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108章 河灾

第108章 河灾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初步推断,这具雕像是雪摩士的守洞傀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随着雪摩士的陨落,傀儡已经无主操纵,沦为一件死物,无法再保护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袁河遁入空间,反复搜索潜在危险,半点声响都未听到,除了银树与雪莲,以及这两种草树散发的浓郁灵气外,便再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望了望屋外的参天大树,这一棵正是他试图寻找的小藏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雨天师,小藏树你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藏树又叫小藏磁木,能够散射磁光,因它是冥属草类,威能一律针对魂灵,无论人族还是妖族,神魂出窍以后,只要让小藏磁光罩住,那就再也动弹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镇压神魂的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还有一个困惑,小藏磁光是冥界六大真术之一,天生就克制巫凰人,但巫凰人并没有魂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魂生灵害怕这种磁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曾经从人贼手上抢到一柄小藏光宝,拿来对付无魂阴尸,它们似乎并不畏惧。”雨过庭没有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袁河炼制了小藏剑丸,再遇上巫凰人才能得到检验。

        聊到这里,他吹出一口妖气,推开房门,却未入内,立在门前打量里边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内大堂极是开阔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无桌无凳,不见一件家具,墙壁也没有装饰,只在中间挖了一口灵池,雪莲傀儡站在池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长着一副女人身躯,体格却超过袁河四五倍,留有一头银色长发,发质与常人无异,外露肌肤如雪凝固,隐隐透着红晕,细看就是真皮真肉,五官浑然天成,就如吸风饮露而活成的玉人,绝非玉块雕刻所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身上裹着一件淡白衣衫,负手而立,本该是威严出尘之姿,但是两颗眼珠却带给它一种诡异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眸子里竟然浮闪有海水影子,似有潮汐流动,看的越深,越觉它眼中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正沉浸时,忽听雨过庭低声呢喃:“海母真睛!”这语气似喜似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河水族说起‘海母’,都是特指一支海鲸族的始祖,她名气比不上海娲娘娘,却比海娲更古老,但是后裔很早已经灭绝,反正青黎长河不曾出现过这种根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也只是偶有听闻:“这雕像与海母族有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地间只有海母族长了潮汐眼,它的眼睛像极了海母真睛,肤色也是纯白,但模样太过古怪,看起来并不是三海族遗骸。”雨过庭尚不能确信,她是从长辈口中得知这一族的存在,具体是什么样貌,她可不曾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被困于落星钟内,她妖力散不出来,也没有办法仔细甄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对这种根脚更不熟悉,但他曾经看过雪摩士的《一气化缘经》,当下把这部经书取出来,或许会有傀儡的记载。

        翻找一看,果真发现了相关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雪摩士为了寻找进阶真灵的机缘,伪装成妖奴,混入雪极山的人界道门,期间服侍过两位紫府修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位法号方素师太,她在某处古遗址探险时,找到一具残破的海母族遗骸,她贪爱遗骸根脚,一心要把遗骸炼制成分身傀儡,却是功败垂成,因为她无法从遗骸中唤醒海母族的天赋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摩士从她口中得知海母族的奇绝天赋,在她死后继续炼制,耗时近千年炼出一具完整的海母莲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具莲身与人躯已经没有差别,就是修为低了点,只有妖师境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里时,袁河有些想不通,区区一头妖师傀儡为什么值得雪摩士如此重视,竟然投入千年心血?

        雪摩士潜伏雪山道门期间,还曾帮助人族修士炼制十余具类似傀儡,每一具他只记载了炼制过程,以及所用时间,以便推演他的独门功法,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失败,最终才形成别具匠心的《一气化缘经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炼制这些傀儡究竟是做什么用,雪摩士并没有记载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看完海母莲身的介绍,问雨过庭说:“潮汐眼都有什么神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海、大河、大江内爆发的所有水灾,潮汐眼都能定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雨过庭话未落音,地面忽然晃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立时觉察到不妥,刚说到灾,灾就来了,这座洞府难道不安全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很安全,但随着雪摩士的陨落,现在已经成为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雕像脚下的灵池波纹滚滚,逐渐沸腾,条条银色树藤‘呼呼!’着破水而出,长蛇一样盘转缠绕,片刻功夫就把雕像双腿缠的结结实实,朝着一边儿猛拽,似是要把雕像推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之后,屋外的银树开始剧烈摇晃,伞状树杈散开狭长触手,在半空来回舞动,树心内紧跟传出阵阵嘶吼,听去就似恶魔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整座空间很快沦陷在银树的发狂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触手的摆动幅度越来越强,掀起一团团螺旋气流,在空间内肆无忌惮的横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天摇地晃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地震突然爆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主事,发生什么事了?”霍残红本以为到了一座世外桃源,想不到杀机又突然出现,祸事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棵小藏树已经化妖!而且妖力极强,但是灵智尚未大开,它只知道逞凶示威,如果不尽快制服它,它会把我们全部卷到雷眼里去!”雨过庭优心说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该怎么制服它?”霍残红被气流扫中,只觉脸庞火辣辣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我们先撤出去!”这种紧要关口,雨过庭发现袁河竟然在愣神,不由大喊:“快离开空间,不然就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不能走,否则就再也进不来!”袁河揽着霍残红钻进落星钟,迎前冲进房门,悬浮在雕像上空:

        “雨天师,这雕像其实是一具肉身,你立刻夺舍它,然后把潮汐眼的法力尽数使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愣神功夫,让袁河想明白雪摩士为什么要炼制海母莲身,应该就是为了对付小藏妖树,所以这具傀儡根本不是在看家护院,而是在保持空间的稳固,雪摩士活着时能够驱使傀儡,他一旦陨落,傀儡就失去了应有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这雕像可以夺舍?”雨过庭自然希望得到一副新肉身,这是活命的唯一机会,但海母莲身并不是真正人躯,添加了雪莲寒物,万一夺舍失败,她神魂有可能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袁河抬手下指:“雕像与灵池像是炼为一体,绝对不能倒掉,否则你夺舍了也没有用,届时潮汐之力镇不住小藏妖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意味着雨过庭即使夺舍成功,也不能离开灵池半步,她必须一直施法阻止小藏树的狂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