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相声小说网 - 修真小说 - 青猿传在线阅读 - 第84章 离别时刻

第84章 离别时刻

        大河里阴霾密布,局势险恶。

        栖侠洞却一派祥和,虾蚌两族欢乐嬉游,陶醉于自然的涓涓细流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躺在栖侠宫外的道场上,抱着一坛猴儿酒,醉醺醺的喝着,老师离家这些天,他不知宿醉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六年前他开始学酿酒,手艺是越发纯熟,但他偶尔才敢馋下嘴,因为老师在家盯着,他不敢偷喝太多,如今没了约束,胆子开始变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弟,你还是到山底洞府睡大觉罢,万一老师突然回来,看见你烂醉如泥,又要处罚你。”朱九戒忽闪蚌壳,在一旁劝说,其实他也馋酒,但老师叮嘱他不敢忘,隔三差五从山底溜上来,他已经是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老师回来,孩儿们肯定先蹦跶,俺听见动静就去迎接,他逮不到俺,逮不到!”袁小青打着酒嗝:“大师兄,二师姐都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离开前,把鳄贼与鲛贼带走,洞外没了巡逻,他们都去看门。”朱九戒很纳闷,老师每次离家前,总让他老老实实潜藏山底,从不给他分派任务,这般特殊照顾,让他过意不去,和袁小青商量:“要不,咱也去巡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本事巡逻?”袁小青嘲笑他:“你不添麻烦已经谢天谢地啦,不然老师为什么让俺保护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九戒被伤了自尊,气呼呼的说:“等老师回来,我一定求他传授我妖法,等我练会了打杀人贼的神通,咱们可以打擂比武,看看是我保护你,还是你保护我……唉,青弟,你怎么现在就动手?胜之不武啊!快住手,为兄和你闹着玩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蹿起来,朝他蚌壳上猛拍,他顺着道场躲躲闪闪。

        闹了一会儿,忽感一阵激风刮来,搅的他们险些栽倒,慌忙扭头一看,见袁河已经立在栖侠宫的大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老师!”袁小青大喜,一步跳到跟前:“你怎么凭空就冒出来了?能不能把这神通传授给孩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弟子也想学!朱九戒在心里这么说,却是没敢张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嗅到他们身上的酒气,但一想到他们有可能死在大祭下,便放任未管,只朝朱九戒挥挥手:“去把你师兄师姐全都叫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九戒领命去办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盘坐下来,问袁小青:“当年那根号角,你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只说是在一处野鬼扎堆的峡谷内寻到了号角,至于具体位置,袁河当时并没有细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自幼长在积雷大泽,泽外的天地一概不认识,只知道那是一座峡谷,却不清楚叫甚名谁!当时孩儿刚和青姐姐分别,她见多识广,应该认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峡谷附近可有什么奇特标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标志?最大的标志就是破破烂烂!峡谷外的山峰奇形怪状,要么少了山头,要么断了山腰,要么直接倒塌,像是有谁在那里打斗过,孩儿记得回去的路,如果老师你真想去找,孩儿保准找的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听了不再追问,自顾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见他面色严肃,抓耳挠腮陪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侠崇文师兄妹回来,正欲欢欢喜喜的见礼,却被袁河一并拦住,回身指向栖侠宫:“闲话不用说,你们快快潜入山底洞府,等会儿我也会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催促的急迫,弟子们不敢问询,当即涌进朱九戒的寝宫,一个接一个跳进了灵池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袁河祭出十八杆墨云阵旗,使用乌贼灵墨把整座栖侠山彻底封锁。

        漆黑的墨汁刚刚弥漫河水,百里外的一座山头上,云克邪旋即闭了银目,凝眉嘀咕:“这猴儿好深的心机,似乎料准我会追踪他,竟然使用墨云破了我的水睛术!但跟在他后边,完全是出于保护,竟然百般防备于我,他区区一头小卒子,能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呢,真以为我稀罕去瞧他!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心里却总想一探究竟,他有妖师境的修为,即使不施展千里目天赋,也能使用神念探测,但他万万想不到,袁河身上竟然携有异宝,神念刚刚扩散到栖侠洞水域,即被一股猴儿叫声给阻隔,再不能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这又是什么宝贝?”法术屡屡被破,云克邪却不怒反喜:“携带这种克制神念的宝物,将来逃亡时,可是一大助力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于拉拢需要,云克邪按下闯入栖侠洞的念头,他暂时不能与袁河爆发冲突,这不利于将来的合作,于是在山头盘坐下来,静等着袁河回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袁河已经落入山底洞府,手上托着筑梦石,默然打量着石块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弟子们望见筑梦石在他掌上蹦蹦跳跳,片刻后又静止不动,皆是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并不知道云克邪跟在后面,这么做完全是出于谨慎,想不到云克邪真就追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有墨云旗与筑梦石的保护,云克邪别想探查到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筑梦石没了反应,飞快取出号角与无花珠。

