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12章 无象荒门

第112章 无象荒门

        ‘这号角上到底在演化什么卦?’

        ‘化缘参血能够显形卦相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‘号角也有气运傍身,是不是和落星钟一个级别的宝贝?’

        看见卦相的一刻,袁河心中涌出诸多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着急弄清卦相的起因,垂首在参骨鼎上方,目不转睛观看掌影的变幻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星钟封印有七道掌卦,若非星宿白猿破解前两卦,袁河掌握不了‘吸星斗云’与‘星火燎原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以为号角上的掌卦速度会快不可见,岂知却是看的清清楚楚,掌影流动异常缓慢,而且每一道掌影都携带着嗡嗡震震的轻微颤抖,有时掌影上还会出现纤细的裂痕脉络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它受伤了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这号角的角尖开了一个小孔,于此才能被吹出角风,但小孔边沿的螺纹残次不齐,像是损伤所致,如果号角真的曾经受过重创,那它演化的掌卦被袁河清晰捕捉,也就能够解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它的大口螺纹其实也不平整,怎么看都不像一件完整宝贝,有可能是从什么东西上断裂下来,但我一点不可惜,如果它灵性仍旧存在,肯定和落星钟一样算计我,我也没有机会把它炼入肉身里。’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袁河炼化号角才更放心,也更有信心,连落星钟都找它庇护,雪摩士也看不见它的气运,它的本事可想而知,假如它完好无损,雪摩士的《一气化缘经》绝难奈何它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开始反复琢磨号角掌卦,这些卦相如同影子一样缠在号角表层,不知从何时开始,也不知到何时结束,一遍遍的循环演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袁河把卦相牢记在心,忍不住摆动手掌,随着他开始驱使掌卦,体内妖力疯狂涌动,尽数汇聚到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咦?我与号角有感应了!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大为意外,只见那根号角仿佛活了一样,在参骨鼎内蹦蹦跳跳,很快挣脱了劫风笼罩,化作一团绿光飞到他掌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卦并没有停止,袁河仍在运转,直至体内妖力耗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手上的动作停止时,号角突地映照一层绿色光圈,罩他在其中,下一刻,他的肉身呼的猛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诡奇的一幕让他瞠目结舌:‘我本身就是入微状态,较之原始本体小了上千倍,现在竟然再次缩小,难道这根号角能把我变成一颗微尘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现在的体积只比蚂蚁小了几十倍,远远构不成原子肉身,但这样的状态已经隐匿全无,谁也发现不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‘那我该怎么变回去呀!’他忽然犯起愁,号角掌卦变幻离奇,显然是一套类似《解真入微功》的大神通,只是他现在推演不出完整轮廓,究竟哪一卦可以恢复真躯,他破解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虑好一会儿,他决定使用老办法,摄取无花珠的绿液,吹出号角的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别说,这办法果真有效。

        掌卦带给他的震撼也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验证这套大神通的藏匿威能,待到妖力还复过来,他又一次入微,尔后离开房间,准确潜入雨过庭所在的木屋,看看雨过庭能否感应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微绝不仅仅是缩小体积这么简单,躲避东涯大祭时已经有了明证,号角入微体能把血气、生机、方位甚至气运统统隐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房门,首先看见卷着袖子的霍残红,正在热火朝天搭建她的宫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这半年,霍残红一直在围着小藏树盖房子,乐此不疲,但她独自一妖在忙活,效率肯定谈不上高,至今才使用三生玉堆出一座大屋顶玉殿,本来是想让袁河居住,但袁河嫌弃她盖的不好看,于是她又起第二座,在美观上绞尽脑汁,进度自然更加缓慢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她身边悄无声息绕过去,走了十几丈远,尚未抵达雨过庭的门前,袁河忽然止步,垂着头下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位置闪烁有一颗淡银色的光团,但无论袁河怎么观摩,始终看不清光团的模样,伸手摸了摸,顿有针扎的感觉,却是一点不疼,反而与体内妖气产生感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‘这东西竟然也是入微体?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以为这是什么天材地宝,一时好奇,举起了号角,对准光团吹出了角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这一吹,真是吹出了一个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光团体积太小,涨大的时候被袁河捕捉了它的样貌。

        竟是一座四四方方的银色光门,门中凝聚一座磁光漩涡,散射的光芒与小藏树的磁光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一看就知,这是修士搭建的传送阵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这座传送门的体积竟然庞大无比,从它拔地而起那一刻,就在朝着周围疯狂延伸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间已经涨破小藏树的空间,却仍旧不停止,一举冲入河水,直至扩涨到雷电密布的罚天雷域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它最终停止延伸时,若以袁河的原始本体衡量,它的直径足足有一百丈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异的是,从地底升腾而出的雷柱,天罗地网一样笼罩传送门,却迟迟击不碎它,它的防御力当真是强悍到离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这是什么鬼东西!”霍残红已经吓呆,捂着嘴巴仰望传送门,又喊:“姐,袁主事,雨天师,你们快看,从地底蹦出来一座磁光门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赶紧复原肉身,谁知他刚刚显形,就听见雨过庭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:“袁河,小藏树失控了,它发疯一样缠住我们,快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藏树不是发疯这么简单,莲花环池内的泥土尽数松动,这棵树正在连根拔起,但它不是自愿出土,而是被传送门的吸力笼罩,它缠住雨过庭与霍冬珑是为了自保,就如同溺水者去抓救命稻草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把树下的房间全部缠住,试图寻找稳固树体的所有东西,连袁河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它的诞生正是因为传送阵,虽然这阵门的防御极其坚固,在罚天神雷连番轰击之下,裂痕已在门上酝酿,它的本体能给传送阵补充抵御的力量,结果被牢牢吸住,不断抽取它的妖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伞状树冠最先扎入光门,树根随之也被吸了进去,最后是树藤缠绕的雨过庭与霍冬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!”霍残红望见霍冬珑的身影,不管不顾飞扑过去,伸着手臂去抓霍冬珑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阵门的左上角出现第一道缺口,门内的磁光漩涡随之溃散,化作一堵磁墙,静止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吸力也瞬间消失,上百条树藤被一切而断,软塌塌跌落泥土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差了一步没有抓住霍冬珑,闷头撞在磁墙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