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28章 渔翁得利

第128章 渔翁得利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盘浮半空,俯望着一人一妖斗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压妖师被剑阵所制,剑上闪烁雷芒,演化道道白纹剑气,交错劈斩,但他妖躯防御坚固,始终未有损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袍散人的处境更险峻一些,周身弥漫黑雾,受困雾里挣脱不得,这是三压妖师碎掉一根真羽形成的结界,毒力甚强,普通妖将困在其中,顷刻就要毙命当场,血袍散人仗着金丹期的深厚修为,勉强阻挡了鸦毒腐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么鏖战下去,血袍散人有可能先一步溃败,不过双方道行都深,磨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本来指望着麾下喽啰们支援,可惜喽啰们出工不出力,谁也不愿冒着性命危险插手老前辈的恶战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此才有了现在的僵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决定替他们破局,让他们搏命相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朝额前一拍,唤出银罡化云蟹的灵印,这种螃蟹专克妖毒,能够削弱黑雾妖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弱他帮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血袍散人根本发现不了袁河就在附近,但是当银罡妖云忽然显露,一丝丝渗入黑雾当中,他已经笃定袁河近在咫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显察觉到身上压力在减轻,有人在支援他,必是青猿无疑,也应了他早前猜测,青猿有谋弑妖师,并抢夺芝留婴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青猿也不知使了什么隐匿术,半点踪迹都感应不到,他施法助我,显然是居心不良,但我眼下的局面险恶万分,一旦群妖回撤,我想跑都跑不成,终要死在那头乌鸦手上,青猿的助力是我反败为胜的唯一机会,我必须抓住不可。’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知鹬蚌相争,渔翁有可能得利,却又不得不争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那乌鸦说的对,无论青猿多善于藏匿,它也只是一头妖将,修为差距太大,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用,它不具备虎口夺食的资格!’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血袍散人果断行动,双掌虚空朝前一抓,六口雷剑齐齐闪烁,剑体上开始凝结白色雷花,噼噼啪啪四溅雷星,忽又脱剑爬升,隔空汇聚到三压妖师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他修剑以来,专炼雷属真气,剑中藏有一式‘奔雷子’的神通,他有把握一击重创三压妖师的妖体,直接灭杀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法力尽出,雷花越聚越厚,逐渐形成一颗雷球的轮廓,这就是他的杀招‘本雷子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压妖师抬头张望,难掩目中忧虑,这雷球威势不凡,轰在身上一定不好受,怕是能劈出一个大窟窿来,但他的杀手锏只是一身皮糙肉厚的妖躯,并没有其它抵御办法,心想:‘难道要再碎一根真羽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三羽可以使用,早前为了困住血袍散人,已经碎掉一根,这种自毁妖躯的手段能让施展一次威力奇大的神通,后患却也致命,每掉一根羽毛就要留下一处罩门,假如三根齐掉,血袍散人只用剑气就能打烂他的妖躯,而且他修为只能停滞在妖师境,毕生无法再冲击妖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要把芝留婴抢到手,后患非但能抹除,还能带给他一场大机缘,他根脚很普通,即使妖躯完整,进阶妖王的几率也极低,若能炼化芝留婴,就可脱胎换骨,唤醒雷属真血,这种血脉还能帮助他抵御千劫,这才是他最为看重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老道士像是要拼命,这记雷术打出来,他法力不枯竭才怪,他想一招灭我,我又何尝不想灭他?只是那头青猿不知藏在什么地方,如果我最终拼个重伤,怕是要被他钻空子!哼,他是做梦!’

        三压妖师长尾一抖,脱落一根闪烁火光的羽毛,另一根也在颤颤晃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妖尾上炼化风、火、雾三羽,先把火羽打出来,盘飞一圈,拉出一条火环,把雷球包裹的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臭老道,你尽管来打,我妖族屡渡天劫,生来就要与雷打交道,你想仗着雷术灭我,那是痴心妄想。”三压妖师说罢,最后一根风羽咔咔着裂开,眨眼间狂风骤起,一下罩住他的妖躯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两层妖力防御,雷球伤不到他,他却可以反戈一击,一旦血袍散人施法结束,剑阵必然松动,到时他破阵而出,杀死血袍散人轻而易举,即使青猿在那时偷袭他,他也能仗着风羽残力反杀或远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狠的妖怪!”血袍散人见他这般舍得,自知不能胜:“老夫认栽,芝留婴归你了,老夫撤剑离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你娘!”三压妖师破口大骂,他已经付出这么大代价,怎么会放任血袍散人逃走:“今天你必须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血袍散人已经骑虎难下,倘若‘奔雷子’砸下去,却制服不了三压妖师,那他必死无疑,如果不砸,火羽却死死缠着‘奔雷子’,法力也收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忽一咬牙,挥臂猛捞,雷球即刻汇聚成型,却不去攻击三压妖师,隔空一遁,缠着火环扑向芝留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得不到这宝贝,那老夫就毁了它!谁也别想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脸的臭道士!你全家十八代都是黑心脓包!”三压妖师急的哇哇呱呱乱叫,下意识露出乌鸦本体的嘶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袍散人可以失去芝留婴,不影响以后道途,但如果三压妖师失去这宝贝,妖道根基就彻底毁了,他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,忽然把心一横,妖躯上的风羽之力随之脱体,一股脑全部欺上雷球,向上急拉,严防波及到芝留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道灵力融合一体,在半空相互纠缠,咔咔嚓嚓,外溅混乱气流,仿佛要把这一方空间给生生挤爆。