        返家途中他祭炼过无花珠,珠内封印的绿液并不是灵水,而像是某种猿类的真血,他把妖力注入进去,能感应到血气在澎湃散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他也研究过号角,排斥所有妖血,滴在上面不起任何作用,他准备摄取无花珠内的真血,看看号角是否能够吸收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蓄积妖力裹住无花珠,摄出一滴绿液,悬在号角上,缓慢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平平无奇的号角,被绿滴渗入后,忽的亮起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靠近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弟子们闻言,即刻挪挪身子,聚在了一块,见袁河对准角口一吹,闪着绿光的角风扑面吹来,很快罩住他们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一下,就好似隐身了一样,角风急出急散,溃散一刻,弟子们也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洞府并不大,只有三五丈的空间,通体使用金光琉璃铺建,如果他们全被入微,袁河一定能窥见到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袁河垂头看了看,地面上遍布青苔,肉眼竟不能搜索他们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袁河长有灵耳,声音却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明明是在洞府内,怎么一下子到了草丛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呢,他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看!老师站在远方,天呀,他身躯怎么变的这么大?山峦都比不过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!是我们变小了!”袁小青从青苔里钻出来,肉身比蚂蚁还小,他举着双臂,上蹦下跳的呼喊,在他的视线内,袁河就是千丈大的巨猿,但他心里非但不害怕,反而兴奋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已经捕捉到他们的位置,手掌贴住地面,说道:“你们跳到掌心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掌也如悬崖一般,但是毛发浓密,他们可以轻松攀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掌上,袁小青先翻几个跟斗,他哈哈着说:“老师,自从孩儿得了这根号角,做梦都想把自个也变小,今天可算如愿以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手掌抬高,弟子们距离袁河的脸庞越来越近,朱九戒明知袁河是老师,却仍被庞然大物的体格给吓到,喊道:“老师,把弟子变回来罢,要是弟子不小心掉下了手掌,恐怕要摔的粉身碎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河却没有同意,号角上的绿光已经消退,活物的每一次变小与放大,必须借助无花珠的绿液,但绿液储量极少,任何一滴都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要等待一些年月,看看他们会不会自行恢复本体。

        云克邪曾说,倘若只使用绿液施法,入微的时限最多坚持一炷香,他判断加上号角,能把这几个弟子永久入微,却也仅仅是猜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心里害怕,但这是救你们的唯一办法,从今往后,你们要适应缩小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小青可一点不怕,他巴不得变小呢,谁也抓不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袁河把地面清理干净,让他们下了手掌:“大河里会有一场浩劫降下,我们师徒必须分别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老师你要走了吗?”侠崇文又惊又慌:“老师你要去哪里,弟子愿意追随左右,虽然弟子没甚么本事,但弟子愿为老师赴汤蹈火,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死不足惜是贬义词,他用的不对,生生破坏了气氛,但这是袁河教化不给力,听见他这么说,免不了一番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师你不能走,咱们说好了,死了不分开,你去哪里,孩儿就去哪!”袁小青几欲嚎啕,假如栖侠洞没了袁河,他继续住下来也了无生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九戒似袁小青一样哽咽:“弟子以后事事听话,若是再触犯门规,弟子就以死谢罪,老师你留下来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薛无垢与侠姿两头女妖颇是平静,默默听着袁河讲话,也不知在思考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须要走,或许十年,或许二十年,什么时候能回来,我也不知道,你们须自行保重。”袁河取出几件宝物,使用号角缩小,逐一送给他们:

        “崇文,这一柄灵耳玉佩,能使我的听音神通,你可挂在胸前温养祭炼,无垢,为师给你准备几部炼器功法,你自行参悟,你炼化真血时遗留不少妖族真骸,一并交给你,若你学法有成,可以自己炼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炼器功法都不是什么相样的绝学,讲实话,袁河这个师傅的妖法本领可是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张着蚌壳,仰天询问:“老师你需要真血练功,弟子想跟在你身边出力,你能否恩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办法带上你们。”袁河不再需要她帮忙炼化真血,他有辟邪霞蚣的完整遗骸,可以直接抽取蚣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筑梦石,这宝贝能克制神念,他不准备炼化,‘吸星斗云’尚缺两种真血没有齐集圆满,但云克邪让他加快练功速度,他会找云克邪当面索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薛无垢听他这么讲,从蚌壳内吐出两颗血珠:“这些年,弟子孕化两颗无垢蚌珠,每年又抽取肉身一丝精血,炼入珠内,品质追的上斩骨期妖将,请老师一定留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随老师十年,没有一头蚌族孩儿死于非命,这份恩情她牢记在心,如今老师执意要走,她呈交了最后一次贡品,然后要把责任放在蚌族孩儿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河水族的宿命就是这样。