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13章 玉景福地与望古宫

第113章 玉景福地与望古宫

        这场惊变发生在一霎那,又急又险,树藤在空间内交错抛甩,见屋缠屋,见妖缠妖,纵然听到雨过庭的呼喊,袁河也无暇它顾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小藏树连根消失,空间即刻被河水冲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做好撤离准备,却见传送门的磁光忽然熄灭,动荡随之趋于安定,他的处境也在转危为安,便留着未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使用避水柱重新稳固这一方环境,等到河水排空,发现霍残红瘫在阵门下面,晕晕乎乎的转醒,抬手拍打磁墙,姐!姐!叫个不停,表情甚是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是袁河导致,但他真是无心,如果他知道那团银点是一座如此庞大的传送阵,他绝不会吹出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了过去,立在霍残红身边,开始打量磁墙,薄薄如同一面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头的墙壁上正在蔓延裂缝,恐怕用不了太久,罚天神雷就能把整座阵门轰击的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雨过庭与霍冬珑到底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?’

        这阵门的存在年限一定不短,入微显然是为了藏匿,如此布置又是意欲何为?袁河正考虑这个问题,忽听磁墙上传来雨过庭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能不能听见我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见了,只是觉得太过匪夷所思,一时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却猛的抬起头,抹抹眼泪:“我能!”她单手抚住墙壁:“雨天师,我是残红,你和我姐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倒豆子一样讲了好几句,却只得到雨过庭的重复发言:“袁河,能不能听见我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雨过庭一直在重复,显然无法捕捉霍残红的一语一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见此状况,抬手摁住霍残红的肩膀:“你不要急!让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仰头瞧瞧他:“好罢。”就此沉默下来,却是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踏前几步,刚刚侧耳到墙上,雨过庭忽然更换了新说辞: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我与东珑到了一座叫做‘百猿涧’的寒冰瀑布,这里居住的妖族全是你们猿族,坐镇有一位妖师,他说他家在这里居住无数年,祖上是为了看守‘无象门’,只是岁月过去太久,无象门是入微体,没有谁能发现,渐渐就遗忘了它,这阵门完好可以传送,即使阵门损坏,声音仍旧可以穿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小藏地磁之力,但你须把传音法术使出来,送入你面前的阵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觉得神奇无比,他回应了第一句话:“你们还在东涯洲吗,无象门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边静了片刻,才有雨过庭的叹息传来,果真有效果,她道:“无象门突然开启,我们都以为要死了,谁知却是因祸得福,这‘百猿涧’位于大荒洲的玉景福地内,归望古宫统御,大老爷虞无祚是羽耳猿的根脚,他弟子们个个都有圣祖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,大荒是我们妖族的天地,三海族有位洪荒老祖仍旧存在,她也统御一座福地,我准备带着冬珑去投奔她,真想不到,眨眼就跨海传送到大荒,如同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与霍残红听了以后,俱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小藏树发狂的时候,就该让树藤给拽住,一块传到对面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忙问:“雨天师,这座磁门损伤不大,你问一问大荒的天师,如果我把磁门修复,是不是也能传送过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无象门!洪荒时代被猿族与冥族两位老爷合力炼制出来,望古宫门徒才懂得祭炼法门,它也最怕罚天神雷的攻击,只要被神雷击中一次,就要耗费无数年心血修补,即使让你知晓炼制办法,以你的修为,数千年未必能重新触发它的传送法力。”雨过庭在转述百猿涧妖师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好去寻找新的无象门,东涯洲共隐匿五座无象门,每一座都通往大荒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茫茫天地,哪里去找?“既然你知道有五门,能不能从其它门中重回东涯?”

        雨过庭忽然止音,换了一个懒洋洋的男猿之声:“嘿嘿,小孩,你怕是不知道,洪荒年间天地崩塌,九洲曾经移位,东朝……哦,就是你们所谓的东涯与三圣洲被圣人施了无象仙法,早就失落在深海里,谁也进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涯是咱家祖庭,老祖们从未间断找你们,如今无象门突然显世,这事其实很重要,我本来是想汇报给望古宫的小老爷,可是这两个三海小娘娘苦苦哀求,等她们投奔了自家老祖,再让我上报,我心软,也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是害怕落星钟的消息走漏,导致她们惹上祸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老祖你周全之恩。”袁河拿出恭敬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是凌风猿,身上有东游老老爷的血脉,想当年,东游老老爷与海珊老娘娘可是洪荒最有名的姻缘呢,我又怎么会不周全海珊老娘娘的娘家孩儿?”他是在念旧,言语充满唏嘘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无心打听旧事,他察觉到罚天雷域应该就是为了防止无象门显露真身,不让大荒妖修兵临,否则这无数岁月,东涯洲不该一直处于失落状态,他请教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走海上,能不能寻找到大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洪荒时代东洲与三圣洲全部遁隐,你出海只能抵达三圣洲,其它地界你永远也找不到!不信你可以去试一试,无论你航行多少年,最终仍旧绕到东涯与三圣洲,诸洲的大仙们全在搜索,却是发现不了一个两洲生灵,只有无象门才是唯一通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骤然听闻这个消息,袁河只觉心里一阵发堵,他本以为青黎长河是一个笼子,难道东涯洲竟然也是一座禁制的囚笼,如果出海走不通,那他必须寻找无象门:“老祖,除了这一座,其余四座传送门都藏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凌风猿对他说:“好孩儿,无象门具体在哪个位置,岁月过去太久,恐怕只有望古宫的大老爷才清楚,不过你莫怕,老祖我再给你指一条明路!咱家的东游老老爷舍身前,为了给他的宝贝找风髓吃,开辟一座通往南凰洲的阵门,你去试一试,看看能否先绕路去南凰,然后再出海到大荒,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已经多次听到东游老爷,却不细问这位远祖来历:“南凰阵门又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在东游老老爷的道场里,洪荒年月,咱家的几位老爷们都住在五乐山,也就是你们现在称为‘积雷大泽’的地界,不过那个传送阵是否还在,我可不敢保证了,总之还是无象门更保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