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98章 圆圆老祖(下)

第98章 圆圆老祖(下)

        雪摩士煞有其事认为落星钟与袁河有缘,倒也不是说谎,他根脚是化缘雪参,宝贝与谁的气运相连,他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袁河传音的言语基本是真的,仅仅隐瞒了他的真实用意,他其实还可以偷盗气运,把宝贝从有缘者身上转给自己,但有缘者绝对不能陨亡,否则气运中断,宝贝会重新择主,他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不能杀死袁河,反而要帮助袁河抢夺落星钟,然后再控制袁河,慢慢转移气运,非用此法,他得不到落星钟。

        类似落星钟这种级数的宝物,该是谁的,真就是谁的,抢夺起来非常艰难,气运不转移,留在手上就是祸害,落星钟本身就能占卜吉凶,它选择袁河是在避灾,其它任何人得到,必有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姐弟不明白其中轻重,圆圆老祖起初也不明白,等她终于弄清楚落星钟的来历,已经晚了,东涯大祭随之降临她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摩士说过,东涯祭是落星钟业力影响,那是真有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七年前,袁小青发现号角,落星钟随之出世,云克邪姐弟通过观生修罗找到这宝贝,却没有遮蔽气运的能力,很快就被月蛮人侦测到,开始沿途追杀,但月蛮人和云克邪姐弟一样,仅仅感应到气运存在,却不知道这是哪一种宝贝,只想据为己有,所以这是一场秘密追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涯洲妖族势力最强的地方是青黎长河,云克邪姐弟只能往大河里边逃难,他们刚刚进入大河,落星钟的神力即刻被一头星宿白猿察觉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宿白猿是猿族的最强推算根脚,他虽然修为只是妖师,但对猿族至宝的感应极其敏锐,他把此事上报给圆圆老祖知晓,截住了云克邪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修炼了人族真气,却也只走到朝元期,尚未结出元神,正是差了这一步,导致她杀不了拥有落星钟保护的云克邪姐弟,她只能谈判,要求云克邪姐弟先遮蔽宝贝气运,严防被月蛮道庭察觉,否则大家都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姐弟有过被月蛮人追杀的前车之鉴,必须接受圆圆老祖的提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们在清水国一处偏僻水域定居下来,这时袁小青已经把号角上贡给袁河,落星钟的卦相出现了新的有缘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近十年的布置,他们建立一套遮蔽气运的法阵,本以为已经万无一失,这时星宿白猿忽然把落星钟上的卦相推演出来,但他修为太浅了,卦相非常模糊,他只能隐约看清楚一头长耳猿的轮廓,并不知道是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着急追回自家的祖宝,让星宿白猿想办法收回落星钟,星宿白猿提议使用长耳猿血试一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们只知道落星钟是猿族祖宝,但具体属于哪一始猿的遗物,根本甄别不出来,不过既然卦相显示了长耳猿,那应该就是这一支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同意了,结果惹出一场弥天大祸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耳猿血刚刚进入落星钟,月蛮道庭的九目神灯就起了感应,这也可能是落星钟故意而为,仅仅短暂释放了一丝神力,让九目神灯捕捉,月蛮道庭却不清楚神力源自东涯洲的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月蛮道庭可以肯定,疑似落星钟的洪荒真宝出世了,圆圆老祖作为猿族领袖,是月蛮道庭第一个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涯大祭随之开启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得到消息后,立刻把落星钟与东涯大祭联系了起来,心知在劫难逃,连落星钟都不愿意再要,准备逃出青黎长河,前往外地避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星宿白猿又出了一个主意,他当时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不必忧愁,吾星宿一族,天赋占卜,洪荒年月专为主持祭祀,血脉当中流淌有诸始祖真灵烙印,今次始猿至宝突然出世,必是吾族复兴的启示,我愿舍身献祭宝钟,追寻它的来历,找到它的有缘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宿白猿无畏无惧,也希望圆圆老祖这么做:“我献祭真血猿魂,能把宝钟来历与卦相抓出来,但大王你看不到,你必须舍掉法体,让神魂进入钟身,才能窥视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忙问:“神魂入了宝贝,还能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星宿白猿点头:“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东涯祭已开,局势万分紧张,圆圆老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,她以为神魂入了宝钟,还可以再出来,也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万万预料不到,星宿白猿算计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真的进入落星钟,看清了宝贝起源,以及袁河的模样,却离不开钟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大王以猿族基业为重,把此宝交到有缘者手上,他是吾族始祖们钦点的继承者,你千万不要试图染指!属下在你魂上施了禁制,此宝粘上有缘者的真血,你才能出钟,如果提前离开,或者他死了,禁制会被落星钟演化为诅咒,让你魂消魄散,你好自为之!”星宿白猿临死之前留下这样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是谎话,星宿白猿在吓唬圆圆老祖,他没有能力诅咒一头至尊妖王,但是身处落星钟内,圆圆老祖不敢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圆圆老祖不敢让袁河的真血进入落星钟,她以为袁河真血会把她打出钟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算是作茧自缚,自己给自己圈了一个笼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存在太多这种心机阴沉,却把自己给困住的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些往事,圆圆老祖一个字也没有给袁河透露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说:“十八年前云克邪姐弟带着落星钟去找你,他们在钟上布置禁制,阻止我和你联系,直到入了小藏冰河,我才趁着他们不注意,冲破了枷锁!但是这头草妖突然出现在附近,并且秘密传音给你,我虽听不见他的传音,却能听见你的妖力波动!为了对付它,我需全神贯注,它法力实在太强,我便假装不知,故意扩散气息,让它察觉,引诱它上当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摩士到此才明白圆圆老祖气息消失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这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为了打雪摩士一个措手不及,也果真成功了,圆圆老祖借助落星钟一击镇住雪摩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凶灵当真奸猾!”话是这么说,其实雪摩士并不忌惮圆圆老祖,他只是吃了落星钟的亏,如果不使用这种级别的宝贝,三个圆圆老祖也未必能让他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草妖不止奸猾,妖言惑众用在你身上,最是合适不过!”圆圆老祖深恨他前来搅局,如果他不插手,袁河绝不敢忤逆冒犯猿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!”她继续劝说袁河:“老祖膝下没有子嗣,这宝贝终究要传给你们这些孩儿,咱们血骨相连,是族亲呀!你怎么可以让一头阴险草妖给蒙蔽,他这种草类永无后裔,世间生灵死绝,他们不会皱一下眉头,他们没有情,没有义,也没有责任,事事都在惦记自己的好处,你相信他,还不如去信任人族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