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24章 芝留婴

第124章 芝留婴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本有很多,但它们都是天地精华孕化而出,人贼挖空心思捉它们,妖族同道偏爱吃它们,即使成精化妖,也都独来独往,从来不露面,枫柏海地窟无数,谁也不知它们安家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草木精怪难觅,袁河只能从飞禽身上寻获真血,青芳与麻平久居枫柏海,肯定知晓这方面的情况,可是这两妖到底是什么性情,袁河仍在观察,等取了白冥焰石,他再作计较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走着,前方水溅草晃,轰轰震震,像是有兽群在朝这边儿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走来,他们遇上不少类似状况,起先不以为意,等兽群靠近以后,他们才意识到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兽群种类太多了,百余族混杂一起,鹿兔与豺豹并肩,鼠蛙与蛇蟒抵头前蹿,这显然是一场大逃亡,而非普通的掠食出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方一定有战斗爆发,规模也绝对不会小!”青芳凭经验做出判断,她与麻平的翅膀都受了重创,引路可以,却不能斗法,给袁河建议说:“猿老爷,咱们绕路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是规模大,斗法波及的范围会很广,绕路也会遇上。”袁河没有同意,支着耳朵朝前聆听,但是在陆地上,他的灵耳神通遭受削弱,根本听不到战场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看霍残红,情况和他差不多,对他摇了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再前行一段距离。”袁河领着三妖继续走,边问青芳:“附近有妖师定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枫柏海的妖师数量比其它几域加起来都多,但他们和草精木怪一样,日常也不露面,全都藏匿在隐蔽洞府里,生怕我们这些后辈引出祸事,牵连到他们。”青芳显然对妖师们怨念很深,语气略有怒愤:

        “待妖师们遇上危险时,却会给我们下命令,逼着我们救援,谁敢不从就杀谁!他们缺少宝贝的时候,也会直接闯到我们洞府洗劫!现如今,枫柏海最有声望的妖修是采丝洞的朱娘娘,根脚是蛛族,还有无顶洞的贺公公,根脚是鹤族,他们快要进阶妖师,援助过不少同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些废话,袁河不是在打听妖师的统御权,他又强调:“我是问你附近有没有妖师,如果有,他具体住在哪个位置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芳忙指西北方向:“百里外有一片千针林,有同道见过三压前辈在那里出没,他根脚是长尾鸦,炼有三根真羽,能使风、火、雾三术,他平常没有欺负晚辈的劣迹,却有盗窃的毛病,连小卒子的洞府他都偷偷光顾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停!”这是霍残红在喊话,她并不是让青芳住嘴,而是让几妖止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封真盘托给袁河观看,传音说:“前面有三个活物,一个藏在泽水里,还有两个躲在树冠处,也不知是人还是妖,看不到样貌,只能锁住它们的方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封真盘只能覆盖数里内的生灵血气,侦测范围有限,作用却极为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是什么兽类在沉睡?”袁河朝前凝望,没有见到打斗痕迹,这里并不是战场,未必就是有谁埋伏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水里的东西我甄别不出来。”霍残红道:“但树冠上的两个家伙藏匿行迹,像是心怀不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法目查看过那两棵树,什么也瞧不见,应该是施了隐身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方位告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等霍残红说罢,袁河迈步入微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芳与麻平俱都大惊,欲问袁河施了什么法术,却被霍残红警示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踩着风骨轮遁飞出去,左手抓着一张金网,这是在鹿蹄潭从那位韦驼子手上收缴的法器捆妖网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至一棵红枫古树的树根处,他弹指打出鸿尘剑丸,红葫芦绕着树干旋转爬升,冥音贴着树体向上蔓延,传至树杈时,忽听一声闷哼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似有气流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‘碰!’

        气流摔倒树下,砸出一具人状浅坑,捆妖网立时罩住这人肉身,红葫芦悬他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把此人镇压,袁河掉头飞走,又冲去十丈外相邻的枫树,途中眉心浮闪墨云乌贼的法印,猿躯腾然变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如今已有妖将修为,真灵印的妖力也在随着增强,变身后的法体其实相当庞大,但在入微状态下施展,仍旧不会被感应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乌贼的触手密集盘飞,贴住树干,张口喷撒墨色云雾,伴着妖风狂卷,瞬时欺上树冠,并扩涨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 树冠被墨云一罩,但见树杈处显露一具半坐的人影,咦!了一声:“这怪云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竟然克制我的隐身法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落音,眼前忽地蹿出一头青猿,几乎贴着他的衣衫,那条结满蓝色雷光的手臂一拳挥出,正中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影直接被震离树杈,在半空翻转了十几圈,鲜血自他胸前喷出,形成一道血环,簇拥着他向下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动作干净利落,一击即中,立刻跃树而出,盘浮在树外一条溪流的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溪的直径不过丈许,下面有一个疑似潜伏的人贼。

        宁杀错,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单臂一指,广寒剑丸化作一道白光射向溪面,雪花呼呼猛坠,顷刻间已把溪流尽数冻成了冰块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此时,那个被捆妖网镇压的修士恢复一些神智,惊恐怪叫:“他娘的,这是谁使的法网?高贤弟,马贤弟,快些出来,咱们着了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同伴没有喊来,却把霍残红、青芳与麻平三妖给吸引到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着道?”青芳冷哼:“藏头缩尾的无耻之徒,若非猿老爷神通强大,我们的下场一定对调!”言罢蓄积妖力,抬脚踩踏他的面部,这一脚过于用力,直让他尸首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掉此人,三妖又去寻找被惊雷臂震落的人贼,却是血肉模糊,倒地时已经气息全无,毙命当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猿老爷真是厉害,他到底施展了什么神通,人贼在暗,他在明,竟然一招能够毙敌?”青芳仰望盘浮半空的袁河,只觉这头猿将实在是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见她满脸惊骇,心说,如果袁大哥把落星钟使出来,这样的人贼能轻松杀十个,只是不想让你们知道,他才故意保留了杀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边儿正张望的时候,溪面开始扩散阵阵血雾,潜伏溪底的人贼抵御不了广寒剑气,神魂出窍离体,渗出了冰层,谁知一柄磁光镜早就架在上空,一下定住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虚空一抓,磁镜携着神魂飞他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反偷袭从开始到结束,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大哥,这三个人贼为什么要伏击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降落下来,霍残红跑到跟前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有些诧异,这神魂不知施了什么秘法,竟然阻止了小藏磁镜的炼魂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妖大人,伏击你们绝不是我的主意,我是受了杜老头与马大眼的胁迫!”这神魂在镜中说话:“前些天枫柏海现世一头芝留婴,有位金丹前辈召集我等二十余位散修,前来抓住这灵婴,结果半道被一头乌鸦给偷走,并叫来一批属下围攻我等,妖将越聚越多,我是想找灵婴,不是与妖族打仗,便悄悄逃离战场,本来是想返回洞府,结果碰上杜老头与马大眼,他们鬼迷心窍,不愿空手而归,在这里布置陷阱,我若是不答应,他们就要杀我,求妖大人不要迁怒于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故意伏击袁河四妖,而是谁途径,那就伏击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