响?”丑陋道姑想不明白:“料想无花宫的最大至宝就是牛尸与古宝,对长老们来说,收了这两件宝贝,总强的过搁在这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须明白,无花妖圣是何等强者,它留下牛尸与古宝,未必不是为了暗算咱人族的老前辈们,万一有谁忍不住贪心,执意取走两件宝贝,恐怕不能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李道兄言之有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通过无花宫的崩溃,说不定就能杀死取宝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金花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实是一座倒悬的浮峰,峰底足有几十里的直径,上面坐落一片残破宫殿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峰外被滚滚云雾封锁,一红一白两道剑光忽然穿透雾区,降落在宫外的一座石亭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已有数位寻宝者传送到此,正在石亭附近斗法,红白剑光抵达以后,冷声喝斥:“这种地界也敢来,你们全都活腻了罢?”

        荡剑射去战场,丝毫不讲情面,先把寻宝者杀光,红白剑光才显露真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对青年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 男的身材矮壮,穿了一身银袍,脖粗背厚,虬髯如戟,透着一股咄咄的凶悍之气,眼睛微眯,好像毒蛇盯着猎物:“我想不明白,为什么要留着这座山,就该直接毁掉,干净利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毁掉的话,桃树永难成为咱家宝贝!”女的身着红妆,容姿艳丽,语态却轻佻:“那树不服管教,隔三差五发脾气,非用岁杏尸体不能让它彻底归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咱们找了这么些年,从未发现那死树的线索,祖宗们认定有入口,何不自己过来寻找?”银袍汉子略有不满:“把神灯大人请出来,照一照就能发现了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无花逆妖死的时候,早就照过,蝶大人也探测了好几回。”红妆女子叹气道:“可恨那无花逆妖残忍奸诈,它竟碎掉了金花棒与小庚牛,这两样死物,一物克咱家神灯,一物克咱家神蝶,把横瀑殿与金花殿遮蔽的严严实实,叫咱们什么也发现不了,偏生咱们又不能炼走这两物,否则猿山必然崩溃,就再也找不着岁杏尸体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