        雷球在风火双羽的剿杀下,逐渐不支,隐有溃散迹象,血袍散人哀叹一声,‘撤!’六口飞剑齐齐飞走,扎入毒雾,一股脑全部没入眉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终究是我妖族大天师赢了此战!”三压妖师失去束缚,妖躯拔地而起,展开双翅呼呼猛扇,推着风火双羽渗入毒雾结界,自血袍散人头顶一坠而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!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股力道强绝之极,直接把血袍散人肉身震成一堆飞灰,并在原地砸出一道数丈深的大坑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压妖师担心血袍散人没有死透,神魂有可能逃脱,急忙蓄积一口妖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正准备吐出去,鸦头上空忽然悬出一柄红葫芦,如意音波瞬时渗入妖躯,让他失神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高手斗法,生死往往是在一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袍散人的尸灰处,突起一柄雷芒飞剑,扎进了三压妖师的断尾罩门,一剑透体,从鸦头中飞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压妖师僵着妖躯从半空掉下来,那双死不瞑目的鸦眼正对着被他囚禁的芝留婴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婴妖见他惨死,自顾开怀大笑,很快又敛住,乌溜溜转动小眼,乌鸦死了,人也死了,只剩下一口飞剑,它停在半空做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飞剑之中浮现一张人脸之影,正是血袍散人的神魂:“你想坐收渔利,现在已经如愿以偿,还不现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对青猿喊话,刚才他被迫舍掉肉身,并碎了五剑,只留一剑保护神魂,却仍旧抱有胜算,因为他料定青猿不会任凭三压妖师完好无损的活着,事实也正如他预料,青猿果真在关键时刻出手,使用一柄葫芦宝暗算三压妖师,给他灭敌创造良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接下来,就是他与青猿之间的恶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失去肉身,他也有把握一击灭杀青猿,但是必须把青猿给引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有钟声回荡,似在眼前,也似在耳边,他调转剑身就要挪移,剑尖却撞在一层透明墙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剑力随之反震,荡起一层灵波,导致落星钟的轮廓陡然浮现:“这是什么法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察觉到落星钟压着飞剑冲向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实是袁河施法入微了落星钟,芝留婴也被他同时藏匿,只留下三压妖师的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杀鸦妖一刻,我已经用此钟截住你的去路,你闷头欺入钟口,竟然察觉不出来,你们人贼的金丹修士都这么没有用吗?”袁河说话时,掌卦不停,吸星斗云一朵接一朵渗入钟身,燃起了汹汹烈焰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袁河无法把神魂从法宝中摄出来,但落星钟的第二式神通‘星火燎原’却能够炼器,任何材料进了这口钟,都不可避免要被钟火摄炼,法宝也逃不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猿道友,你不要着急痛下杀手!”血袍散人已经驱使不动飞剑,钟内蕴含一股奇力,切断了他与飞剑的联系,让他大惊失色:“老夫在枫柏海有一处秘密洞府,藏了如山似海的珍宝,我马上领你去寻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是有珍宝,也不会为芝留婴拼命了。”袁河扭头看了看,这头小婴妖正朝他咧嘴发笑,口中发着嘻嘻之音,这让袁河暗奇,心想它不害怕我拿它入药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猿道友,你不缺珍宝,肯定缺少道门功法罢!”血袍散人感觉到飞剑在融化,神魂已经附燃了钟火,陨亡为期不远,他显得语无伦次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通晓无数法门,无论你想学什么神通,老夫都愿意倾囊相赠,猿道友,你让老夫做什么都可以,你随便打奴印,老夫愿做你的鬼奴,世世代代任你驱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渐说渐低,袁河始终不为所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