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86章 小藏树

第86章 小藏树

        该修的法术,袁河早就修炼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闭目养神,耐心等着祭杀日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 入阵的前两年,他已经把辟邪霞蚣与无垢蚌珠的真血炼成真灵印,进展可谓神速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他继承《万象镇劫身》这道神通后,先炼白玉踏云鳄,又炼紫云六睛虾与青莲鲛,后炼银罡化云蟹、墨云乌贼与落宝云鲨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此他集齐了八道玄印,再有一印就能修炼‘吸星斗云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上还有一颗云梦猕猴遗留的筑梦石,入阵前他已经做好打算,倘若无法从云克邪手上换到云属真血,他便使用筑梦石练功,虽说这是一颗妖王级别的残缺内丹,真血抽取不易,但他掌握了血云无垢蚌的变化妖术,无须薛无垢帮忙,他也能自行炼出真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云克邪听闻他的要求,当即赠他一颗修罗内丹,并对他讲,这内丹是一头煞云修罗所留,驱使煞云能够淬炼妖骨,效果比祭骨丹还厉害,俨然就是天生提升修为的根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得了这颗煞丹,算是如鱼得水,但他担忧祭杀提前到来,一门心思修炼‘吸星斗云’,练成后又去修炼道门真气,专注于增强斗法手段,往往是隔上一两年,才借助煞云淬炼妖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这般一心二用,等十几年过去,他外功炼到圆满,已经走到妖卒巅峰,内功也修至圆满,成功打通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,再有一步就能冲击玄胎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,他内外兼修都有成就,其实对东涯大祭帮助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完全是云克邪的误导,这头妖师像是知道祭杀何时到来,却不敢拍着胸口打包票,每次袁河问他,他总是犹犹豫豫的说:‘我判断是十年后才降临,但万一提前呢?你还是老老实实多修一些法术罢,千万别想着在这期间渡劫!如果你渡劫时祭杀突然到来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’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一拖再拖,一直拖到现在,纵然袁河有办法渡劫,却也不能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前掌握的大威力法术只有一部《惊雷臂》与一部《广寒剑典》,反反复复已经被他炼的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想再修一部新术,但妖怪们只炼天赋妖功,即使三大妖师,也没有什么好功法传授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在驻阵期间,却打听到有关白冥六术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霍冬珑话音落罢,袁河忽然睁开眼睛,问云克邪说:“云天师,那条小藏冰河内真能找到小藏阴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是能,但即使被你找到,你顶多炼成一枚剑丸,《小藏真经》收在雪极山的五藏门里,只此一派有传承,你修不成真经,便使不出小藏神通。”云克邪与白冥六术有渊源,他所掌握的情况,甚至比岸上道门还要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袁河屡屡找他打听,他总是酌情透露一点点:“冥界六术起源于六支王族,我修罗族继承的是帝土一脉,但正统已经失传,吾族与人族斗法,都是依靠根脚神通,人族抢了我们的部分道统,不过缺少王族血脉,他们永远也不可能掌握这六术的精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不指望登峰造极,他就是觉得广寒剑丸厉害,再多修几道类似剑术有利无弊。

        妖族本就缺少传承,他在望梅水府使用猴儿酒做交易,换到一大批人族功法,却都是下九流的小法术,今次让他探听到《小藏真经》,说什么也要搞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白冥寒焰缺少一枚剑丸,可以自行炼制,但是需要先找齐材料与炼器法门,云克邪极可能有收藏,却不愿意传授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我们处境危在旦夕,称的上是命悬一线,你不要再关心这些杂事,倘若我们避祭成功,你想修什么功法,我一并给你抢来。”云克邪希望袁河以东涯大祭为重:“祭杀开启后,首先冲击龙吸阵的龙头,吸星之力会不断损耗,如果坚持不到祭杀结束,你要替代雨天师主阵!”

