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97章 圆圆老祖(中)

第97章 圆圆老祖(中)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叙说的往事,除了袁河能听的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婵妃此刻归心似箭,只盼着返回金乌国,这里的老妖怪实在可怕,她见早前音波结成的水球已经破碎,突然脱离龙柱,不管不顾朝上浮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她最终也没有游出河面,行至半途,隔水飞来百记拳影,尽数打在她的蟾躯上,也打散了她的生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坠河底,望着她的尸身,也想逃跑的雨过庭、霍冬珑、霍残红俱都愣住,再也不敢妄动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见附近另有伏兵,质问雪摩士:“你竟然和人族串通一气?你该知道他们的贪婪,一旦获悉这宝贝的下落,他们杀绝妖族也会抢到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再贪也贪不过你,连自家孩儿的宝贝也抢,老夫就没见过你这种厚颜无耻的猿猴。”雪摩士讥讽一句,对袁河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河面有三个修士,其中一个炼了《百手金身术》,他的百条手臂都是老夫给他炼制,每一臂上都藏有老夫封印的禁制,他的生死全在老夫一念之间,早前老夫已经制住他,并让他伺机擒住两个同伙,现在已经成功,他是在给老夫效力!所以小猿猴,不用在乎人族,这头凶灵才是你的大敌,它与宝贝没有缘分,宝贝只与你有缘,你不能让它夺了你的气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总说与我有缘,到底是怎么个缘法?”袁河指指宝贝:“我与它没有一丝一毫的感应,如果它真与我有缘,至少应该和我打个招呼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已经不再理会什么宝贝不宝贝,‘有缘’就是一个坑,他眼下只在寻思脱身之计,附近水域已经被封死,这次能否逃脱升天,全看接下来雪摩士与圆圆老祖的较量结果,两败俱伤才是最好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紫府修士都被雪摩士随意戏耍,他的真正实力至少可以对垒人族的朝元期修士,至于圆圆老祖,应该是依仗猿族至宝,才勉强不落下风,如果失了这宝贝,恐怕顷刻间就要落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遇血才有感应。”雪摩士道:“这种级数的宝贝,都是天地孕育而出,并伴生在始猿身边,它与你的缘分来自你体内的始猿后裔血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说谎!”圆圆老祖怒道:“这宝贝是落星钟,归在摘星始猿身边,这一支灵猿早就被月蛮人杀绝了,根本没有后裔留下,这宝贝能出世,绝对不是与某个猿猴有缘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是什么?”雪摩士与她争辩起来:

        “宝贝身上的卦相总该不是假的罢,它的气运直指小猿猴,不是与他有缘,又是什么?你遮遮掩掩不让他看,分明是做贼心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圆圆老祖不屑于他的说法:“孩儿,这东西根本没有甚么卦相,他是在哄骗你,他根脚诡奇,天赋就是制造有关卦相的幻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,就让小猿猴自己探查!”雪摩士又一次打断她,开始怂恿袁河动手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说过很多次,你与宝贝有缘,这样吧,你把真血洒到钟上试一试,宝贝见了你的血,应该会有感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,孩儿,你不能这么做!落星钟绝对不能沾染猿血,否则它会脱离我的掌控,从而导致这头草妖脱困,他已经快要进阶真灵,没有落星钟,我斗不过他!即使侥幸取胜,也会被月蛮道庭搜索到落星钟的位置,整个东涯洲的气运都被始蛮至宝九目神灯镇压,落星钟与九目神灯是死敌,一旦被神灯照住,月蛮山的圣祖们会尽数出山,到时咱们怎么办?”圆圆老祖语气迫促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孩儿,眼下东涯大祭已经避过去,咱们却身处人界腹地,不能继续耽搁!你快来帮老祖灭了这头草妖,把你的‘吸星斗云’使出来,打到钟身上,这道法术能驱使落星钟的神威,一击就能诛灭草妖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的作用像是变的至关重要,献血落星钟,雪摩士会取胜,施展‘吸星斗云’,圆圆老祖会取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袁河并没有考虑帮谁,他仍旧在回味圆圆老祖的话: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你传授《神猿图录》时,我曾经询问过你,世上有没有摘星猿族,但你不曾听闻过,为什么如今要说它是始猿一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见了落星钟后才知道摘星始猿!”圆圆老祖对他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位赠送《神猿图录》的前辈是一头海外猿族,他只留了神通,却不愿见我!《神猿图录》的来历我自然不清楚,也不知道那位前辈是谁!我猜测他是为了帮助猿族躲避东涯大祭,故而留下这套神通,那时我恰好正在研究东涯祭,我从大夏国打听到‘吸星龙族’能够克制祭杀,但这种吸星之力与‘吸星斗云’差异极大,到底能不能避祭,我不能确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她得了《神猿图录》后,曾经让国中几十支猿族尽数修炼,只有长耳猿族能够修炼成功,但是东涯大祭什么时候开启,她无从得知,也不敢把赌注都压在‘吸星斗云’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这两个千劫岁月,她找到一批有关‘吸星龙族’的遗物,炼制了避祭宝,‘吸星斗云’对她的重要性大大降低,逐渐被她遗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战乱,长耳猿族死伤惨重,三十年前只剩下袁河这一头小卒子,她那时活了五六千年的寿数,判断东涯祭开启的时间在临近,碰巧袁河惹了祸,她就赠送了《神猿图录》,打发袁河到金乌国,投奔早年布置的一个棋子雨过庭,目的很纯粹,如果大祭降临,就让袁河与雨过庭自己想办法自保,她是大祭的重要祭品,照顾不了族中小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大祭晚几百年到来,金乌王又渡劫失败,她也会让袁河跟在雨过庭身边,三海族加上袁河,是躲避东涯大祭的不二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所有一切安排,都与东涯大祭有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为了保护袁河这些小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往事她句句属实,对袁河没有隐瞒,但接下来的话就完全不对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料世事无常,你刚刚离开金乌国,修罗族的云克邪与云克殇突然找到我,献上始猿至宝落星钟,偷袭镇住我的法体,却不知我修炼了人族的练气法门,神魂出窍逃脱,钻入落星钟内得以存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无法驾驭落星钟,便使用冥音折磨我的神魂,我和他们斗了近十年时间,直至东涯大祭开启,大劫之下,他们不再难为我,因为月蛮道庭封锁清水国,他们不敢在那里避祭,于是拿了吾国祖传的无花珠,跑到金乌国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番说辞的一切罪过都是云克邪姐弟,与她无关,这是她想传达给袁河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则是她为了得到落星钟,与云克邪姐弟做了一笔交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云克邪姐弟在积雷大泽的一处遗址内探险,他们身上携带一颗观生修罗的遗目,这种根脚比不上雪摩士,只能感应气运存在,帮助他们分辨宝物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‘气运’往往会通过一些洪荒真宝,显现出实质性的卦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真宝是洪荒时代随着诸多始祖伴生而出,他们生前的神通有多强,各自伴生真宝的威力就有多大,却存在品质高低,所以真宝演化的所谓‘气运’、‘卦相’容易被扰乱、迷惑、驱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年代过于久远,一代代流传下来,这些始族的后裔们就把这些宝贝称呼为‘至宝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始猿的落星钟曾经败于始蛮的九目神灯,它出世的第一件事就是演化躲避九目神灯探测的卦相,这完全是与生俱来的自保卦,偏偏能帮助它躲避的猿猴碰巧是袁河,因此它的卦相近三十年都在袁河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姐弟本领有限,他们根本看不到卦相内容,其实他们取得落星钟的一刻,卦相的有缘者是一头蒲耳猿,名字叫袁小青,数月后才转到袁河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