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09章 海珊玉壁

第109章 海珊玉壁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雨过庭的神魂渗入雪莲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双目闪烁潮汐风暴,体外结出一层寒光,迫使它腿上的树藤缩回水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小藏树停止晃动,地震也缓慢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 空间重归于安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躯体无暇无缺,根脚比我以前的本体金遁鲛更厉害。”雨过庭难掩喜色,虽然傀儡不是纯粹的三海族遗尸,却被雪摩士祭炼的几乎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 潮汐眼是探险大海的最强神通,雪摩士付诸这么多心血,也是考虑到将来有可能被月蛮人追杀,好逃入大海避难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便宜了雨过庭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显然是化祸为福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显得心事重重,小藏磁光能够克制黑焰凰蛊,恐怕不能继续镇压得了肉身的雨过庭。

        闯入雷域前,袁河把诸事都已经打算妥当,囚禁雨过庭与霍冬珑,不让两妖干扰他修行,谁知雪摩士会在洞府留下这样一个大隐患,导致他现在处境被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随之把落星钟收了起来,还给霍冬珑自由,如果雨过庭睚眦必报,到时候,他就要与霍冬珑联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走在生死边缘,还要处处防备,袁河也觉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假如重选一次,袁河照样会救雨过庭,因为不救不行,现实摆在这儿,雪摩士洞府必须雨过庭的神魂才能常住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雨天师,你能从灵池里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我的腿里像是被种了禁制。”雨过庭脸上浮出诧异表情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动,否则小藏妖树会破土而出,毁了这方空间!我也能感应小藏树的灵魄,它一直在沉睡,我们吵醒了它,它非常愤怒,不过潮汐之力让它重归平静,它现在开始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什么‘猿庭已灭,东游老爷到底折翼在何方?海珊玉璧一分为二,找不到东游老爷的半壁,我永难追回吾族圣物,海珊娘娘保佑我吧,别叫我客死异乡……’”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在一旁听着,觉得小藏树的言语莫名其妙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妖树灵智未显,它哪里知道猿庭,再说它是草精木怪,怎么会扯上咱三海族的娘娘?它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没有生病!灵智初开的妖族与人族婴儿一样,都会牙牙学语,听到什么学什么,它应该是从别处偷听到这番话,便牢牢记住,反复学着说。”袁河问雨过庭:“小藏磁光能不能祭炼魂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!”雨过庭也已经明悟过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是从这具肉身上捕捉了一丝残魂残识,它说的话其实是这具肉身所留!但东游老爷与海珊娘娘是谁,海珊玉壁是什么东西,吾族的圣物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遗憾三海族的传承已经尽数断了,即使海母与海娲的一部分传说,也是从外族口中听来,此刻雨过庭燃起一股决心,那便是继承这具肉身的遗志,追回海珊玉璧与圣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殊不知,其中半块玉璧已经落在袁河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方素师太在一处遗址里找到这具肉身,肉身遗物自然也都落在她手上,等她死后,雪摩士又全盘接收了她的衣钵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前袁河检查雪摩士的参牙宝藏,记得有一块半圆形的蓝玉,但他当时根本没有细看,也不知是不是海珊玉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在这里长期居住,雨天师,这座空间能不能稳固,都要依靠你,想必你清楚这具雪莲肉身的重要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暂时不会离开,我要把小藏树的记忆全部找出来。”雨过庭明白袁河的意思,也知道他心中忧虑,坦白讲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圆圆老祖的事情我很痛心,却不恨她,因为我的命是她所救,但我与你族的渊源也就此而终,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收留一只猿!至于你,你用蛊虫拘禁我,这是事出有因,我不会把你的行为当作是冒犯,你又给我一具肉身,这是逼不得已,我也不会把你的行为当作是恩惠,就此揭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雨过庭俯视着袁河,想起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情景,那时袁河已经留给她极深印象,这次躲避东涯大祭,假如没有袁河,她绝对活不成,她其实倾向于袁河对她有恩,但圆圆老祖改变了她对恩仇的看法,都说人心难测,妖心又何尝不是呢,似袁河这种机敏的猿猴,此刻肯定在戒备她,怕她抢夺落星钟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可我真没有此意!别说一件猿族至宝,就是一百件又有什么用?能阻止人贼抢夺,还是能阻止人贼血祭?都不能!况且落星钟只有猿族能用,我怎么会稀罕!’

        但无论她怎么解释,袁河都不会彻底信任她,她明白这一点,故此她虽然挣脱黑焰凰蛊的束缚,却未有透露,早前树藤缠着雪莲傀儡,磁光气息过于浓厚,蛊虫已经萎靡不振,被她轻易困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能让袁河对她疑神疑鬼,从而私自逃离这方空间,那么她将永远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尽量使用温和的口气:

        “蓝峰对我讲过你狙击人贼的手段,一直以来我都认为,妖族不能内斗,人贼才是不死不休的仇敌,你有本事抵御他们,我作为妖师,会给你提供应有的帮助,只要我还在这里住一天,就会给你护法,你遇上任何修行疑难,都可以来请教我,但我要走的时候,你须把我送出雷域,我讲的够不够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再清楚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希望她真是开诚布公讲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清楚,那就退下罢。”雨过庭朝他摆摆手,却不让霍冬珑姐妹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判断雨过庭是要算一算旧账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她们是同族,却不存在什么血脉情分,反倒相互仇视,这是三海族的性情缺陷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等他走到门外时,听见雨过庭说:“你以下犯上,谋弑族长,原本罪不可赦,但你自幼漂泊边荒水域,免不了对我心怀怨恨,我从未照顾过你,也不会要求你对我尊重,过些年月,我要返回青黎长河,需要借用你的冬眠隐匿神通,如果你办好这差事,我会对你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话是故意讲给袁河听,雨过庭不会处罚霍冬珑,更不能杀,否则袁河一定会逃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四妖迎来暂时的和睦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期待这种和睦能够一直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围着小藏树转一圈,树下搭建的木屋非常多,他随便找了一间住进去,心想:‘这几天就像是趟了一遍刀山火海,好在是有惊无险,终究是平安了,这一切劫难都是源自落星钟,它推算只我一妖能够幸存,却为什么不给我警示雪摩士的洞府危机?即使我按照它的卦相,放任雨过庭三妖死去,但我如何能在小藏树制造的水灾中活下来?难道它的最终打算是把我也杀了吗?’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盘坐在落星钟内,让号角触碰钟顶,再也没有任何卦相显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‘它想驾驭我,但我也想驾驭它!我这就把号角炼入肉身,到时再看它有什么反应!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