        入阵之前,群妖都以为龙吸阵只需要三海族就足够,其余都是辅助,比一比重要性,人面蚊文萝排在第四位,玄悲排在第五,云克邪排在第六,婵妃排在第七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只能排在末尾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当云克邪透露无花珠的消息,以及袁河练成‘吸星斗云’后,八妖地位随之有了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龙吸阵缺了谁都可以,唯独不能缺少袁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且不说袁河能够替代龙头,仅仅一颗无花珠就能让他作用凌驾群妖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他们的瞬移路线经过精心设计,走到流沙江尽头后必须登岸,水妖一旦上了河岸,势必要迎来天罗地网的追杀,没有袁河施法入微,他们谁也活不成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瞬移途中遇到危险,他们必须首先救袁河,失去三海族,他们还有法宝可以使用,但是失去袁河,他们根本到不了小藏冰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认为袁河的根脚能够力挽狂澜,却仍旧低估了袁河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涯大祭的弥天杀机其实已经被袁河化解,号角加上无花珠,正是避祭的唯一良方!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有关这一点,即使袁河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八年前袁河使用号角与无花珠让栖侠洞五徒肉身入微,本来袁河想返回栖侠洞一次,可是三大妖师担心踪迹暴露,根本不准袁河离开,这导致袁河至今不清楚五位徒弟的入微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号角的秘密又不能暴露,否则必被三大妖师抢为己有,袁河空有避祭的能耐,却验证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态发展到现在这一步,袁河只能绑在龙吸阵的战车上,什么时候使用号角把自己入微,他需要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十八年的煎熬里,袁河对局势作了各种预判,倘若号角能让他永久入微,那他要防备的就不再是祭杀,而是月蛮道庭针对避祭者的抓捕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月后的一天,龙头微微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八妖顿觉一股磅礴吸力罩在身上,体内血气不受控制,翻腾激荡,似有破体而出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雨过庭面露骇色,纵然十八年来一次次设想祭力临头的情形,一遍遍演练反击的办法,可当这一刻到来,仍觉可怕超乎想象,此刻犹如万山压顶,妖躯仿佛要被挤碎一样,手脚难以动弹,血气充斥双目,神智昏昏沉沉,几尽昏厥之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祭阵!”云克邪试图大吼,但声音到了嘴巴,出气却是软绵绵,毫无一点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落在雨过庭耳里,如同蚊蝇嗡鸣,模糊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妖之中,唯独袁河的神智最为清醒,祭杀之力刚刚降在体内,九道真灵印齐齐感应,融汇一体,结成一朵祥云,缓慢压制了沸腾不止的猿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拳击出,祥云外散,化作一道霞光缠住雨过庭。

        致命压力旋即减轻,雨过庭如释重负,一掌拍向龙头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光忽地大盛,淹没龙吸阵,在河水中呼呼一搅,就此消失无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瞬移启动后,祭杀之力从八妖身上短暂消失,但当龙吸阵在十里外的水域重新出现,这股吸血的力道又再次附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主阵的雨过庭已经有了适应,妖力尽出,全部注入龙头当中,依靠龙头的吸星神通,迟缓了祭杀吸血的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八妖身上的压力也纷纷锐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龙头仅仅是迟缓祭杀,随着时间流逝,吸血之力会越来越狂暴,直至让八妖恢复刚才妖躯失控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期间,他们必须不间断瞬移。

        瞬移一次,破掉一次祭杀笼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河,刚才多亏了你支援,否则我避不开第一次祭杀打击!”雨过庭心有余悸,如果袁河不在阵中,恐怕不等他们出逃,都要先行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没有回话,他刚才驱使一次‘吸星斗云’,几乎瞬间就抽空他的妖力,张口吞服一颗回灵蚌珠,飞快调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群妖见状,俱要给他提供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们只能停留几个呼吸时间,不等他们开口,雨过庭已经开始第二次瞬移,这次是从容应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祭杀结束前,他们都要不停瞬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他们开始穿行于幽暗河水里,每隔十里转移一次,一段段朝着流沙江开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人面蚊族能够转移妖力,袁河对我们至关重要,我准备把一身法力尽数用他身上,确保他随时能够施展神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入阵之前,陛下赐我许多回复妖力的河珍,也一并交给袁河,让他见机服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貌似让袁河与雨天师共同主阵已经足够,这两头小鲛与小娲没有袁河重要,我老龟也去辅助袁河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劫之下,八妖命运如一,自是精诚团结,谁能帮助他们逃命,那就毫无保留的支持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云克邪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冬眠鲛与滴血蜗同样重要,如果没有她们躲避血气锁与生机锁,祭杀之力会增强两倍,到时袁河的神通必然失效,玄天师你一定要守好她们,严防她们施法中断,婵妃殿下与文道友也不必只盯着袁河,谁妖力支撑不住,你们就支援谁!”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显然已经成为这支小队伍的首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之时,他也不忘警戒,妖目左顾右盼,眼下祭杀已经暂时躲过去,接下来,就要面对月蛮道庭的拦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