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22章 蜉寿桃

第122章 蜉寿桃

        黑衣老者很不幸,偷袭他的杀招过于独特,心魔舞迟缓了他的施法速度,导致他反应再敏捷,也无法形成有效防御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僵能阻挡他镰刀法器的两次攻击而不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却无法在红葫芦的一次音波震杀下而存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修士肉身太脆弱,疏忽之下被击中一下,陨亡就有可能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血花刹那绽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毫无知觉的死去,音波降下来,他的躯体已是荡然不存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没有看见仇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头青鸟与飞僵本在束手待毙,骤然见了这一幕,不由呆愣住,心里也燃起一丝活命希望,谁知红葫芦方才杀掉黑衣老者,却是绕空急转,又悬在他们头顶。

        局势再清楚不过,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青鸟不愿意认命,身上的气链此时已经溃散,她准备搏一搏,却听一道警告声响在耳边:“动一下,就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动!”青鸟忙答,既然对方不立刻要她小命,那就有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顺着声音望过去,见一头青猿与一条辨不清根脚的鲛蜗女露出真身,就站在她旁边十余丈的距离,应该是瞬移过来,她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猿族?”她对大泽内栖居的猿族非常熟悉,但袁河面冷如冰,让她下意识畏惧,本想多说几句套一套交情,却又生生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暂留这两妖性命,是为了找出飞僵施展的鬼爪门神通,僵尸族没有魂魄,他必须逼问才能找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朝霍残红挥挥手:“去收了那些死人的储宝袋,把蜉寿桃核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应声去办,并不怕再冒出一伙偷袭者,她的封真盘始终在运转,任何藏匿踪迹的人或妖都难逃她的探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挣破头皮抢夺桃核,它到底是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在磁镜神魂里了解过这种灵桃的部分情况,却是知晓不深,他需要多方验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花宫内充斥一股乱神异气,嗅上一口就有昏厥之状,即使闭气胎息,也会被渗入肉身,任何宝物都抵御不了,必须蜉寿桃核才能克制。”青鸟详细回答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昔年听大泽的妖师前辈们讲过,蜉寿桃是诞生于积雷泽的天地灵根,被月蛮道庭移走,种在了月蛮山上,每次结出的灵桃俱都赏赐给门下弟子,一代代以来,这些弟子携带桃核闯荡积雷大泽,部分被我妖族杀死,抢了一批桃核,数量却极为稀有,我们冒险与人贼争斗,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花宫的禁制有几重?”袁河又问:“除了宫外的音波禁,宫内乱神禁,还有其它阻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霍残红已经找到桃核,递给袁河说:“袁大哥,你看是不是这一枚?”

        桃核如同珍珠一般大小,淡青的颜色,这让袁河回忆起当年梅婠娘娘的建宫赏赐,给了他一套《惊雷臂》法术与一枚果核,两者一模一样,肯定都是蜉寿桃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了!”青鸟听他对无花宫像是较为陌生,判断他是从泽外赶来的猿族,趁机拉起交情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猿老爷,我认识你族的星宿猿白天薇,她曾经对我讲过,无花宫外的音波禁制其实是一头云梦猕猴遗留的幻境,境中猴鸣猿吼,又连绵不绝,往常时即使妖师也要被震碎法体,摄音宝没有一点用,这声音每隔一甲子才会减弱,你族的白天薇有最稳当的克制办法,如果猿老爷不嫌弃,我愿意代为引荐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梦猕猴不是袁河第一次听说,他身上有一颗筑梦石,正是此种猕猴的内丹,不过自从他百年前进入小藏冰河后,为了防止石中异音被捕捉,特别向云克邪讨要一张禁符,前些天出了冰河,他也没有开启,一直封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筑梦石能否抵御无花宫外的音波禁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不打听那位星宿猿:“照你所说,无花宫内外的禁制都是天然形成,岂不是任何人都能入内寻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为高的修士进不去。”青鸟捉摸不透袁河心思,目光盯在袁河的长耳上,边说:“无花宫建在无花猿山上,是当年无花圣祖的道场,人贼曾经组成联军攻打她,战后整座山的空间已经破碎,人贼费了好大力气才重新稳固,修为倘若高于斩骨境或者玄胎期,法力稍有一次外散,就有可能造成空间动荡,从而触发空间残缝,这些残缝吸力古怪,法力越高,越容易被吸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无花圣祖死后,历次无花宫开启,总有一批妖师与金丹期高手,压制修为潜入进去,但只要他们和小辈动上手,往往倒霉的是他们,因为空间残缝伤害不了我们妖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花宫的大致情况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宫内宫外各有一道禁制,进入存在限制,妖将与玄胎期修士是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猿老爷,我所说句句是实情,咱们是妖族同道,既然你也要去无花宫,我愿意把身上的宝物尽数上贡给你。”那青鸟见袁河不再发问,开始求情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族在一百余年前栖居在极北的望海域,那里隐居有不少耳猿族,我曾经救过一头蒲耳猿,与你族有渊源,还请你看在这份薄面上,饶过我们性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蒲耳猿?”袁河略有意外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那时年纪尚幼,独自流落到我家,也不知姓甚么,一直喊他小青。”青鸟善于察言观色,心想这头猿将难道与蒲耳猿认识:“猿老爷,你是不是见过小青贤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不回答,转向了那头飞僵:“你的白冥罐是如何炼制出来的?把这种材料与你的血门神通上贡出来,我给你们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飞僵面色为难:“鬼爪门的心法我愿意上贡,我却没有白冥焰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们知道哪里有!”青鸟急急接上话:“猿老爷,我们并不是饮血域的妖修,而是住在北边相邻的雨霖域,那地界多有冥穴存在,鬼爪门的神通是我们一块发现,那是一处上古残留的遗址,我们愿意引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其实也想掌握这套神通,但是受限于根脚,妖躯无法诞生真气,只能帮助飞僵修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