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89章 七星瀑

第89章 七星瀑

        无花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颗救命之宝此刻被袁河托在掌心,随着他妖气不断注入珠内,绿液点点沸腾,燃起螺旋青雾,又溢出珠外,在袁河的牵引指挥下,一丝丝渗入盘坐的龙柱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整个龙吸阵被青雾覆盖,连同八妖在内,顷刻间都化为微状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没有使用号角辅助,只以无花珠释放入微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神通施展出来,八妖俱是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涯祭的吸血之力已经彻底消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即使我们不瞬移,也不会被祭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花圣祖不愧是震烁古今的妖中圣者,她遗留的宝物珍奇无二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京国的方寸鲨也能使用入微术,但这种法术是有品阶高低的,并不是说缩小了肉身,就能抵御祭杀,除了无花珠,其余效果极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用不着高兴。”云克邪提醒道:“入微一次,我们只能支撑一炷香的时间,这点时间对我们珍贵万分,必须善加利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要实施抢夺封真盘的行动,云克邪提供了全套筹划:“这次行动,我们只出一击,无论成功还是失败,必须立刻撤离,雨天师守好龙吸阵,文萝与霍残红施法结束,你就启动瞬移!

        玄天师要做好舍弃你本命玄武壳的准备,我们动手一刻,人贼肯定瞬时反击,我们能否全身而退,你的玄武壳至关重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玄悲根脚是一头擎天玄武,是指其族的始祖们连苍天也能托起来,防御力在各大水族当中无出其右,人族的紫府初期修士全力一击,顶多打碎玄武壳,却伤不了龙吸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俺老龟的玄壳早就与妖躯分离,舍了无妨!诸位放安心,俺来当关,人贼攻不破!”玄悲有此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开始行动罢!”云克邪身为三大妖师之一,他有更重要的任务,翻手握住一柄圆状磁盾,目光朝南凝望,嘴里念念有词:

        “金木水火土,雷电光声磁,想破入微术,必须真光法宝不可,但你有你道,我有我法,大可来场较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算准人贼有光宝,早就准备了抵御之策,他的谨慎也让同伴更为镇定,即使这次行动是反击妖王级别的强者,却都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参与实质的夺盘行动,他的任务是专心驱使无花珠,听见云克邪的自言自语,心里暗想,入微术不是万能,总有克制的法门存在,号角加上无花珠是否也会被克制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他必须自行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人贼双剑风驰电掣呼啸追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发现八妖的移动轨迹出现变化,即刻止住飞剑,急刹在半空,那位鲁姓女修托着封真盘,脸色略有迷惑:“奇怪,他们为何不往北边跑,反而在横向瞬移?难道遇到其它拦截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卫师兄俯视江面,试图锁定八妖藏匿的方位,但空无所获,旋即问:“他们距离有多远?为什么我找不到他们的踪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近,不足百里……”鲁姓女修说着话,袖口呼呼一甩,抛出那柄八角镜:“找不到,那就说明他们施法入微了!看我乾明真光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镜子迎风急转,镜面连射七八道朱红光束,忽见数里外爆闪一颗银点,几乎微不可察,针尖一样闪了闪,很快又熄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是被两人第一时间捕捉到:“好大的妖胆!竟敢欺身到这么近的距离,当真是活腻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姓女修本以为如此近的距离,八妖无论如何也逃不走,心里萌生一股兴奋,第一念头是祭出飞剑,一击必能斩杀!谁知她话音未落,手上的封真盘突然一颤,嗖!隔空遁走!

        她立时怔住,停顿了两三息,猛的喊出两个字: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因为她情绪仓惶而变的尖锐如鬼叫,脸色也羞的一片通红:“不要脸的妖畜,偷偷抢我的法盘,让我逮着你们,非得把你们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因丢盘而中止施法,身边的卫师兄可不一样,早在银点显露一刻,那柄黑色大剑已经脱手,划出一道弯月剑芒,劈空下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击惊天动地,剑气在江面劈开一条数丈宽的水缝,江水呼呼倒卷,一层叠一层,结成冲击波浪,犹如海啸一般,朝着大江两岸翻腾奔袭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剑势消退,水缝合拢,两人赫然看见,江面漂浮着一块淡蓝色的乌龟壳。

        卫师兄一脸阴沉,虚空一抓,把龟壳吸在手上,只见龟壳从中心一裂为二,分明是被他一剑斩断,但他的剑力却被龟壳全部吸收,刚才那一击,没有对八妖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然也破不了八妖的瞬移阵,他神念一散而开,把方圆几百里搜查了一个遍,再也找不到八妖的丝毫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卫师兄,封真盘被偷走了,必须追回来!”追杀之前,鲁姓女修大放厥词,封真盘绝对不可能从她手上遗失,现在面皮可要丢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死活想不明白,八妖中了致命诅咒,哪里来的胆量抢夺封真盘?又是通过什么手段把法盘从她手上摄走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不能追,先放弃他们!”卫师兄考虑片刻,提议说:“咱们立刻返回青黎长河,前去寻找万师兄与冷师姐,他们负责看守金乌国与铁翼国,如果这两座妖国的避祭者尽数入祭,那就借用他们的封真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用的。”鲁姓女修有些急:“每一柄封真盘显示多少避祭者,全都有固定数量,而且是从月蛮道庭传的消息,借万师兄与冷师姐的法盘,搜不到那八头水妖,反正它们瞬移的路线是北上,早晚要登岸进入雪极山,以咱们的遁速,肯定能追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到流沙江中段,要途径七星瀑布,到时这条大江分流七条水路,每条相隔百十里,你知道它们走哪一条吗?失去封真盘,我们已经丧失追踪的条件!”卫师兄皱着眉头:“万师兄与冷师姐长了我们百十岁,或许有法子重新锁定八妖,可以邀请他们随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邀请他们?月蛮道庭的赏赐就落不到咱们手上了!”难怪鲁姓女修小肚鸡肠,主要是赏赐过于诱人,杀一个避祭者,赏一颗造元丹,这种灵丹能把体内真气转为真元,这是从紫府期进阶朝元期的先决条件,没有造元丹,她必须自己慢慢苦修,上千年都未必能完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要什么赏赐?你的当务之急是将功补过,能不被处罚,已经算是好的了!”卫师兄倒是无所谓,他修道从不假借于外物,而是在考虑八妖:“它们到底是通过什么神通从你手上摄走的封真盘?这法盘连紫府修士都无法炼化,区区几头小妖凭什么呢?鲁师妹,这件事你需要上报给你老师知道,水族当中存在克制封真盘的根脚,务必要找出来,否则让它们研究一些岁月,便有破解东涯大祭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鲁姓女修漫不经心,没把卫师兄的话放心上,脑子中反复算计着此行得失,倘若请来万师兄与冷师姐,最终还是追不到八妖,她该怎么给师门交待?如果妖王抢走了封真盘,那是她法力不济,情有可原,但是区区几头小妖让她着了道,这是她大意疏忽,师门肯定要处罚她,她可不愿意挨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