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18章 鹿蹄潭

第118章 鹿蹄潭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座山洞里有妖气弥漫,却不见水妖踪迹,想必是出外巡逻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找到一座山窟窿,观其形状,应该是长躯类妖物的洞穴,蛇蛟都有可能,霍残红法目照入洞底,细看之下略显气恼:“洞府之主不是好妖,它吃同道,遍地都是骨骸,袁大哥,咱们不用与它接触,换一个水域打听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积雷泽不比青黎长河,这里没有妖国,秩序混乱,妖族相互厮杀是常态,连生存都是问题,谁去管好与坏。”袁河示意她继续前行:“此地之水已经不再流动,很快就能抵达尽头,岸边应该不远了,咱们登岸去寻找陆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路走来,只发现这一座妖洞,这里水质混杂,又弥漫瘴毒之气,并不适合水族栖居,滞留水里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朝前游行几十里,环境隐约有了光亮,正如袁河猜测的那样,陆地就在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爬上一棵野菇的伞冠,暂停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位置,袁河能够清晰捕捉到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诸位道友,不要打它蛇角,这角只要伤着一点,咱们苦守鹿蹄潭三年就算前功尽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韦驼子,你当我们不知道蛇角的重要吗,它是摄音蛇,独角能够克制无花宫外的碎魂音波,但它已经修到斩骨后期,皮糙肉厚,蛇躯根本打不烂,不攻击它的头颅,早晚被它破网而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的捆妖网是用赤金蚕丝炼制,专克它的水属妖气,它挣不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它有可能自毁妖躯,迷神香已经快要燃完,等它恢复了神智,说不定就要和我们玉石俱焚,如果诸位有谁携带了诛魂宝物,这就使出来,免得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蛇妖天赋能够克制魂宝,不过我昔年在大泽找到一把古器,能够诱使妖魂出窍,只是古器品阶太高,须请两位道友助我一臂之力,三人联合施法,才能唤醒古器威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到这里,已经有了大致判断,人族修士前来擒妖炼宝了,而且炼制的宝贝与无花宫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小藏空间时,袁河就打定主意,等他到了积雷大泽,先去无花宫寻找东游道场的线索,无论道门还是妖界,无花宫的名气最为响亮,也是猿族祖庭最有可能出没的地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大哥,这里像是一座深潭的边缘,岸边共有五个人贼。”霍残红把岸上局势看的一清二楚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在浅水处种了一株像是手掌一样的怪草,那草上隐约有雷纹闪烁,摄音蛇一口咬住掌花,因此才中了他们的暗算,先被他们用火网罩住妖躯,又被一根法香插在头前,那株掌花到底是什么的东西,那蛇的形体足有十几丈大,应该有妖将修为,怎么会如此轻易被伏击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怪草很可能是雷击掌,这种东西能帮助妖将淬炼鳞甲,提升斩骨期妖力,那条蛇忍不住贪欲,这才铤而走险,结果着了人贼的道。”袁河问她:“这五个人贼是不是站在一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嗯了一声:“他们分散落在蛇躯身上,三人抵头商议对策,余下两人站的有点远!他们有胆子攻击妖将,想必都是玄胎境界的高手,袁大哥,我们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他们!等我动了手,你要留意他们的动静,如果有漏网之鱼撤离,立刻去堵住!”袁河不会避战,他需要找出进入无花宫的办法,也要摸清积雷大泽诸方势力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次偷袭行动,袁河要确保把这五个人贼尽数打杀,不给他们走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入微体潜行过去,逼近至百丈远的距离,五人俱无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方深潭横跨几十里面积,谁也不会留意一个比蚂蚁还小的妖猿突然破水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本想直接祭出落星钟,但钟口却无法把五人全部笼罩,那条大蛇的蛇头瘫在岸边,半截蛇躯淹在潭水中,三人站在蛇头,两人在躯干上警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袁河先施展入微妖气把他们缩小,落星钟肯定可以把他们一网生擒,但施法需要时间,也容易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把战事权衡完毕,随手抛出广寒剑丸,先定在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迎前一步,踏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嗖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凌空一遁,在蛇头上空显露本体,不待五人抬头观看,落星钟已经劈头罩下,先压住其中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不着急灭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刚一显露,余下那个黑衣女子与驼背老者俱是一愣,“猴妖?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疑虑刚刚涌在心间,袁河已经欺身到黑衣女子跟前,惊雷臂也蓄势完成,一拳打她面门,那女子倒是反应敏锐,近在咫尺之间,走避已经不可能,她飞快悬出一枚巴掌大的圆盾,隔空挪移,拉出一道道盾影,把她要害部位保护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雷力狂暴万分,圆盾触之即碎,她顿觉胸口似是被重锤击中,一击就震碎了她的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驼背老者见袁河突施杀招,没来由心惊胆颤,雷拳涌现时,他瞬时后仰倒飞,只想远远避开,根本没有帮助黑衣女子抵御的念头,危险来临时先保自己,人族修士都有这样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殊不知他的退路已经被封死,袁河欺身攻击黑衣女子,这是特别选择的目标,如果驼背老者要逃跑,他肯定是向后撤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撤了十几丈远,忽觉后心传来一阵巨疼,一口透明的无形寒剑自他背后扎入,从前胸穿出来,回旋一飞,又急斩他的脖颈,他此时已无半点反抗之力,眼睁睁看着飞剑前来收割性命,却是连一句遗言也发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头颅一下冲天飞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看也不看他,肉身盘浮在半空,直勾勾盯住了落星钟:“轮到你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下两男一女疯狂挣扎,却怎么也冲不破钟身,他们视线穿过透明的钟壁,全程目睹了黑衣女子与驼背老者的陨亡,俱都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竟敢残杀我人界修士,不怕被报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完你们,我们就走,看你们怎么报复?”霍残红已经从河面冲上来,落在袁河肩头,急急对袁河道:“袁大哥,快点烧死他们罢,人贼最是奸猾,一不留神他们就能逃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一个也别想逃。”袁河横臂一指,吸星斗云随之灌入钟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