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90章 飞霜蛮国

第90章 飞霜蛮国

        七星瀑布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江滔滔激流,在此瀑布折断坠落,声如奔雷响动云霄,势如怒浪咆哮冲锋,垂直下悬三千丈,组成一幕从天而降的巨帘,闪耀着万缕璨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瀑布底下,澎湃汹涌的洪流一分为七,如同七条蛮荒龙兽,扭曲蜿蜒朝着远方奔腾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地界苍凉原始,生灵绝迹,万里尽是黄沙黄水,遮蔽了大地,倒映着天空,恒久以来如沐黄昏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几十里深的江底,也是一派暮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一路穿渡几万里,逃到七星瀑,再未遭遇一次拦截,显然是把那两个人贼甩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世间之宝,当真是一物降一物,任凭那人贼再厉害,只要遭了克制,照样素手无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娲残红当居首功!没有你虎口拔牙,抢了人贼的追踪法盘,我们恐怕到不了七星瀑!”

        龙吸阵八妖对自己的命运愈发乐观,身后已经没了追兵,前方有七条通往雪极山的道路,人贼绝不可能把尽头全部堵死,他们逃出生天的几率已经大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轻松的局面,完全得益于霍残红的根脚神通,自是对她推崇备至。

        霍残红一点不自满,听着前辈们的夸奖,她只是浅浅一笑,大家朝夕相处这么多年,几乎每一天都在忧愁里度过,今时终于可以喜笑颜开,她为自己能帮到前辈们而感到骄傲,心中感受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了七星瀑,方圆几万里都是荒无人烟的死域,不如我们就在附近移动罢,不必要再前往小藏冰河!”玄悲在抢盘行动中舍了他最大依仗,玄武壳毁在了人贼手上,他对登岸抱有忧心,因此提了这样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只是暂时甩脱人贼,他们终究还会追来!”云克邪一手托着一柄宝物,左手是抢来的封真盘,他正在琢磨盘上的法门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法盘玄奥之极,无论我们逃到天涯海角,都能锁定我们的方位,即使入微也不能让我们的印记消失在盘上!青黎长河那么大,月蛮道庭赐下的法盘肯定不止这一柄,如果那两个人贼邀请援兵,应该还能找到我们,所以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,必须尽快潜入小藏冰河!”

        封真盘仅仅是大致锁住方位,想要寻找龙吸阵在水下的准确位置,仍旧需要人贼亲自探测,流沙江的江水有些浅,紫府修士的神念可以穿透江水,小藏冰河则不一样,那里的河水能够隔绝神念,即使人贼手持另一柄封真盘,也别想实施精准打击,也就无法把他们从冰河里抓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赞同云克邪的意见,但人贼的光宝始终是他心头一根刺,他问道:“云天师,乾明真光能克制无花珠的入微,磁宝是不是一定能够反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事情!”云克邪把右手上的磁盾展示给他看,盾面开了一条裂纹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女贼的光宝甚是霸道,再让她的乾明真光多照几息时间,我这把地磁盾非要被毁掉不可,紫府修士的法力高了妖师一个大境界,他们炼制的法宝品阶比妖师强,即使五行相克,但假如威能相差太远,克制就不再起作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幸亏他们的行动干净利落,又筹备充分,一击即中,然后即刻撤离,没有半点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如此,别说抢夺法盘,他们八妖都要尽数栽到人贼剑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冒险行为九死一生,也是因为身处东涯祭的危亡局势里,云克邪才有胆子搏命相抗,如果放在往常,他才不会接受袁河怂恿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罢他所讲,大致有了评判,只要不是紫府级别的修士驱使光宝,入微神通就能安稳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雪极山脉里,会不会再次遭遇紫府修士呢?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们不间断瞬移,江水的温度渐渐下降,巍巍大雪山的身影也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雪山仙盟位于北方的飞霜蛮国境内,这一国度是由月蛮人在统治,道门传承仅限于雪极山脉,立派超过千年的古派只有三座,雪莲寺、五藏门、少阴宗,雪山仙盟正是由此三派联手成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的老家距离飞霜蛮国非常近,他对这里的地理了如指掌:

        “月蛮势力兴盛的区域,道门势必衰落,雪山仙盟内只有三尊紫府境修士,他们要分散把守流沙江的七个登岸点,即使我们登岸时行踪暴露,也最多被一位紫府修士追杀,逃脱并不困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月蛮人会不会进驻雪极山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!这一次东涯大祭,整个东涯洲的妖族尽数被牵连,各个区域都有避祭者,从陆上到水里、水里到岸上、岸上再到海边,四处逃窜,月蛮诸国都有他们各自拦截的目标,绝不会为了我们八头小妖相互越界,否则失去了秩序,他们一头避祭者也抓不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的地盘谁管辖,私自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,局势会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抓我们的人贼只有那两个紫府修士,雪山仙盟仅仅是辅助,他们不会出死力对付我们,因为没有多少赏赐可以领取,所以只要甩脱那两个人贼,我们基本就已安全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云克邪的宽慰之言,事实究竟是什么样,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这次我们能不能平安穿越雪极山脉,可全要依靠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说完这番话,几妖俱都望向了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迎着他们的期翼目光,说道:“我会竭尽全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雪极山脉并不在东涯洲的北极区域,但常年仍旧被暴雪覆盖,冰山雪峰起伏绵延几千里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登岸以后,需要一直保持入微状态,严防踪迹被人贼侦测出来,这期间袁河要连续驱使无花珠,直至抵达小藏冰河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避祭能否成功,就看这段雪山行程会不会被拦截,如果轻松穿过去,他们就能继续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时分,八妖从江底瞬移到江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已经是尽头,江水被几十里外的冰山包围着,无法流动,江面平稳如湖泊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地间却并不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鹅毛般的雪片簌簌降落,刺骨冷风肆虐呼啸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能阻断八妖的视线,他们驱使龙吸阵爬到高空,迎着冲天寒流,朝北方穿遁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以入微之法作掩护,缩小的龙吸阵微似尘埃,形如雪片上的一只小蚂蚁,又是行走于天空的雪风中,沿岸驻守的雪山修士俱无感应,除一人是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岸一座冰莹雪峰上,无房无屋,无草无树,只有一位白袍老僧盘坐于峰头厚厚的雪丛里,任凭雪片染满衣衫,却是一动不动,活像一具冰化雕像,龙吸阵从上方掠过时,他微微抬头,旋即又垂下,兰花指垂于双膝,继续坐他的苦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